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国际刑事法院被害人参与审前程序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曲 涛王小会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10 19:33:24

一、法理基础与基本内涵

随着均衡保障人权理念的兴起,被害人的悲惨遭遇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世界各国在被害人权利保障方面形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作为国际刑事程序法与实体法之集大成者,以《罗马规约》(简称《规约》)为核心的国际刑事法院法律制度实现了被害人参与权司法化。《规约》第68条第3款规定了被害人参加诉讼(包括审前程序)的基本原则,并且《程序和证据规则》(简称“规则”)以及《法院条例》、《检察官办公室条例》、《书记官处条例》等规范性文件进一步明确了基本程序与具体实施要求。国际刑事法院被害人诉讼参与权应当具备以下四个要素:第一,主体适格——法院管辖的犯罪被害人。导致被害人伤害的犯罪必须属于法院管辖,特别是属时管辖(2002年7月1日以后发生的犯罪)、行使管辖权的先决条件。被害人遭受的伤害与追诉的犯罪之间应当存在因果关系。第二,利益相关——被害人的个人利益(Personal

Interest)受到影响。诉讼参与权实质上是程序权利,被害人的利益是否受到相关诉讼阶段的影响,这是行使该项权利的重要前提。第三,法院主导——法院有权裁定参与适当性。法院不仅对被害人资格、个人利益是否受到影响做出判断,而且还对被害人适宜参加的具体诉讼阶段进行裁定,始终发挥主导作用。只有当法院认为适当的诉讼阶段,才允许被害人提出意见和关注;只有法院认为适当的情况下,被害人的法律代理人才可以履行职能。法院可以征求参与诉讼程序的被害人及其法律代理人对任何问题的意见,还可以酌情征求其他被害人的意见。第四,行为规范——符合刑事司法基本原则。现代刑事司法要求充分尊重与保障被追诉者权利,实现公平公正审判。犯罪被害人提出意见和关注的方式不得损害或违反被告人的权利和公平公正审判原则。这也是法院处理其他相关事项的指导思想。

为了保障被害人、证人的诉讼权利,法院书记官处内设被害人和证人股(Victims and Witnesses Unit)、被害人参加和赔偿科(Victims Participation and Reparations Section),依照规定酌情同分庭、检察官和辩护方协商,对于所有证人、到本法院出庭的被害人,及因他们作证而面临危险的其他人提供保护办法和安全措施、辅导咨询和其他适当援助,具体包括:向他们提供适当的保护和安全措施,并制订长、短期保护计划;向本法院机关建议采取保护措施,并将这些措施通知有关国家;协助他们获得医疗、心理和其他适当协助;就创伤、性暴力、安全和保密问题向本法院和当事人提供训练;与检察官办公室协商,建议制定一套适用于本法院调查员、辩护方调查员,及本法院酌情请其行事的所有政府间组织或非政府组织的行为守则,强调安全和保密的重要性;必要时同各国合作,提供本条规则规定的任何措施。2005年9月,法院书记官长还设立了被害人公共律师事务所(Office of Public Counsel for victims),向参加诉讼程序和获取赔偿的被害人及其法律代理人提供支持和协助,酌情包括:法律调研和咨询;就具体问题在分庭上出庭。值得一提的是,该事务所仅在行政事项属于书记官处管辖范围,否则应作为完全独立的办事处运作,该事务所的律师和助理应当独立行事,不得接受书记官长的任何指示。

二、审前阶段被害人参与体制

(一)参与情势调查阶段

情势调查(Investigation of a Situation)是启动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权的重要阶段。根据《规约》第13条规定,法院管辖权启动机制(Trigger Mechanisms)包括:缔约国或者联合国安理会向检察官提交显示一项或多项犯罪已经发生的情势;检察官行使自行(Proprio Motu)调查权,即“在缔约国、安理会没有提交有关情势的前提下,根据由个人或团体、国家、政府间或非政府组织提交的有关犯罪的任何资料,决定开始对一项情势进行初步审查和评估的权力。”[1]99-105检察官应当调查一切有关的事实和证据,以评估是否存在本规约规定的刑事责任,并采取适当措施,确保有效地对本法院管辖权内的犯罪进行调查和起诉。因此,检察官有权要求被调查的人、被害人和证人到庭,并对其进行讯问。在检察官自行调查、管辖权或案件的可受理性质疑等情形下,被害人可以根据规定参与情势调查。

就自行调查权而言,检察官应分析所收到资料的严肃性(Seriousness),可以要求国家、联合国机构、政府间组织或非政府组织,或其认为适当的其他可靠来源提供进一步资料,并可以在法院所在地接受书面或口头证言。无疑,被害人显然是潜在的“其他可靠来源”,可以通过适当的方式“引起检察官的注意”,从而接受检察官的要求提供其了解的情况。并且,检察官应向预审分庭告知其本人所知道的,或被害人和证人股所知道的被害人或其法律代理人,除非检察官决定这样做会危及调查的完整性或被害人和证人的生命或福利。检察官也可以通过公告方式通知多名被害人,但检察官必须断定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种通知不会危及调查工作的完整性和效率或被害人和证人的安全和福利。检察官进行初步审查后,在决定是否请求预审分庭授权正式调查时,考虑到犯罪的严重程度和被害人的利益,判断是否仍有实质理由认为调查无助于实现公正。如果认为所提供的资料不构成进行调查的合理根据,即应通知提供资料的人,当然包括上述被害人。如果检察官认为有合理根据进行调查,请求预审分庭授权调查时,被害人可以依照《规则》行事,在规定时限内向预审分庭提出书面意见。预审分庭在决定应遵循的程序时,可以请检察官和任何提出意见的被害人提供补充资料,并可以酌情举行听讯。由于自行调查权事实上赋予了检察官逾越国家乃至联合国安理会的“超级检察权”,始终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争议焦点。赋予被害人上述参与权可以对自行调查权在一定程度上发挥制衡作用。

另外,根据《规约》第19条第3款的规定,“在关于管辖权或可受理性问题的程序中,根据《规约》第13条提交情势的各方及被害人均可以向本法院提出意见。”书记官长应将有关各方就管辖权或可受理性提出的任何问题或质疑,告知已就案件同法院联系的被害人或其法律代理人,允许其在预审分庭认为适当的时限内提出书面意见。被害人参与有助于厘清管辖权或可受理性质疑的相关事实,调查阶段由预审分庭对此做出裁定。

[1] [2] [3] [4]  下一页

Tags:诉讼参与

作者:曲 涛王小会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