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人民法院高度组织化与民事诉讼程序的失灵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段厚省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1 10:35:06

一、公共组织理论的基本观点

从进化成社会性动物开始,人类就进入了漫长的组织化生活。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看,最初的组织由于带有血缘和伦理的关系,在组织内部天然地形成了不平等的等级结构。而在社会治理日益复杂化,进入国家状态的时候,目的在于进行社会治理的公共组织内部等级日趋森严,官僚体制日趋复杂与精致。公共组织不仅牢牢控制着社会公共事务,即使在私人生活领域,也无时无处会感觉到公共组织的触角。此种状态一直延续到现代民主社会。现代民主社会只是改变了人们参与公共生活的方式,却并没有将人们从组织中解放出来。正如西方现代管理理论社会系统学派的创始人切斯特·巴纳德对罗伯特·B·登哈特的《公共组织理论》所“叙述的人与社会的故事”时进行评价时指出的:“自由却又不自由,进行控制反而被控制,做出选择却又被选择,去引诱却又难以抗拒诱惑,作为权威的源泉但又不能抵制权威,独立却又依从,培养个性然而又遭到不断解构,确定目标又被迫改变,为了制定政策却又发现无能为力,追求特例独行而又为芸芸众生所累,寻求领袖却又否认他们的领导,希望统治地球却又被冥冥之无形所控制。”

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后,社会组织日益分化为公共组织和私营组织两大主要形态。私营组织以利润最大化为其目的,在组织构造和运作的理念上以技术、控制、效率等工具性的理念优先。而公共组织在构造和运作的理念上则产生了分歧。公共组织从其最初的起源来看,即是工具理性的产物。技术、控制、效率这样的价值一直是其追求的理念。建基于价值理性的组织,多限于宗教性组织。但是在现代民主社会,对于公共组织来说,除了上述建基于工具理性的价值外,建基于价值理性的自由与正义、公平与参与等等价值,也无可避免地摆在其面前:是像私营组织一样优先考虑工具理性,还是像现代民主政治所标榜的那样,优先考虑价值理性?此二种选择,均存在趋避冲突,且是多重冲突。

一、作为一种公共组织的法院

上述有关公共组织的理论,研究的对象主要是公共行政部门。但是,法院作为执行审判权的机关,又何尝不是国家治理组织化的结果?国家权力本是统一的,为了能够实现其效能,才划分为不同的权力形态。法治发达国家最为普遍的做法,是依孟德斯鸠三权分立的思想,将国家权力划分为行政、立法和司法三种,分别由不同的部门行使,并通过制度的安排,在它们之间形成制衡。此种分权与制衡的制度安排,显然是国家治理组织化的一种形态。而执行这三种国家权力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机关,既然是机关而不是个人,那么其自身也是一种组织。由于它们执行的是国家权力,服务对象是全体国民,因此在性质上均属公共组织。这三种组织,各有其不同的内部结构和运作方式,所追求的价值理念也有区别。立法机关专司法律制定和其他两机关首脑或主要成员的任命,因此其在价值理念上,强调对国家整体利益的追求和对一国内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需求平衡。基于此,立法机关在运作方式上,主要体现为代表不同立场的议员之间的对话与商讨。行政机关是国家法律和政策的执行机关,在价值理念上追求迅速、准确地执行法律和政策,最大可能的使法律和政策的目标得以实现,因此其在运作方式上,往往以精致复杂的官僚科层制为基本特征,强调权威与服从。法院是对行政机关执行法律的行为和私人之间遵行法律的行为进行评价和作出最终决断的机关,在法院拥有违宪审查权的国家,它还可能会对立法机关的行为进行评价和作出最终决断。基于此种特殊职责,法院以真相和正义作为其最高价值。在运作方式上,强调精英主义,要求以法院名义主持审判的法官,须能深刻体会和把握所处社会阶段的正义理念,灵敏捕捉和协调所处社会阶段的各种价值观念,并使诉讼程序本身符合正义要求。因此,立法机关和行政机关主要遵循工具理性,而法院则往往坚守价值理性,视正义如上帝,而法官则是侍奉法律的圣徒。

基于此,理想状态下的法院,在组织结构上与立法机关及行政机关有着显著不同。第一,法院内部不应以官僚科层制作为其纵向结构,法官之间不应存在纵向的权威一服从的关系。法官仅服从自己内心所秉持的正义理念,此外再没有令他屈服的权威。法官之间在横向上应是相互独立的关系,任何法官对其他法官所作裁判应当尊重,不得因观点不同而说三道四。虽然在同一个合议庭内,由于合议争执的可能而不得不采多数决方式裁判案件,但是少数观点不得被强行压制,仍然可以自由表达。第三,法院是纠纷的终局裁决者,独立行使审判权。在法院之外,不应当有比法院更加权威的纠纷解决机构,此外,为保证司法的权威,任何其他个人、组织或者政党,均不得干预法院的独立地位,更不得对承审法官施加压力。

三、人民法院的高度组织化

民法院的高度组织化,体现在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其内部体现,是人民法院在内部机构设置上也高度组织化;其外部体现是,人民法院处在一个高度组织化的环境之中。

(一)人民法院内部构造高度组织化

在人民法院内部,居于首脑位置的是院长,其次是副院长,然后是审判委员会。在院一级组织下面的次级组织,是审判庭。在审判庭一级组织中,居于首脑地位的是庭长,其次是副庭长,然后是庭务会。在审判庭下面还有次级组织,就是合议庭。合议庭的首脑是审判长,审判长不再有副手。在合议庭之下,才是普通法官。上述法院、审判庭、合议庭三级组织加上普通法官,构成了一个金字塔结构。其中占据顶端位置的是院长,而居于最底层的是普通法官。处在每一个位置的人,都有着相应的行政级别。占据某一级组织首脑地位的人,并拥有与其职位和行政级别相应的审判权,以及领导该级组织所必要的行政权力。因此,人民法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段厚省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