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纠纷解决中的利益衡量与规范协调——以一起民间纠纷为例的分析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魏小强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04-13 17:32:16

2008年8月29日晚,六名从上海赶来的护猫人士在浙江嘉兴境内拦下了一辆广东牌照的集装箱大卡车。该车上的木笼里装有一千余只即将被猫贩子运往广东的猫——运到目的地后,这些猫将被出售给餐馆做菜肴。护猫人士认为,猫是伴侣动物,不能被食用,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对待猫,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因而他们坚决不让猫贩子把猫运走,并要将其全部放生。但是猫贩子认为,他们持有贩卖动物的营业执照,其所贩运的家猫不是国家保护动物,而且有动物检疫部门核发的检疫合格证明,他们的行为是合法的,因而不同意护猫人士的要求。双方的激烈对峙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并引来了众多媒体和群众。其间护猫人士强行砸开一些木笼将里面的猫放生,货主要求其赔偿损失。面对此场面,接报赶来的警察虽然一直在现场维持秩序,并密切关注双方的情况,但却并不直接干涉双方的冲突。在没有证据表明这些猫是非法获得的情况下,警察和当地的有关部门无权扣留猫贩子们的这些“私有财产”。双方对峙20多小时后,在警察的“护送”下,猫贩子最终还是将剩余的猫运走了。①

这一事件被媒体报道后,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关注,社会舆论普遍表达了对猫贩子的强烈谴责,很多人认为不能接受居然有人这样残忍对待可爱的猫咪们,同时也对广东人吃猫的行为再一次表达了他们的不理解,并呼吁国家尽快出台相关法律,以保护这些小动物生存的权利。当然,也有人认为护猫人士基于个人偏好的行为不一定真的是在帮助这些猫,同时认为他们强行放生猫的行为缺乏合法性。上述发生在嘉兴的这起“护猫事件”只是这一类事件中的一件。据了解,这类猫贩子与护猫人士之间的冲突,近几年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频频发生。作为“局外人”,笔者无意站在这起纠纷当事诸方的任何一边,只是对事件发生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反常”现象及其背后的规范冲突与利益冲突问题更感兴趣。因而,笔者试图通过对这起纠纷中当事诸方及其他参与主体的行为分析,揭示这些行为背后的规范冲突和利益冲突,并以此为立足点,寻求解决这类社会纠纷的一般性方法。

是非的判断取决于判断是非的标准,即便对同一对象,人们站在不同的角度也会得出不同的判断结果。下面笔者将分别以法律和道德为标准,分析该事件中处于直接对立地位的当事人即护猫人士和猫贩子各自行为的性质。

至少,根据笔者的知识,猫贩子的行为在法律上不存在什么问题,换言之,其贩猫运猫的行为是合法的。从媒体所报道的该事件的过程来看,猫贩子们的行为显然是依法实施的。由于猫贩子持有以动物贩卖等为经营范围的营业执照,而猫又不属于国家保护动物,这就意味着其有权利收购和买卖包括猫在内的普通动物。同时,从他们向媒体和公众出示的动物检疫合格的证明来看,他们也具备运输这些猫的合法条件。这也正是警察和事发当地的有关部门表示他们无权扣压这些猫的原因——他们即便内心对猫贩子们的行为并不认同,但是作为执法者,其不能对他人的合法行为进行没有法律依据的干涉。退一步来看,这些猫贩子的经营行为有没有违反我国有关动物保护方面的法律规定呢?似乎也没有。前已述及,猫不是国家保护动物,猫贩子们的行为谈不上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而《刑法》、《实验动物管理条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都没有对猫的经营、食用问题作出禁止性的规定。这就意味着猫贩子们的行为由于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而在合法的范围之内。

那么猫贩子们的行为是否就一定“缺德”呢?也不尽然。从各类媒体对事件的态度来看,人们几乎众口一词地谴责猫贩子的残忍无道。但是.这种评价更多的是从评价者自身的道德认同的角度作出的,他们并没有考虑猫贩子作为商人的道德认同问题。对于商人而言,赚钱赢利是其最大的道德。其在经营对象和经营方式合法的情况下,无需对他人就其经营本身的道德问题负责。基于这样的前提,在猫贩子们看来,猫只是一种可用于经营的普通动物,其贩猫同贩猪贩牛贩羊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而该事件中的猫贩子与那些做宠物生意的猫贩子们事实上也没有本质区别——所不同的只是两者所贩猫的用途,前者的猫作了食物,后者的猫作了宠物而已。由此可见,猫并不是不可以贩卖,只是在护猫人士看来,不能被用作食物。这就意味着猫贩子们的行为在道德上并非一定就是恶劣的,而那些指责者们所依据的道德本身也可能是片面而带有明显的个人偏好的,因而也并非一定就是正当的。

当然猫贩子们的行为也有欠妥之处,那就是其装运这些猫的方式过于简单、粗陋,结果导致那些被运输的猫的处境非常凄惨。猫受虐待,触发了人们的侧隐之心,这也正是猫贩子们的行为被护猫人士和社会舆论所诟病的主要原因。而猫贩子们在事件过程中的一些行为表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也承认了其行为中的这些问题——就如同护猫人士其实也知道这些猫在法律上属于猫贩子的合法财产一样。比如当护猫人士将近百只猫放跑后,猫贩子虽然大喊要赔偿,但是直到最后都没有再提赔偿的事情。这里面既有猫贩子对护猫人士及背后支持他们的群众、媒体的强大力量的忌惮,也有对自己的行为欠妥的默认。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魏小强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