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与处罚范围——以肖传国雇凶伤害案为切入点的思考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志祥敦宁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04-13 17:01:51

2010年8月29日发生的肖传国雇凶伤害案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令人意外的是我国法院最终将本案的性质界定为寻衅滋事罪.由此引发了刑法理论界和实务界对本案定性问题的热烈讨论。肖传国一案的基本案情如下:被告人肖传国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973)首席科学家,因对被害人方是民(笔名方舟子)和方玄昌就其进行所谓的“学术打假”不满.为报复此二人.便花10万元雇佣被告人戴建湘等人对此二人进行伤害。在戴建湘的组织下,被告人许立春、龙光兴持铁管、铁锤、喷射防卫器等先后对方玄昌和方是民进行殴打,并导致二人轻微伤害的结果(当前的法医鉴定结果)。本案中,被告人的目的、对象明确,犯罪准备工作充分,故意侵犯他人人身权利的行为性质十分明显.但一审法院最终认定上述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这一明显具有扰乱公共秩序性质的犯罪。对这一判决结果.就连肖传国本人在法庭上也直言不讳地宣称:“我就是故意伤害,不是寻衅滋事,我根本没想通过殴打两人,来让全国的质疑者闭嘴。我明明是要报复他们两个人才实施的故意伤害。”被告人肖传国依法提起上诉后.2010年11月4日.二审法院对本案裁定维持原判。对这一判决结果,被告人与被害人双方均表示不满,并提出要进行申诉。对这样一起明显具有故意伤害特征的案件,司法机关为什么规避故意伤害罪这一定性?笔者认为,从根本上讲,这与我国司法实践中长期存在的在故意伤害罪处罚范围上的“唯后果论”思想倾向存在直接关系.而这一思想倾向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又与对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问题缺乏深入认识存在密切关联。基于此,本文拟对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与处罚范围这两个问题进行探讨,并在此基础上就肖传国雇凶伤害案的定罪量刑问题发表学理上的见解.以期能对故意伤害罪相关理论和实务问题的解决提供些许助益。

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及其表现形式——理论层面的分析

对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问题应当侧重于从理论层面分析其可能具备的所有形态及其表现形式.而对这些形态与表现形式是否要给予实际的刑罚处罚.则涉及故意伤害罪的处罚范围问题.对后者应侧重于在司法实践层面进行考量。将这两个层面的问题并作一个层面加以讨论是不合时宜的。在此基础上,笔者认为,故意伤害罪作为一个典型的结果犯,从理论上讲应具备故意犯罪的所有停止形态,即不仅存在故意伤害罪的既遂形态,也同时存在故意伤害罪的预备、未遂与中止形态。然而,在司法实践中,不仅故意伤害罪的犯罪人在主观罪过的内容上存在轻伤故意与重伤故意的区别.故意伤害罪的客观结果也可能出现无伤、轻微伤、轻伤、重伤、死亡等多种情况.而犯罪人主观故意内容与客观的伤害结果之间又不存在必然对应的关系.因此,这种不同主客观情况的结合必然导致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呈现出错综复杂的表现形式。只有在理论上尽可能地厘清这些停止形态及其表现形式.才能为司法实践中合理确定故意伤害罪的处罚范围提供切实可靠的根据。以下根据故意伤害霏停止形态的不同类型分别加以说明。

(一)故意伤害罪的既遂形态及其表现形式

在我国刑法理论中.关于;汜罪既遂形态的概念及其判断,存在诸多争议。笔者总体上认为,犯罪既遂是指行为在成立犯罪的基础上进展到法定完成状态的犯罪形态。在运用1997年系统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13条但书对犯罪构成进行实质解释进而排除犯罪成立的场合,是不存在犯罪既遂的判断问题的。而在犯罪成立的基础上,犯罪构成客观要件要素的齐备应当成为犯罪既遂形态的判断标准。③在此基础上,故意伤害罪的既遂形态就是行为在成立故意伤害罪的基础上由于出现一定的伤害结果而达到法定完成状态的犯罪。而从客观上看,伤害行为所导致的伤害结果可大致分为轻微伤、轻伤、重伤、死亡四类。如果行为人出于造成他人轻微伤的故意实施伤害行为并造成了他人轻微伤的结果.尽管此种情况在形式上看属于故意伤害行为的既遂.但由于此种情况并不可能成立故意伤害罪,所以并不属于故意伤害罪既遂的讨论范围。据此,可纳入故意伤害罪既遂讨论范围的伤害结果只包括轻伤、重伤与死亡三类。这三类伤害结果与犯罪人的主观故意内容相结合后.可使故意伤害罪的既遂表现为以下几种情形:(1)似明确的轻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导致轻伤结果;(2)以明确的重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导致重伤结果;(3)以不确定的伤害故意实施伤害行为造成轻伤结果或重伤结果;④(4)以间接的伤害故意实施伤害行为造成轻伤结果或重伤结果;⑤(5)以上述任何伤害故意实施伤害行为并过失地造成他人死亡结果。值得注意的是.在行为人以明确的轻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而过失地造成他人重伤结果的情况下.应认定为过失致人重伤罪,因为将这种情形以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犯论处是不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成立对罪过形式的要求的。⑥

(二)故意伤害罪的未遂形态及其表现形式

我国刑法理论一般认为.犯罪未遂是指行为人已经着手实施具体犯罪构成的实行行为,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完成犯罪的一种犯罪停止形态。(粥此,故意伤害罪的未遂形态就是指行为人基于伤害的故意已经着手实施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完成犯罪的一种犯罪停止形态。由于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内容与犯罪的客观伤害结果都可能存在多种形式,因此故意伤害罪的未遂形态也必然会呈现多种表现形式。具体来讲,可表现为以下几种情形:(1)行为人以明确的轻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造成任何伤害结果;(2)衍为人以明确的轻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只造成了他人轻微伤害的结果;⑧(3)行为人以明确的重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造成任何伤害结果;(4)行为人以明确的重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只造成了他人轻微伤害的结果;(5)行为人以明确的重伤故意实施伤害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只造成了他人轻伤的结果。关于以上(3)、(4)、(5)三种情形是否属于故意伤害罪的未遂.在理论上是存在争议的。有的观点认为,《刑法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王志祥敦宁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