海德格尔“此在”的范畴意指及其理论向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1-30 08:31:47

  海德格尔的哲学主题是追问存在的意义。这个追问是由“此在”实现的。阅读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一书,我们发现海德格尔的哲学运思与马克思哲学有诸多相似之处。基于此,在国内外学界甚至出现了马克思哲学海德格尔化的理论倾向和用海德格尔思想阐释马克思哲学的尝试。在此重点研究海德格尔的“此在”范畴及其理论向度,并与马克思的“现实的个人”思想作比,对澄清两者哲学理论误释,澄明海德格尔对存在意义的追问无疑是一种有意义的探索。
  
  一、“此在”的范畴意指
  
  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曾这样写道:“这种存在者,就是我们向来所是的存在者,就是除了其它可能的存在方式以外还能对存在发问的存在者。我们用此在这个术语称呼这种存在者。”[1](P.9)在海德格尔看来,“诸种科学都是人的活动,因而都包含有这种存在者(人)的存在方式。我们用此在这个术语表示这种存在者”[1](P.14)。根据海德格尔文本阐释,“此在”范畴的第一意指是作为存在者的人。在这个层面,“我们用‘此在’这个名称来指这个存在者,并不表达它是什么,而是表达其存在”[1](P.9)。对于“作为生存着的人,‘此在’不可能没有它的规定性”[2],这就要转向“此在”范畴的第二层意指。海德格尔认为“此在是一种存在者,但并不仅仅是置于众存在者之中的一种存在者。从存在者的层次上来看,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这个存在者在它的存在中与这个存在本身发生交涉。”[1](P.1“4) 此在能够这样或那样地与之发生交涉的那个存在,此在无论如何总要以某种方式与之发生交涉的那个存在,我们称之为生存”[1](P.15),而且“每一此在总都就作为实际此在而存在,我们把实际此在的这一事实性称作此在的实际性”[1](P.65)。按照海德格尔的阐述,“此在”的人并不是孤零零地存在在那里,成为对象性的存在,而是人寓于世界之中,人在周围世界中现实生存。这也是“此在”范畴的第二意指。“此在”是如何同其生活的世界同时绽现呢?“此在”“思执着”“周围世界”、“操持着”“上手事物”、表现出“烦”、“畏”等当下“情绪”。海德格尔认为,“此在”正是通过用具和烦忙活动,让自身同世界作为因缘整体性绽现出来。因此,海德格尔对“此在”的分析是与对“共在”的分析同时的,就是要把“此在日常生活的更广泛的现象领域收入眼帘”。[1](P.143)
  在某种特定意义上,海德格尔对“此在”的阐释,与同样作为生存论转向的开启者的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对“现实的个人”的分析具有相似性。对马克思“现实的个人”涵义我们可以作出以下概括:1.特定历史中的人。这种“个人”不是人的理想,而是以历史为前提的“有生命的”人,既非抽象的概念化的人,也非单纯的生物机体,而是处于一定的实践(活动)演化过程的“个人”。2.实践过程中的人。作为马克思理论逻辑生发点的“现实的个人”,它不是纯粹的实体性的逻辑体,而是一个不断变化、生生不息的辨证过程,是社会历史不断演变发展的“主体”。3.社会的人。“马克思‘现实的个人’的思想是一种‘先天分析性知识(康德语),也就是说,‘现实的个人’本身就包含着人的社会性,所谓‘现实的个人’就是社会中的人。”[3]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社会历史的宏观角度和个人的微观角度对“现实的个人”作了社会历史规定性和价值规定性。在马克思的“现实的个人”思想中,社会历史内涵与价值内涵不是彼此孤立、相互对立的,而是相互联系、完整统一的一体。与“现实的个人”相比较,海德格尔的“此在”在不完全意义上具有马克思所阐述的人的社会历史规定性,比如“用具”、“周围世界”等等,却不具有系统的价值规定性。“此在”对人的“情绪”状态规定非常明显,但对人的能力、需求并没有作出系统的解释。同时,作为“寓于世界之中”的“此在”即生存,也没有马克思“现实的个人”那种物质生活方式——使每个拥有分散和彼此对立的力量的个人,通过某种交往和相互联系的方式将每个人的力量凝结成为生产力,从而与周围世界形成一个开放的系统。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