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整治司法腐败路径研究中的相关问题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谭国华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0-22 18:39:00

一、廓清“司法腐败”之概念

综观我国政务界、学术界和实务界,目前对“司法腐败”概念的解释,代表性的说法有如下几个方面:

1.从对主体资格的界定来看,有广义、中义、狭义三说。广义的司法腐败,是指一切执法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腐败,既包括公、检、法、司执法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也包括税务工商、质监等行政执法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中义的司法腐败,是指公、检、法、司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腐败。狭义的司法腐败,仅指审判机关法院及其工作人员的腐败问题。

2.从对腐败的行为内涵界定来看,有“徇私枉法”之说和“一切故意司法不公皆腐败”之说。主张“徇私枉法”说者认为,为了私利而滥用司法权,才为司法腐败。如若不是为了私利,司法权即使滥用,也不为腐败。比如,刑讯逼供如果不是为了私利,那仅是执法犯法,而不是腐败的表现。主张“一切故意司法不公皆腐败”说者认为,一切故意司法不公的行为,包括司法过程中让司法对象遭受不公正待遇的行为,比如刑讯逼供,不管是否为了私利,均应为司法腐败。

3.从司法腐败的表现形式来看,有“四类”说:一是办“金钱案”,即贪赃枉法,索贿受贿,包括暗中收取好处费保护非法经营活动等。二是办“人情案”、“关系案”,徇情舞弊。三是滥用司法权进行创收活动,包括乱收费、乱罚款、乱拉赞助,搞有偿服务和变相收费等。四是司法中的地方保护主义,为了保护本地利益而不惜枉法裁判、公然偏袒本地当事人或有意刁难甚至阻挠外地司法机关执行判决等。

司法权是用来侦破、审判、惩罚违法犯罪行为而设立的一项权利,是作为最后防线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司法权在国际上通常与立法、行政权并列,形成三足鼎立,既相辅相成,又相互制约。我国承担侦破、审判、惩罚违法犯罪行为责任的机关是公、检、法、司四大部门。因此,从主体上来看,我国司法腐败的主体是公、检、法、司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其他行政执法部门不行使侦破、审判和惩罚违法犯罪的权利,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司法权,不能成为司法腐败的主体。其执法犯法、徇私枉法的腐败行为不能列入司法腐败。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将我国的“司法腐败”定义为:公、检、法、司四大部门一切滥用司法权或玩忽职守行为,其突出表现为滥用司法权和玩忽职守。

二、厘清四大司法部门之权限

公、检、法、司是我国四大司法部门。公安主管侦查权,法院掌管审判权,司法主管执行权,检察主管监督权。从理论上讲,四大部门的权限框架基本清晰,并且形成了相互制约的闭合链。但在实际工作中,它们之间仍然存在相互交叉、没有制约、容易滋生腐败的权利。

为减少或杜绝对待嫌疑人不公正的司法行为,应该在公安的审讯与羁押之间设置一道看得见的监督关卡。建议借鉴国外的一些做法,将对嫌疑人的羁押权划归监狱部门,实行“审”、“羁”分离,公安机关的提审接受监狱部门的直接监督。

据民众测算,由于检察机关对腐败案掌管的“侦查”、“监督”权一体化,致使我国涉腐人员出现了三个“三分之一”现象。即三分之一的腐败人员未进入起诉程序就在检察院“交线了难”;另有三分之一虽进入了起诉程序,但因“交了钱”而“罪轻”被予以缓刑释放;剩下的三分之一进入了监狱。民众对此极大不满。上述统计数据是否准确,不在本文讨论之列。但说明,检察机关所掌控的侦查权应该划归公安机关,形成监督权对侦查权的完全监督链。

2008年全国法院审判执行部门违纪违法人数占到违纪违法总人数的77%。1995年开始,一些法院为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在内部设立了执行机构,2008年相继改称执行局。执行局仍设在法院内,接受法院的领导,不能从根本上对执行款形成有效的监督机制。为了加强监督,有必要像“裁”、“执”分离一样,将“执行局”从法院划出去,归主管执行的司法部门管理。

公、检、法、司各自主管的权限厘清之后,不再交错,形成了相互监督的客观链,清除了缺乏监督的司法权,为减少司法行为腐败奠定了客观基础。

三、规范司法单位建设,改革司法人事、制度

对司法单位一些官员腐败行为进行细分不难发现,大部分腐败行为不是发生在司法行为上,而是发生在基建、人事等非司法行为上。比如,安徽女贪官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尚军,在其41起受贿犯罪案件中,只有4起是干预司法的案件,其余37起与司法行为无关。在其受贿总金额90余万元中,41.5万元与基建工程有关,近20万元与人事工作有关。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李文华、浙江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田丰的受贿金额的构成与尚军相类似,70%以上与基建工程和人事工作有关。

虽然司法单位的“基建腐败案”、“人事腐败案”等不是司法腐败。但是,整治司法腐败不能忽视这些同处司法单位的腐败。“上梁不正下梁歪”,“大气候影响小环境”,基建和人事工作上的腐败有时是司法腐败的引燃物或助推器。李文华案就曾牵出同系统官员48人。有人用成本说将买官者刻画为:“先用钱买权,然后用权赚更多的钱。”买官者绝不会做亏本生意。由尚军“帮忙”提拔为阜南县法院院长的刘玉,就曾在7年任上成为了一名司法腐败分子。他给尚军行贿l万元,买得职位后,7年间在工程发包、案件审理、人事安排等受贿58万余元。

众所周知,基建工程和装饰工程是一个无底洞。减少司法单位基建腐败,不少人曾提出采用加强预算管理和审计

[1] [2]  下一页

Tags:相关问题

作者:谭国华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