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女权主义平等观探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童 瑶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1-03 11:19:04

  一、基本理论
  
  “女权主义” 一词源自于英文中的feminism,最早是一个拉丁词汇。女权主义可以被界定为女性的代表和女性自己对于她们在社会现实中的地位的自觉创造(有时是“无意思的创造)——与被普遍接受的浸润着男权观念的“常识”或者“日常”观念相对照——其目的在于女性的解放。
  女权主义思想诞生于18世纪的欧洲,与西方个体主义思想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深受天赋人权思想和自由平等思想的影响。虽然西方女权主义的思潮发源于中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和宗教改革运动,但真正的女权运动却是作为西方社会工业革命的伴生物而出现。这一时期的女权主义者对传统的基于性别差别而形成的对女性轻视、歧视的思想进行了批判,强调女性与男性的共性,认为女性有足够的理性,理应获得同男子相同的选举权和教育权。他们推动立法的改革,要求将女性的权利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19世纪到20世纪初期的妇女运动是女权主义的第一次浪潮。20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权主义进入第二阶段,同早期的女权主义者不同,这一时期的女权主义者虽然也强调男女平等,却是以性别理论和差异论为基础,强调实质意义上的平等,并且不再局限于为女性争取某一方面的平等权利,而是试图铲除在文化、思想等一切领域对妇女的歧视现象,史称新女权主义运动。20世纪80年代后,女权主义迎来了第三次浪潮,这次浪潮是以后现代学派的出现为标志,后现代女权主义者认为应该超越传统的“男女平等”的概念,以动态差异观来看待两者的关系。
  
  二、三大流派的平等观
  
  (一) 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的平等观
  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的思想脉络发源于十六、十七世纪的社会契约理论,背景是法国革命和西欧的启蒙运动。自由主义的法哲学是该时期女权主义理论的基础结构,在自由主义“人生而平等”观念的影响下,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把女性展现为自然地具有与男性相同的基本权利和特权的自治的存在,反对那种在结构上否定女性享有男性所享有的完整权利和特权的论调。她们将形式平等的现代理想适用于妇女,法理学上的目标就是为女性获取与男性公民平等的法律主体性。
  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强调男女的共性,反对将男女区别对待,认为法律的区别对待会使妇女继续被边缘化,因此不主张对妇女实行保护性立法或给予妇女特殊的待遇,因为这样就等于承认了妇女的弱势地位。
  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代表人物有马莉·沃斯通克拉夫特,哈里特·泰勒,约翰·密尔。马莉·沃斯通克拉夫特是现代女权主义的先驱,她在《女权辩护》一书中对当时的教育制度进行了严厉的批驳,并把女性描述成理性的代言人,认为女性才能低下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接受足够的教育,而机会的平等却可以改变这一点。
  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主张法律面前男女平等,认为通过法律的变革可以实现男女真正的平等,并积极推动立法改革,取得一定成效,女性的选举权、受教育权最终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平等观主要是一种无视两性差别的平等观,体现了形式平等的原则。
  (二) 激进的女权主义的平等观
  激进的女权主义直到本世纪六十年代,才发展成为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她们强调男女之间的生理差异,并认为在生理差异的基础上产生了男人对女人的压迫,而正是这种压迫造成了男女之间在文化、社会、经济和法律等方面的差异。她们都极其关注现存社会制度在型塑两性社会角色时所起的作用,主张男女性别分工和社会差异都是由社会文化构建的,认为女性受压迫的根本原因是以权力、统治、等级制为特征的父权制的存在,并发展了完整的父权制理论。她们认为,法律自由主义在构成性别平等的自由主义议题时所提出的貌似中立的原则,忽视了男性权力和男性统治的现实。激进派女权主义的理论主要来源于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米莉特的《性的政治》和麦克金农的支配论。
  西蒙·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全面和历史地分析了妇女的处境、权利和地位,提出了“女人是被建构的”著名观点,而这一观点也成为了女权主义社会性别概念的核心。
  美国著名的女权主义者米莉特则在其所著的《性政治》一书中对有关两性关系的规范、制度进行了考察,发现两性之间的状况是一种支配与从属的关系,男人依据天生的、生物学性别就可获得特权,并以此控制、支配女性。并且,这一统治权在父权制社会中被制度化。
  激进女权主义的杰出代表,美国的麦克金农教授创立了“支配理论”的学说,她坚持认为,整个社会秩序都是在男性的统治中,男性早已经按照自身利益建构了一整套社会制度体系,推行法律的保护实质就是推行以男性利益为标准的法律保护, 法律本身的不公平也使得某些显而易见的不平等有了法理上的依据。麦克金农对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所持的平等观提出了质疑,并创立了“不对等的方法”(the inequality approach )作为平等的衡量标准。麦克金农并不关注合理差异是造成女性从属地位的这一原因,相反她关注在社会体系中排除性别的某项规则或制度是否是因为性别本身的原因。在这种方法下,分析一种实践是否是歧视性的,唯一要看的就是这种实践是否导致了维持性别等级制度。
  激进的女权主义同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不同,她们推行的是差异的平等观,并认为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是无法实现男女的真正平等的,要求法律的彻底变革。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童 瑶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