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国刑事和解制度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1-27 16:22:05

  一、刑事和解概念之界定
  
  笔者认为,要界定刑事和解的概念,必须从我国的国情和司法实践出发,否则即使给刑事和解一个完善的概念,也是无的放矢。就我国的司法实践而言,我国并没有任何一部规范性文件将刑事和解确定为一种规则或制度,也正因为如此,很对学者认为刑事和解制度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大量运用,在实质上是对罪刑法定的一种违背。在2006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六十八次会议上通过的《关于在检察工作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若干意见》中,检察机关首次正式提到了刑事和解,但也只是将其当作完善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一项辅助措施。因此笔者认为刑事和解在我国目前并不是一个法律制度的安排,是具有刑事政策的操作规范。当然,如果从纯理论的角度界定刑事和解的概念,则笔者比较赞同陈光中教授的观点,因为刑事和解制度在本质上通过刑事契约的方式解决当事人之间的争端,强调当事人在刑事和解中的积极主导作用,这也是刑事和解价值,即维护被害人、犯罪人利益平衡的体现。
  
  二、适用刑事和解的案件范围及条件探讨
  
  刑事和解在性质上是刑事契约,其注重案件当事人的意思,因此并不是所有的刑事案件都可以适用刑事和解。在司法实践中,刑事和解主要适用于故意伤害(轻伤)、交通肇事等较为轻微的刑事案件,一般不适用于较为严重的刑事案件。但在理论上,从当事人可以和解的内容仅限于民事部分这一核心出发,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似乎不应仅限于轻罪,因为无论是轻罪案件还是重罪案件,都不应该限制当事人双方能动地恢复损害、修复关系的权利,关键是规制好司法机关处理和解后案件的权力。但和解必须发生在现实的当事人之间,故刑事和解必须是有直接被害人的案件,没有直接被害人的案件如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等不能适用和解。据此,适用刑事和解的案件可能集中表现为刑法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及第五章侵犯财产罪,当然,也包括少量刑法其他章节中有直接被害人的犯罪案件。 具体可以如下操作:
  (一)基于刑事和解的价值考虑,因为在适用刑事和解时必须注意被害人、犯罪人及社会三方的利益平衡,这也是适用刑事和解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笔者认为可以将刑事和解确定为刑事诉讼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具体条文,可以参见陈光中教授主持的刑事诉讼法再修改课题成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改专家建议稿》第20条的规定,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与被害人及其近亲属达成和解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可以考虑当事人的和解意愿,并根据案件情况依法不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对被告人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二)基于刑事案件的特殊性,对于一些特殊案件,可以通过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明确排除其适用刑事和解的可能性。如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检察机关直接立案侦查的案件、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加害人系具有较强的反社会性的累犯、惯犯案件及其他不适宜适用刑事和解的案件。
  (三)应当依据案件种类的不同区分当事人可以和解的内容。实践中,当事人在刑事和解中可以和解的主要是民事部分,而不能就刑事部分进行和解。我们认为,应当在确定相对宽泛的适用刑事和解案件范围的基础上,划定部分案件,允许当事人对刑事部分进行和解。具体来说,对于可以公诉也可以自诉的轻微刑事案件,主要侵犯公民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应赋予当事人对刑事部分进行和解的权利。
  虽然刑事和解可以适用的案件范围已经确定,但并不是说只要属于上述案件,就可以自然启动刑事和解程序。上述案件要适用刑事和解制度,必须满足下列两个条件:
  首一,就主观条件而言,刑事和解必须建立在当事人双方自愿的基础上,不得违背当事人的意志强行适用刑事和解制度,之所以如此要求,是因为刑事和解的最重要价值就在于实现当事人双方及社会利益的平衡。自愿是启动刑事和解的先决条件。联合国关于在刑事事项中采用恢复性司法方案的基本原则第7条规定,“只有在有充分证据指控罪犯及受害人和罪犯自由和自愿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使用恢复性司法程序。受害人和罪犯在程序期间应当能够随时撤回这类同意。”基于自愿,可以表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随后对被害人的道歉、赔偿、补偿等行为源自内心的后悔和羞耻,同时也可以表明被害人要求或同意司法机关从宽处理的态度源自对犯罪人真正的凉解。
  其二,就客观条件而言,必须是案件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联合国关于在刑事事项中采用恢复性司法方案的基本原则第8条规定,“受害者和罪犯通常应当就案件所涉基本事实达成一致意见作为参与恢复性程序的基础。不得在随后的法律诉讼中将罪犯的参与用作认罪的依据。”建立在有关证据基础上的基本事实清楚是启动刑事和解的基础条件,如果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不能够明确当事人双方的责任归属,刑事和解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事实基础。有观点认为这一条件应当表述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这一表述不妥。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官审查案件的逻辑顺序为:首先审查证据事实——在证据事实的基础上其次审查案件事实——在案件事实的基础上最后考虑行为的法律定性。按照现行案件审批程序,承办检察官的审查意见要经过部门负责人审核,主管检察长决定,疑难复杂的还需经检委会研究决定。可见,在一般情况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在主管检察长审批案件以后得出,如果将刑事和解的条件确定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那么刑事和解嵌入审查起诉的时间应该是在主管检察长审批以后,这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