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回公诉制度初探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刘少军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1 10:36:51

撤回公诉是指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后,发现起诉并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要求撤回已经提起的诉讼的法律行为。1979年刑事诉讼法第108条对此进行了规定,但因该条规定违背了控审分离原则,有审判权侵犯公诉权之嫌,并因缺乏可操作性的配套程序,导致理论界和司法界对这一问题存在较大的争议。1996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废除了该条规定,意味着撤回公诉制度在立法层面已不复存在,但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分别以司法解释的形式重新确立了撤回公诉制度。2012年通过的新刑事诉讼法未对撤回公诉制度作任何变动。实践中,检察机关的撤回公诉并未严格按照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而是成为检察机关在指控犯罪出现异常情况如指控犯罪证据不足、管辖错误、发现新的犯罪事实和证据时的一种机动处理机制,加之司法解释对于撤回公诉的性质、效力、程序以及撤诉后的处理等均缺乏必要的规定,导致司法实践中撤回公诉现象较为普遍,做法混乱不一,严重损害了法律程序的尊严和检察机关的司法权威,这又引发了学界对撤回公诉问题新一轮的争论与探讨。2011年4月22日,备受瞩目的李庄漏罪案检察机关最终以撤回公诉的方式结束诉讼,再次将撤回公诉的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这一事件充分暴露出撤回公诉制度存在的另一重大问题,即撤回公诉往往成为检察机关在指控犯罪无法获得成功,为避免法院作出无罪判决,转移错误追诉责任的一种机制设置。有学者对“以撤回公诉代替无罪判决”的现象表示出深深的担忧与思虑。显然,此种做法既不利于刑事诉讼程序的正常运行,难以体现程序本身的价值与尊严,又不利于刑事诉讼当事人的权利保障,无法凸显刑事诉讼法作为一部人权保障法的基本特质。更重要的是,此种做法严重损害了国家法律的权威与司法机关的威信。有鉴于此,本文在已有关于撤回公诉问题研究的基础上,重新审视其存在的价值与正当性,分析这一制度存在的立法与司法缺陷,并对撤回公诉制度的改革方案进行初步探讨。

一、撤回公诉制度存在的正当性

撤回公诉制度是否具有存在的正当性是研究撤回公诉制度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对此有两种不同观点:一是肯定说,认为在立法上应当明确规定撤回公诉制度。其主要理由有:(1)公诉权是检察权中的一项诉讼权能,而撤诉权是公诉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公诉权包括公诉的提起、公诉的支持、公诉的变更和抗诉四项基本权能。撤回起诉属于公诉变更权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3)撤回公诉的直接理论依据是诉审分离原则和起诉便宜主义,检察官一旦撤回公诉,案件审理则失去了控诉基础。撤回公诉体现了诉审分离原则的要求。并且,既然起诉前允许检察官斟酌犯罪情节和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作出不起诉处分,那么起诉后同样可以斟酌具体情形而撤回公诉。(4)从司法实践的需要来看,并非所有审查起诉案件都能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因此,撤回起诉是司法实践中的必然要求。二是否定说,认为该制度缺乏存在的必要性,应当坚持立法的明文规定,废除相关司法解释。理由主要有三个方面:(1)刑事诉讼法是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立法机关将撤回起诉制度予以废除,说明撤回起诉已不再适应新的诉讼活动。两高的司法解释超越了立法规定,有违程序法定原则的基本要求。(2)撤诉的法定事由不尽合理,将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应当由法院作出无罪判决的情况也包括了进去,侵害了法院的审判权。(3)撤回公诉权不能认为是检察机关当然应当享有的权力,并不能将撤回公诉权视为自然法原理之应有权利。两高司法解释的范围仅限于审判或检察工作中如何具体应用法律的问题,无权对检察权的范围进行界定。更严重的是,两高通过司法解释建立的检察机关撤回起诉制度为检察机关侵犯被告人人权、推卸不当甚至非法提起公诉责任提供了制度支持。

笔者认为,撤回公诉制度具有存在的合理性或者正当性,但并不赞同肯定说所列举的各项理由。首先,检察权“应当是符合其公诉职能需要的,符合其性质的各项权力的总称”,其包括公诉权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但公诉权是否必然包含撤回起诉权呢?据我国学者张智辉考察,公诉权主要包括立案决定权或立案控制权、提起公诉的权力、决定不起诉的权力、出席法庭的权力、变更起诉的权力、上诉的权力、申请再审的权力、监督刑罚执行的权力八个方面的内容。支持撤回公诉制度的观点将撤回起诉视为变更起诉的一种,继而认为撤回公诉权是检察机关当然享有的权力。笔者认为,这一理由不能成立。因为,从世界各国的刑事诉讼立法情况来看,在公诉变更权是否一定包含撤回公诉权方面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立法模式:一是日本的包含模式。《日本刑事诉讼法》第312条设立了诉因变更制度。同时,该法第257条明确规定:“公诉,可以在作出第一审判决前撤回。”二是德国的不包含模式。《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266条规定了检察官的追加起诉:“检察官在审判中将公诉延伸到被告人的其他犯罪行为之上时,法院如果对案件有权管辖并且准予起诉的,可以以裁定将这些行为纳入程序。追加起诉时可以用口头起诉。”但第156条又规定:“审判程序开始后,对公诉不能撤回”。因而,没有经过任何论证就将撤回公诉权视为公诉变更权的一种,不仅缺乏应有的说服力,也不符合各国的立法现状。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刘少军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