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约与我国国内法冲突解决的支撑与创新探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达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9-08 17:24:54

一、美国宪法文本规定的辩证与借鉴--冲突解决的支撑

(一)中美宪法规定的对比研究

根据美国宪法第6条的规定,条约在美国具有与联邦法律(主要是制定法)同等的地位。因为该条款列举了三项高于州法的“全国最高法律”(the supreme law of the land),因此通常称其为“至上条款”(the Supremacy Clause)。将条约与国内法置于同等地位,并以生效时间相互取代,减轻了美国国内违宪审查的压力,客观上有利于美国更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条约的制订,尤其是参与国际组织行动,例如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时,可以迅速做出反应。

目前,我国宪法就条约适用问题保持沉默,由一部分专门性法律和法规作出规定,存在不少问题:

1、专门性法律的规定侵犯了宪法的调整对象。虽然我国宪法并没有禁止专门性法律做出与条约关系的规定,但在宪法没有明确允许或授权的情况下,即使专门性法律规定不违背宪法,但至少也有“越位”之嫌。

2、更容易造成冲突甚至混乱。如果宪法不就条约与国内法的适用问题作出规定,就必须要求几乎所有的国内法都要对其与相关条约的关系作出规定。但即便果真如此,一方面不仅不实际,更使得各法律规定间形成冲突甚至混乱。

3、严重影响我国宪政和法治的实现。缔结条约属行政部门职能,而制定国内法律属立法部门的工作,如果不将条约纳入宪法规定,而由一般法律允许政府部门缔结的条约取代国内法律,势必形成行政权侵犯立法权,宪政和法治就不可能实现。

(二)我国宪法文本的借鉴

回顾美国宪法规定条约是国家法律时的立法现状,主要是为了强调联邦政府的权威,以便联邦政府对外缔结的条约能够在各州得到执行。美国宪法第6条第2节在规定条约是美国最高法律之后,立即强调“每个州的法官都应受其约束,即使州的宪法和法律中有与之相抵触的内容”,从中可以看出其上述意图。

而在我国,并不存在美国联邦与州关系处理的情况、也不存在美国式减轻违宪审查压力的可能,因此没有必要模仿美国的具体规定内容。从实体上看,“等级效力论”科学合理地确定不同的条约在我国法律体系中所处的具体地位已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但在形式上应考虑美国的做法,至少必须将冲突解决方法立足于宪法文本的支持。

二、美国“后法优先规则”的局部层次确立--冲突解决的创新

(一)美国“后法优先规则”的实践与价值

后法优先规则(later/last-in-time rule),是美国法院通过判例法长期发展形成的一项解决联邦制定法和条约之间的冲突的规则。以美国宪法第6条“至上条款”,即条约在美国具有与联邦法律同等地位这一宪法文本规定作为前提,当个案中具有自动执行地位的条约(即纳入条约)与联邦法律发生适用冲突时,根据条约和联邦法律生效的时间先后顺序,后制定者优先,而无必然优先者。

这种参照时间因素确认优先效力的方法也招致反对。“纯粹国际主义”认为,该规则首先使条约失却了上位法的地位,实际上使条约的内国效力掌握在美国国内立法机关的手中,它可以根据国内形势的变化出台新的法律变更条约赋予的国家义务,严格说来,是在鼓励美国变相地违反条约义务;“纯粹国家主义”认为,该规则给予了条约太多的而不是太少的国内效力。因为条约不能废止任何一项联邦制定法,因此应取消后法优先规则。从该规则的实体价值上看:

1、规则将条约的国内效力的最终控制权留给国会,并不意味着国会将削弱美国对条约的遵守。例如,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规定:该法律的效力受制于现有的美国缔结的国际协定。

2、规则不是“一个美国国会忽视条约义务的许可证”。相反,它赋予国会协调国内法与国际法

[1] [2]  下一页

Tags:创新

作者:杨达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