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事自认的属性及效力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10-20 14:07:41

 “法律概念乃复杂法律思考过程以及价值判断、利益衡量之简约的称谓,为法律人的思考工具。”[1] 因此,严格界定自认的概念是至关重要的。在中国,关于民事诉讼中自认的概念,在法学理论界有很多不同的表述方法。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自认是指一方当事人对对方当事人主张的案件事实(事实主张)和诉讼请求(权利主张)的认可或承诺;第二种观点认为,自认是指当事人一方对他方所主张的不利于己的事实承认其为真实或者对他方的诉讼请求加以认诺的意思表示;第三种观点认为,自认是指当事人一方对他方所主张的不利于己的事实承认其为真实的意思表示。第四种观点认为,自认是指当事人的承认,即当事人一方对另一方关于不利于自己的陈述,在答辩中不予辩驳,而加以承认,肯定其真实性[2]。自认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上的自认包括诉讼上的自认和诉讼外的自认,而狭义的自认仅指诉讼上的自认。笔者认为,民事诉讼中的自认是指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一方对于另一方主张的于己不利的事实的认可。这种自认一经成立就产生免除对方当事人就特定事项证明责任的效力。
  一、民事自认的属性
  关于民事诉讼中自认的属性,历来在诉讼理论学界颇有争议。英美法系学者把自认看做是传闻规则的例外,认为自认是排除传闻规则的一种例外情形,故可接受为证据。而大陆法系学者认为自认虽有影响裁判的效力,但其本质上并不是一种证据,故不能将其列入证据的一种,而只是一种诉讼行为或者证据规则。自认有广义和狭义之分,英美法系国家由于其法制传统的影响,它们所讲的自认大部分是指诉讼外的自认,而大陆法系国家和中国所说的自认一般是从狭义上界定,仅指诉讼上的自认。
  以上对于自认属性的认识没有在统一层面上考虑,所以很难说谁更合理。本文所讨论的自认,一般是从狭义的角度来考虑,对自认属性的讨论仅指诉讼上自认的属性。关于自认的属性,目前学术界主要有意思表示说、观念通知说、证据规则说和特殊证据说等四种学说。此外还有人主张自认系事实行为或是一种权利,但持此主张的人寥寥无几。下面就这几种基本学说一一进行说明:
  1.意思表示说,又称效果意思说。以日本学者三月章为代表,他认为民事诉讼中的自认是当事人自己的意思表示,故称为意思表示说。该说认为,自认的一方当事人,因欲发生法律上的效果,所以才为自认的意思表示。自认一经作出,法律即赋予自认的效果,而不问自认的事实是否为真实[3]。日本学者兼子一也持同样观点,他在其民事诉讼法教科书中写道:“自认作为一种诉讼行为,只要是对事实作相一致的陈述就成立,不必从诉讼行为的性质上追问当事人依据什么样的意思作出的。”可见,当事人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作出的意思表示,对法院和当事人都有约束力,至于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则一概不问。意思表示说将诉讼上的自认同辩论主义作为民事诉讼本质要求的观点紧密联系起来,认为当事人的自认即便同一般都知道的事实不相符合也应该予以承认[4]。
  2.观念通知说,又称事实表示说。该说认为,自认的一方当事人对于对方所主张的不利于己的事实,承认其为真实或者不于争执。如果该项事实不是真实的,自认方应该不会作出对自己不利的陈述或者不进行争执。因此,法律才赋予对方当事人免证的效果,这种效果,是诉讼上自认的副作用,不能理解为自认的本质属性[5]。中国台湾地区学者李学灯也主张此说,他在《证据法比较研究》中论述:“自认之情形,如当事人不知法律上效果而为自认者,所在多有,此际原无效果意思之可言。至所谓拘束之效力,无非由于法定无庸举证之结果,此种效果,不能解为其性质,它若准自认之补正,尤无所谓效果之意思。因此,自认之性质,自以观念通知说为较当。”
  3.证据规则说,或叫证据方式说。该说认为虽然自认从形式上来讲表现为当事人的陈述,好像是证据的一种,但其实自认并不是像证据一样需要呈现在法官面前要求法官进行自由心证和裁判,而是直接具有约束法官进行裁判的效力。该说主张说,“诉讼上的自认,因其舍弃证明,由于法定的效力,足以限制争执和举证的范围,自认遂成为自认规则,其本身已非成为证据。” 该说还认为,“从性质上讲,无论英美法系国家和地区还是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诉讼上的自认均具有证据法则的性质,也既具有免除当事人举证责任和约束法院裁判的效力和作用。”[6] 同时,有些国家在法律中明确规定自认是一种证据方式(比如法国)。
  4.特殊证据说。中国部分学者及部分前苏联学者认为自认属于当事人陈述的一种特殊形式,把自认当成一种特殊的证据看待,并且这种自认“对法院没有约束力,法官要审查当事人自认的事实是否真实,如果法院认为当事人的承认符合客观事实,可以接受这种承认。如果法院怀疑当事人自认的真实性,就不能免除当事人所应承担的证明责任,更不能作为法官裁判的依据”。其实,自认与证据的区分还是十分明显的。首先,二者的根本特征不同。证据的根本特征是客观性;而主观性是自认根本特性。其次,二者在诉讼中的作用不同。证据的作用在于证明案件的客观事实;而自认的作用在于免除对方当事人的证明负担。再次,二者在诉讼中的地位不同。对于证据,必须要在法庭上公开质证,才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而对于自认,无须查证、质证和认证程序,法院就可以据依认定事实。最后,二者发生的阶段不同。证据可以发生在案件的任何阶段。而诉讼上的自认只能够发生在诉讼过程中,诉讼外的自认只能够发生在本案审理诉讼过程外。
  综上,对于自认性质的论述,因为自认一旦成立就会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而且对法院具有直接的约束力。同时,自认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出与证据的不同。所以,笔者认为自认的性质应当是一种证据规则而不是证据。
  二、民事自认的效力
  (一)自认在一般程序中的效力
  1.自认对当事人的效力:自认对当事人的效力包括对自认人本人的效力和对对方当事人的效力两种。对自认人本人的效力表现为自认人一旦作出自认,就不得任意撤回;对对方当事人的效力表现为自认一经成立就免除了自己的举证责任。有学者认为自认对双方当事人效力为:对于主张负担者,有卸除举证责任之效力;对自认者,有承受举证负担之力[7]。当然,自认在一审中发生效力,在二审中同样对当事人产生约束力。

[1] [2]  下一页

Tags:民事自认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