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民间规则与合同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文华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1 10:33:18

合同解释就是探明合同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然而对于合同解释,究竟是探明当事人在合同文本背后的真实意思抑或在合同文本中所表达出来的意思?依据对这一问题的不同回答,又可以分为合同解释的主观说和客观说。主观说认为,解释合同不能拘泥于合同的文字而应当探明合同当事人的真正意图。由此可见,在主观说看来,合同文字不一定能如实表达当事人的真正意图,相反只有当事人的内心真意才是法官应当探求的合同意图。然而,如此探求当事人的内心真意,民间规则难胜其任。

与之相反,客观说认为,解释合同应当探明当事人的真意,但是,如果当事人表示出来的意思与内心兵实意思不符时应当以表示出来的意思为准。制定于1896年的《德国民法典》第116条规定:表意人对于表示事项内心保留有不愿的意思的,其意思表示并不因此而无效。可见《德国民法典》是客观说的立法例。以表示出来的意思为解释对象,无异于可以离开当事人所谓的内心真意,借助其他依据解释当事人的意思。这就意味着民间规则在合同解释中可以发挥相应的作用。相比之下,客观说更能适合经济社会的需要。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客观说取得通说的地位。

因此,所谓合同解释,是指对合同及其相关资料的含义所做出的分析和说明。换言之,合同解释就是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的解释。而“所谓意思表示的解释,是指法官在裁判活动中,通过各种方法探明当事人所表达出来的从事特定法律行为的意思的活动,或者说是确定意思表面的意义。”因此,合同解释大致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合同中的用语不明确、含糊不清;第二,合同的内容有遗漏,即对一些重要的条款,应当在合同中规定却没规定,或合同条款相互冲突。解决第一、第二个问题的活动都可称为合同解释,但为了论述上的便利,本文把解决第一个问题的活动称为狭义合同解释,解决第二个问题的活动称为合同漏洞补充。

但无论如何,合同毕竟是案件事实,而合同解释也就是事实认定。民间规则是经验事实的结晶,“是依靠社会力量自觉或自发生成的,与国家法律性质不同的行为规范”,是规范事实。正因为合同与民间规则都是事实,所以民间规则应当而且可以在合同解释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本文主要就民间规则与狭义合同解释和合同漏洞补充两个方面的关系论证民间规则在合同解释中的运作理路。

一、民间规则与狭义合同解释

(一)狭义合同解释

正如上文所述,狭义合同解释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合同中的用语不明确、含糊不清,以致对合同的某些条款产生多种不同的理解。因此,我们可以说狭义合同解释是指合同解释主体(一般指法官)依据合同文本以及与合同相关的其他资料消除合同用语模糊不清、确定合同用语的正确含义的活动。

与此相似,(狭义)法律解释是指法官通过解释,消除法律文本的歧义,确定法律条文的正确含义。但是狭义合同解释与(狭义)法律解释不同。其一,狭义合同解释的对象是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而(狭义)法律解释的对象是法律文本。其二,法官可以宣告合同无效,但是法官不能宣告法律无效,至少在我国是这样的。正因为狭义合同解释的对象是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因此法官在解释合同时必须以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为依归,不能以法官自认为的意思代替当事人的意思。否则就不是解释合同,而是给当事人强加一份新的合同。正因如此,法官在当事人的真意不明确时其解释的方法之一是探求当事人的目的,通过目的确定当事人的真意。但是法官必须严格按照当事人的目的来解释合同,而不能像(狭义)法律解释那样可以对法律目的进行扩张或限缩。因为依据意思自治原则,订立合同是当事人的私权,只要不违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如何分配其权利和义务是当事人的私人权利,法官不能干涉。

由此可见,(狭义)法律解释中的具体方法并不能完全适用于狭义合同解释。鉴于此,本文认为,狭义合同解释的方法有文义解释、目的解释和体系解释三种。

(二)民间规则对狭义合同解释的意义

合同是当事人之间在平等基础上经过自愿协商达成的合意。它是当事人规划他们未来事务的协议,一般以文字形式出现。

然而,词语是人类用来为客观对象命名的文字。其准确性在于人类能否对客观对象的本质特征进行准确无误的把握和表达。然而,人类理性的局限性是与生俱来的,不可能准确无误地把握和表达所有事物的本质特征。不仅如此,人类文字与客观对象并不是一一对应关系,而是一多对应或多一对应关系。这就造成一词多义或一义多词现象。其结果是,合同条文的歧义和模糊是不可避免的。

除此之外,在人类文字中某些情境化的词语也不少见。所谓情境化的词语是指某些词语只有在具体的语境中才能准确无误地把握其涵义,离开其具体语境便没有意义,或意义多种甚至言人人殊。正如加达默尔指出的“情境和机会的相关性构成了讲话的本质。因为没有一种陈述能够仅以它的语言和逻辑结构为基础而具有精确的意义,相反,每一个陈述都受动机驱使。在每个陈述后面都隐藏着一个问题,正是这个问题首先给予陈述以意义。”

由此可见,合同文字出现歧义或者模糊不清,是难以避免的。然而,如何消除合同中的歧义或者模糊不清?最理想的方法是合同当事人就歧义的条款或模糊不清之处重新达成协议。但是,当争议发生时,这种方法就显得可遇而不可求。

其次,设想与合同当事人处于相同境况的普通人对争议的条款是如何理解的,以此解释合同的不明确之处。但是,这种方法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以法官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因为所谓普通人实际上是法官心目中的普通人。其结果是,法官以自己的意志代替当事人的意志,严重损害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陈文华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