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生命价值的法律与经济分析中国生命赔偿法律的改革路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2-22 21:01:38

哲学视野中,人的生命因其不可替代性而是无价的。国家往往不惜动用大量的社会资源挽救那些处于生命困境中的人们。但是,各种自然和人为的突发事故和侵权事件却不断地造成生命的损失。在矿山生产、交通运输建筑工程、医疗卫生等领域,对生命损失的赔偿不可避免地涉及生命价值的计算问题。生命价值的计算既是法律问题也是经济问题,法律上的生命赔偿的标准或数额的确立需要以生命的价值为基础。如果不能计算出生命的价值,立法和司法部门就很难确定合理的基于生命损失的赔偿标准或具体数额,就会影响法律对侵权行为的有效制裁和预防。科学计算经济上的生命价值,完善生命赔偿法律制度,严厉制裁人身侵权行为,积极预防和降低各种安全风险,对建设更加安全的和谐社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人力资本法

运用人力资本法进行生命价值的计算由来已久。由于其简便和易于操作,至今仍然是计算生命价值的最重要的方法。17世纪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创始人威廉·配第( Sir William Petty)在代表作《政治算术》一书中,运用生产成本的方式计算出当时英国的人均货币价值、英国的国家实力和战争中人力资本的损失等。虽然他的研究方式比较粗糙,但开启了生命价值计算的先河。①此后,亚当·斯密、卡尔·马克思、威廉·法尔(William Farr)、恩斯特·恩格尔( Ernest Engle)、斯奥多·维持斯坦(Theodore Wittstein)、路易斯·杜布林(Louis Dublin)、埃尔夫德·罗特卡( Alfred l.otka)等经济学家对这个问题都有涉猎或深入的研究。②

将人的生产和劳动能力视为市场中的资本,并直接运用到经济学理论中首推亚当·斯密。他指出,“学习是一种才能,须受教育,须进学校,须做学徒,所费不少。这样费去的资本,好像已经实现并且固定在学习者的身上。这些才能,对于他个人自然是财产的一部分,对于他所属的社会,也是财产的一部分。工人增进的熟练程度,可和便利劳动、节省劳动的机器和工具同样看作是社会上的固定资本”。③在此基础上,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发展出了系统的劳动力价值论。虽然马克思没有指出劳动力价值与劳动者生命价值之间的关系,但是他关于劳动力价值的理论为人力资本上的生命价值的研究廓清了思路。

19世纪中期,英国统计学家威廉·法尔率先运用统计学的方法来计算生命的价值并为后来很多经济学家所采纳。在1853年,他支持财产税的一种新征收方法,提出征税的财产应当包括个人未来的收益能力(人力资本),进而指出未来的净收益就是个人的收入减去个人的花费得出的个人净收益。①虽然威廉·法尔主张对人力资本进行征税很不现实,但是他将人的收入能力纳入未来的资本预期收益中,这在科学计算生命的价值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20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西方人寿等商业保险的兴起,对生命价值的研究出现了一个新的高潮。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国的两位保险学家杜布林和罗特卡对生命价值的计算。他们的

(二)意愿支付法

经济学上的意愿支付(WTP),即人们通过平衡风险程度与愿意支付的对价来确定特定风险条件下的个人效用。亚当·斯密的劳动级差工资的理论是意愿支付法理论形成的圭臬。他指出:“劳动工资因业务有难易、有污洁、有尊卑而不相同。”④由于劳动的场所工作性质和风险不同,工人可以根据这些因素自由地选择适合自身的工作。当然,工人级差工资实现的前提需要相对成熟的劳动力市场条件。

根据意愿支付法(又称“风险交易法”)计算出来的生命价值被称为“统计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生命价值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