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取他人存放在借用本人银行卡内钱款行为的性质认定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兴培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04-13 17:01:04

一、基本案情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 2010)“沪黄检刑诉”100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崔勇、仇国宾、张志国犯盗窃罪。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4月,被告人仇国宾委托被告人崔勇在沪帮其办理一张可以透支的银行贷记卡,并将身份证等交给崔勇代管。同年5月。崔勇通知仇国宾来沪办卡,并通过罗长影陪同仇国宾一起前往办理。仇国宾用本人的身份证申请办理了和银行POS机捆绑的能用于经常性提取现金的e时代卡1张.办理完后该卡由崔勇进行保管。6月上旬,崔勇通过罗长影将该卡出租给被害人牟驰敏使用,租金每月2000元。6月下旬,牟驰敏在银行ATM机上因操作不慎,该卡被吞没。牟驰敏及时将此情况通知了罗长影,罗也及时告知了崔勇.并要求崔去找仇国宾到银行领取该卡。崔勇得知后.即与被告人张志国等人商议,由仇国宾出面到银行挂失,以便趁机侵吞卡内钱款。随后,崔勇将商议结果告知了仇国宾,仇也表示同意。同年6月底,牟驰敏与罗长影因联系不到崔勇、仇国宾,就驱车到崔勇老家寻找崔,但未找到。后根据仇国宾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仇的老家.但也未能及时找到仇本人,牟驰敏等人于是要求仇的亲属转告仇,e时代卡内的30万元钱款是牟驰敏做生意赚的,仇国宾不能动,动了要犯法的。当晚,仇国宾的女友打电话告知了仇,e时代卡内有人民币30万元左右的钱款.钱款主人已来老家找仇,要求仇不要动用卡内钱款。仇国宾接电话时,崔勇、张志国均在场。同年7月2日,被告人崔勇、仇国宾、张志国到上海市延长中路320号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延长中路支行.由仇国宾出面办理了该卡的挂失、补卡手续。因补卡7天后才能领取新卡,三人于当天离沪返回苏州,期间,三名被告人的所有支出均由张志国承担。7月9日,三人再次来到该行.由仇国宾出面办理了补办新卡的领取手续,并确认了新卡卡内存有人民币298,742.09元。随后,三人到本市延长中路790号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延长新村支行,当场由仇国宾提取了68,700元的人民币现金,并交由崔勇分给仇国宾、张志国人民币各10,000元,余款由崔勇占有。同时,崔勇当场为本人办理了e时代卡l张。三人又赶至上海市南京西路377号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人民广场支行,在崔勇、张志国的劝说下,仇国宾将卡内余额人民币230,000元转存至崔勇新卡内。后三人逃离本市,崔勇又分别分给了仇国宾、张志国人民币各10,000元,并将人民币50,000元转存至张志国前妻在其他银行的账户内。此案后因仇国宾自首而案发。

二、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审理后针对在实施占有行为之前卡内钱款是否已在三名被告人实际控制之下的问题,认为:若在实施占有行为之前,卡内钱款已在三名被告人控制之下.则尽管三名被告人是以秘密的方式占有财物.但因行为不符合盗窃罪“转移占有”的法律特征,而只能构成侵占:若在实施占有行为之前.卡内钱款不在三名被告人控制之下,则因三名被告人是在非法占有目的的支配下.以秘密窃取的手段将他人控制下的财物转移为自己占有,应构成盗窃罪。本案中,在被害人牟驰敏租得被告人仇国宾的POS机和e时代卡并更改密码将其用于业务资金结算时,e时代卡为牟驰敏占有并控制,卡内存款为牟驰敏所有并控制。卡被吞的事实意味着牟驰敏失去了对卡的占有及控制权,此时,卡内钱款的控制状态是否也因此发生变化?法院认为,这取决于在卡被吞后牟驰敏与仇国宾是否存在委托保管关系以及仇国宾能否仅因卡真实主人的身份而取得对卡内钱款的控制权。首先,在卡被吞后牟驰敏仅仅是委托仇国宾帮助领卡.而并未委托其保管卡内资金,并且在多次联系被告人未果的情况下,明确要求仇国宾的家属转告仇不能动用卡内钱款,且仇的女友将牟驰敏的要求告知了仇。可见,被害人牟驰敏只是要求仇国宾帮忙办理领卡手续.而无委托仇国宾保管卡内资金的任何意思表示。其次,卡被吞的事实并不能自然而然地使仇国宾取得对卡内钱款的控制权。本案中,以POS机和e时代卡为标的物的特殊租赁关系的存在,使仇国宾作为卡主人的权利受到了限制。在卡被吞后,虽然牟驰敏失去了对卡的控制权.但由于密码仍由其控制,卡内钱款仍应视为在其控制之下。如果仇国寞应被告人的要求.持其本人身份证去银行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杨兴培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67%(2)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33%(1)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