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遗传资源领域的权利重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田红星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1 10:36:05

与遗传资源及知识产权制度相关的权利,涉及环境权、知识产权、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等。环境权是与环境利益密切相关的权利。尽管环境权的性质、特点、内容等尚存在争议,但毋庸置疑的是,环境权是环境法律调整的基本权利义务关系。为此,从宏观层面分析,环境权与知识产权、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代表不同的利益关系,环境权指向环境利益,而知识产权、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则分属经济利益大框架下的各种具体利益的分割与共享。当然,从微观层面,环境权与知识产权、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是不能截然分开的,如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中含有环境利益调整的部分内容。

至于知识产权、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则由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遗传资源领域的利益分歧,以及越来越严重的生物剽窃行为,导致三者之间的权利博弈,已成为各国制定遗传资源知识产权战略不可回避的核心内容。为了避免零和博弈,实现权利之间的合作博弈,首先应厘清三项权利之间的辩证关系。概括起来,可用如下图表显示:

从图示中可以看到三层关系:一是知识产权制度更多代表了发达国家与现代生物技术公司的利益,而遗传资源及其遗传资源信息权,尤其是其固化表现出的传统知识,更多代表了发展中国家与土著社区、村庄等不发达地区的利益。二是为了弥补双方对遗传资源利用的信息不对等,需要事先知情同意、披露等程序性保障,以促使遗传资源提供者知晓利用者可能申请专利等知识产权的相关科技成果的基本信息。这是权利博弈能够实现公平公正等实质正义的基础。三是知识产权与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通过合作博弈,实现实体性对接,最终达致双方同意的惠益分享合同。这是三项权利之间进行合作博弈的终极目标。最后,需要注意的是,知识产权与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传统知识更像是嫁接知识产权与遗传资源信息权的桥梁。传统知识本身按照其性质可分为三部分:一部分被知识产权所接纳;一部分融合到遗传资源的遗传信息之中,成为遗传资源信息权的客体;另一部分则作为独立存在的知识,成为典型的难以实现现代保护的传统知识。

就我国目前而言,一方面,由于遗传资源流失、现行生物遗传资源管理法律框架的结构性缺陷、现行管理体制对生物遗传资源获取与惠益分享管理的不适应、以及履行《生物多样性公约》及其《名古屋议定书》的紧迫要求等,综合性遗传资源法律的制定势在必行,另一方面,虽然《生物遗传资源获取与惠益分享管理条例》已形成相应草案,有关的制度构建也在酝酿之中,但是完整的、专门性针对相关遗传资源及其知识产权惠益分配的法律法规尚未形成。科学合理有效的对策建议尚需在其后的相关制度中进一步体现。不过,其中不容置疑的一点是,无论是综合性遗传资源法律还是遗传资源知识产权战略的制定,均应处理好环境权、知识产权、传统知识、遗传资源信息权等权利之间的博弈关系。相关制度的构建也应当在权利博弈的背景下重新考量。为了更好的保护遗传资源,实现遗传资源领域的权利重构,着重就以下三方面进行制度考量。

一、遗传资源信息权的所有权模式探考:权利博弈与效率的双重考虑

遗传资源信息权是一种与生物载体相区分的无形财产权,是所有权人对遗传资源信息的专有权利。‘11该权利客体与知识产权客体具有相似的性质与特点,与一般物权、所有权明显区分。遗传资源信息权的所有人是无法像一般所有权人一样,实现对有形物的绝对占有,并因此而有效的排除他人侵权。遗传资源信息权必须通过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并且无法通过占有,事先实现其专有权利,排除各种可能的侵权。这是因为,遗传资源信息可以通过其载体即生物资源的所有权买卖,而轻易的被任何人获得。所以,法律应当严格区分一般生物资源所有权与生物资源所附载的遗传资源信息的专有权利。然而,也正因为如此特性,有关遗传资源信息权的规定应该不同于一般物权,也不同于知识产权,并考虑遗传资源信息本身的特殊性。但除了自然属性的考量外,现有法律制度、文化传统、政治结构、知识产权与遗传资源信息权等相关利益者之间的博弈、经济因素等都可能影响遗传资源信息权的具体制度设计。因此,虑及遗传资源的利用者与提供者的信息不对等、以及政治经济体制等因素,本部分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我国遗传资源信息权的可能模式:

(一)权利博弈中的均衡:遗传资源信息权的所有权主体应该是强大的

权利的设定是复杂的,权利主体对客体的掌控能力也应该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从整体考虑,如果由于能力问题,而使遗传资源信息权的所有权人对权利的行使可能损害集体利益、甚至国家利益时,那么,这种所有权模式的设计是不当的。当然,在法律上准确认定能力大小,又是一个相当大的难题。但是,当这种能力成为一般的外在表现时,我们是可以做出相似的判断的。遗传资源信息权的所有人作为遗传资源的提供者,与遗传资源利用者进行博弈,是否有能力实现实质公平呢?这直接关系到遗传资源的价值判断,即谁有权决定遗传资源的价格。假设提供者与利用者具有同等的能力与判断力,包括谈判技巧等软实力,则遗传资源的价格应陔在市场杠杆的调整下由双方协商确定。然而,遗传资源利用的实际运作场景并非如此。到目前为止,遗传资源的价值主要是由利用者决定的。由于没有对这些资源进行估价的客观方法,通常,其数量只是一个不高的费用 一产品净利润的一小部分。在极个别的情况下,利用者试图为特定的物种或种类的遗传材料

[1] [2] [3] [4] [5]  下一页

Tags:

作者:田红星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