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背景下基层检察院员额检察官绩效评价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17 09:18:20

一、员额检察官绩效评价体系存在的问题 
  2015年10月湖北省检察机关司法责任制改革试行以来,全省各级检察机关认真贯彻中央、省委和高检院、省检察院关于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部署要求,紧紧抓住检察官办案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定期组织开展执法检查、案件评查等专项监督工作,注重加强案管、纪检监察部门对司法办案的监督制约。依照省检察院新的“1+5”检察官业绩考评机制,制定契合本院实际的量化评分细则、岗位职责说明书、岗位承诺书、检察官业绩档案及案件评查表,将平时考核、检察官业绩考评、公务员年度考核三者结合起来,以司法办案为基础,对检察官履行情况进行全面评价。按照《湖北省检察机关司法责任认定与追究办法(施行)》的规定,运用一案一评查、责任倒查等方式,细化检察官责任认定与追究程序,严格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追究制。 
  绩效管理大师彼得·F·德鲁克认为:“绩效是员工依据其所具备的与工作相关的个人素质所做出的工作行为及工作结果,这些行为及结果对组织目标的实现具有积极或消极作用。”司法责任制实际实施以来,基层检察机关司法办案提质增效的“红利”逐步显现。但从实践情况来看,基层检察机关对员额内检察官绩效考核评价过程中,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 
  (一)从宏观层面看,各业务部门的办案数量差异性较大,绩效考核评价工作面临新挑战 
  以武汉市蔡甸区检察院办案数据分析,司法责任制改革试点以来,各部门办案数量持续上升,但侦监、公诉部门办案压力更大,“案多人少”矛盾比较突出。如最近连续三年,武汉市蔡甸区检察院侦监部门员额检察官年人均办案增加6.1%,公诉部门员额检察官年人均办案增加5.6%;2016年武汉市蔡甸区检察院侦监部门员额检察官年人均办案105件126人,公诉部门员额检察官年人均办案100件108人。而与此同时,监所、控申、案管、民行等业务部门员额检察官2016年的人均办案分别为42件49人、40件51人、40件57人、52件63人。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不同部门员额检察官人均办案数量确有较大差异,从而导致绩效考核评价中出现不平衡现象,员额检察官愿意去监所、控申、案管、民行等部门办案,而不愿意去侦监、公诉办案。深层分析,这种不平衡既是对当下刑事案件区域性走势及发展不平衡的深刻反映,也是对司法改革中配置一线业务部门员额检察官不尽合理的一定体现。 
  (二)从中观层面看,考核评价机制亟待健全完善 
  绩效管理理论认为,影响绩效的因素有很多:个人方面、组织方面、环境方面。目前,一些基层检察机关只有检察官业绩考核评价机制,而对检察官助理和书记员的考核评价机制规定得还不是很细致,这不利于增强检察辅助人员的工作责任心,而同时这也影响了对员额检察官的激励效应的发挥。对于员额检察官的业绩考核评价机制虽然设立,但如何科学核定不同岗位检察官的工作量、如何客观评价办案效果、人员换岗后以何种标准核算办案量、案件难易程度在办案数量上的折算等,都需要进一步完善探索。在员额检察官的业绩考核评价机制中,对绩效考核目标及量化标准还不深不细,尤其是对检察官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业务能力的高下、工作业绩的优劣等缺乏有效地评判。在目前的实际情况中,由于一些单位人为控制评为“优秀”等次的人数比例,绝大多数员额检察官均集中在“称职”等次,因此,在“称职”等次中既有德才表现比较好的检察官,也有表现相对较差的检察官,但都享受同样的待遇,实际上导致“做多做少一个样”、“做好做坏一个样”,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一部分想干事、肯干事、能干事的检察官的工作积极性,影响了员额检察官的业绩考核评价体系激励作用的有效发挥。因此,员额检察官的业绩考核评价机制过于笼统导致激励功能弱化,消解了考核评价应有的作用和效果。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