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知识产权不侵权诉讼的法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振云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9-11 17:39:17

一、知识产权侵权的特征

知识产权的不侵权诉讼,首先必须认识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特征:首先,比较其他私权,侵犯知识产权的形式往往是剽窃、篡改和仿冒,其施加影响的对象是作者、创造者的思想内容或者思想表现形式,与知识产权的载体无关。其次,侵害行为的高度技术性。知识产品作为知识产权的客体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时代越是向前发展,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越是具有高度技术性。再次,侵害知识产权的行为可以分为直接侵权和间接侵权。间接侵权不仅表现为行为人的行为帮助和导致了直接侵权的发生,还表现为没有从事任何侵权行为,但由于特定社会关系的存在,依法必须对他人的侵权行为承担一定的责任。

二、企业的知识产权战略的扭曲

在现实中,为获取与保持市场竞争优势,企业的知识产权战略发生了有悖于保护其知识产权意图的扭曲。市场主要存在两种情况。首先,这种扭曲表现在许多在拥有知识产权的企业并不急于“保护”其所享有的知识产权。企业发现有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时,仅仅只是向侵权人发出一封一封的法律函。这种声明权利的法律函使得侵权人陷入一种错觉:行为不会产生严重的法律后果。等到侵权人占有一定份额的市场后才采取诉讼的手段,侵权人必然陷入长期、耗费巨大的诉讼或者经营状况难以为继的情况。其次,一些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在未明确行为人的行为是否属于侵权时,向第三人发出法律函,告知行为人的行为系侵权行为,要求第三人停止“间接侵权”的行为,这必然使得行为人的产品市场份额减少。

三、知识产权不侵权诉讼的法理分析

要解决知识产权不侵权诉讼的法理依据,必须先解决民事诉讼法中关于不侵权诉讼存在的依据问题。民事诉讼中的诉有三种形式:确认之诉、给付之诉、形成之诉。传统的民事诉讼法认为,当事人因其实体权利义务关系争议或者处于不正常的状态, 请求国家司法机关行驶审判权加以裁判, 这种请求就叫诉。诉讼的存在, 必然有诉权的存在。诉权包括了实体意义上的权利和程序意义上的权利。

毋庸置疑,不侵权之诉不属于给付之诉或者形成之诉,而应当属于确认之诉的一种。在确认之诉中,关于诉讼标的的三个命题:首先,当事人不能要求对事实进行确认,而只能是针对法律关系提出确认请求。其次,当事人不能要求对过去的法律关系进行确认,而只能对现在法律关系提出确认请求。再次,当事人确认之诉的利益必须是积极的确认,而不能是消极的确认。但是,这个命题并不具备绝对性意义。依照以上三个命题,针对知识产权的不侵权诉讼一般不能提起。但是,如果从确认之诉的诉的利益的角度看问题,当纠纷当事人存在着确认诉讼以外的纠纷解决形态,原则上应当否定其确认的利益,即确认之诉处于一种补充性的地位。换而言之,如果诉讼当事人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解决其争议,那么应当允许当事人通过确认之诉请求对“不存在”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日本学者谷口安平认为,诉的利益概念不仅仅意味着在当事人向法院起诉的途径中设置关卡,在消极的方向上起到排除诉讼的作用,而且还被赋予帮助创新的权利这一积极地功能。在不侵权之诉中,诉的利益要求诉前当事人之间应该有一定程度的交涉。这种交涉被认为是确认利益的来源。

在分析了不侵权诉讼的法理后,笔者得出这样的结论:权利人对行为人或第三人适当程度的交涉可以认为是不侵权诉讼的确认利益,而行为人得以因此获得了提起不侵权诉讼的条件。

那么,笔者认为就知识产权不侵权诉讼的命题,应当从知识产权和其侵权行为的特点来分析。知识产权的特点之一就是独占性,而知识产权产生的前提条件是知识产品的公开性。然而,笔者发现,知识产品由于其存在高度的专业知识,非专业的第三人难以辨别。特别地,我国规定著作权自作品完成时自动产生。而第三人难以对未发表的他人作品的著作权归宿进行确认;在商标权中,作为商标的显著性和对驰名商标的认定标准存在很大的争议;而专利权侵权的全面覆盖原则则、等同原则和自由公知技术抗辩原则要求第三人对权利要求书的内容有专业技能。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知识产权具有类似物权的独占性,而却不如物权权利的范围或者归属一样明确。行为人因此获得了确认利益,这是行为人可以对具有排他性的权利提出不侵权诉讼的基础之一。

其次,笔者认为应当从知识产权不侵权诉讼的当事人双方的交涉入手。如上所述,一些企业为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对其他企业发出了法律函。这应当被视为是当事人交涉的情况。然而,由此产生的问题是,这样程度的交涉是否能够符合“恰当的”交涉行为?当涉及知识产权的法律函到达行为人或者第三人时,权利人已经认定存在侵权法律关系,并清楚地表示向行为人和第三人行使停止侵权请求或者妨害预防请求。这种交涉应当认为满足了确认之诉的诉的利益的要求。

然而,还存在一个问题阻挠行为人提起知识产权的不侵权诉讼,这就是行为人或第三人提起提起的是一个消极的确认之诉。然而,由于这不是一个绝对标准,消极的确认之诉不能完全阻挠其提起诉讼。在现实社会中,权利人的法律函由于存在国家承认的权利证书(著作权除外),行为人的抗辩往往难以获得社会的承认。这种情况下,原本平等的法律主体出现了一方可以很好的行使权利,而另一方除了诉讼难以对待地提出抗辩的情况。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下,权利人提起不侵权之诉应当符合了确认利益的要求。

【参考文献】

[1]吴汉东.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的研究[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2]杨明.知识产权请求权研究--兼以不正当竞争为考察对象[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3]王平,刘瑜.确认不侵权诉讼的受理及与行政诉讼的衔接[J].法官说法,2006(9)

[4][日]谷口安平.程序的正义与诉讼增补本[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

[5][日]高桥宏志.民事诉讼法--制度与理论的深层分析[M].法律出版社,2003

[6]冯刚.知识产权案件热点问题研究[M].知识产权出版社,2009

[7]程永顺.中国专利诉讼[M].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

[8][日]棚濑孝雄.纠纷的解决与审判制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Tags:法理

作者:李振云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