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唐律“以奸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 芳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1 10:42:13

“以……论”作为唐律中固定的比附形式,强调的是比附行为与被比附行为的同质性。“以奸论”之行为与唐律中的奸罪具有相同的性质,《唐律疏议·名例》“称反坐罪之等”条(53)载:“称‘以枉法论,及‘以盗论,之类,皆与真犯同。”《疏》议曰:“……所犯并与真枉法、真盗同,其除、免、倍赃悉依正犯。其以故杀伤、以斗杀伤及以奸论等,亦与真犯同,故云‘之类’。”元代律学著作《吏学指南》也释“以”为:“罪同真犯谓之以。凡称以者,悉同其法而科之。”唐律中,凡称“以奸论”者,与奸罪不殊对待。因此,研究唐律中的类罪名与具体罪名,必须将“以……论”纳入研究视野,否则不可能完整的占有与分析材料

目前学界对于唐律奸罪的研究方面,存在较为明显的不足,以“奸罪”为篇名关键词检索“中国知网”,未发现直接研究唐律奸罪的论文;以唐律奸罪为研究对象的专著亦未得见。唐律“以奸论”的探讨与研究更是空白。本文拟从《唐律疏议》文本人手,剖析唐律中“以奸论”的定罪量刑细节,希望能在具体制度方面填补学界在唐律相关研究方面的不足。唐律中所规定的“以奸论”之行为,即虽非奸罪但视同奸罪定罪量刑的行为大致分为三类:违法婚配、监临官司枉法娶妻妾、维持非法的事实婚姻状态。这三类视同奸罪的行为皆与婚姻关系有关,这也是将其视同奸罪比附论罪的前提与基础。

一、违法婚配而“以奸论”的行为

唐律中的违法婚配行为主要指的是亲属之间的婚配行为,既包括内外亲之间为婚,也包括与曾是亲属之妻的女性为婚。亲属之间的婚配行为受到唐律严格限制,若是婚配双方的身份关系在一定的服制范围内,则将之视同奸罪定罪量刑。唐律中违法婚配而视同奸罪的行为有三类,以下详述。

(一)内、外亲为婚而“以奸论”

唐律中内、外亲为婚而“以奸论”的行为主要规定于《唐律疏议·户婚》“同姓为婚”条(182):

诸同姓为婚者,……缌麻以上,以奸论。

《疏》议曰:“同宗共姓,皆不得为婚,……若同姓缌麻以上为婚者,各依杂律奸条科罪。”

若外姻有服属而尊卑共为婚姻,及娶同母异父姊妹,若妻前夫之女者,(谓妻所生者。余条称前夫之女者,准此。)亦各以奸论。

《疏》议曰:“外姻有服属者,谓外祖父母、舅、姨、妻之父母。此等若作婚姻者,是名‘尊卑共为婚姻,。‘及娶同母异父姊妹,若妻前夫之女者,,注云‘谓妻所生者’,谓前夫之女,后夫娶之,是妻所生者。如其非妻所生,自从本法。,余条称前夫之女者,准此,,据杂律‘奸妻前夫之女’,亦据妻所生者,故云‘亦准此’。各以奸论。其外姻虽有服,非尊卑者为婚,不禁。”

同姓为婚为法律所禁止,若是同姓者为缌麻以上亲属,则婚配更属情节恶劣之行为,较之通常的违律为婚科处更重的刑罚,即律文所言“以奸论”。原因在于,同姓者若为缌麻以上亲属,则均为同宗亲,同宗亲之间的婚配属于严重紊乱礼经之行为,自然受到法律之严禁与严惩。同姓缌麻以上亲为婚依据服制又分为同姓缌麻亲为婚、同姓小功亲为婚、同姓大功亲为婚与同姓期亲为婚,依据服制亲疏,科刑又有不同。亲属为婚服制越近科刑越重,反之越轻。具体说来,同姓缌麻亲为婚比照奸缌麻亲科处徒三年之刑、同姓小功亲为婚比照奸小功亲科处流二千里之刑、同姓大功亲为婚比照奸大功亲科处流二千里之刑、同姓期亲为婚比照奸期亲科处绞刑。

律文又载:“若外姻有服属而尊卑共为婚姻,及娶同母异父姊妹,若妻前夫之女者,(谓妻所生者。余条称前夫之女者,准此。)亦各以奸论。”其中列举了三种具体的犯罪行为,三种不同的犯罪行为分别以“及”、“若”连接,说明三种行为性质是同一的,“及”前后之行为“进言数事而总之以一”、“若”前后之行为“文虽殊而会上意”,而三种行为“各以奸论”也说明了性质上的同一性,律中凡称各者“彼此各主其事……同科此罪”。即外姻亲尊卑之间为婚,以奸论;娶同母异父姊妹,以奸论;娶妻前夫之女,以奸论。娶同母异父姊妹、娶妻前夫之女以奸论罪当科处徒三年之刑,外姻亲尊卑之间为婚又包括了四种具体情况,即:外祖父、母与外孙、外孙女为婚,岳母与女婿为婚,母舅与外甥女为婚,母姨与姨甥为婚。外祖父母与外孙、外孙女为婚及岳母与女婿为婚,以奸论罪当科处绞刑;母舅与外甥女及母姨与姨甥为婚,以奸论罪当科处流二千里之刑。

律文中以“问答”的形式进一步说明了禁止为婚既包括娶之为妻又包括娶之为妾。“问曰:……未知同姓为妾,合得何罪?答曰:……即验妻、妾,俱名为婚。依准礼、令,得罪无别。”

本条律文义载“并离之”,《疏》议曰:“……自‘同姓为婚’以下,虽会赦,各离之。”即是本条所列举的具体犯罪行为,除科处刑罚外,还将诸种违法婚姻处以强制离异之附加制裁方式。本条所规定的各种“以奸论”之犯罪行为的定罪量刑细节详见下表:

(二)曾为亲属妻、妾与之为婚而“以奸论”

唐律不仅限制亲属之间的婚配行为,还严格限制曾为亲属妻妾而嫁娶的行为。原因在于,曾为亲属妻妾则有可能与己身存在较亲的服制,此种婚配行为自然受到法律禁止。曾为亲属妻妾与之为婚而“以奸论”的行为主要规定于《唐律疏议·户婚》“尝为袒免妻而嫁娶”条(183)。

[1] [2] [3] [4] [5]  下一页

Tags:

作者:李 芳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