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经济学视野下的证据法定种类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正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9-10 13:42:06

一、是否要采取人证、物证、书证的划分

要回答上述问题,我们必须解决以下问题:

(一)《刑事诉讼法》中的“书证”是否应有独立证据地位

纵观我国三大诉讼法,仅《刑事诉讼法》较特殊地把书证和物证划入了同一个证据序列,笔者认为,这样划分在形式上不美观,但却不影响各证据的功能。现今的物证、书证分为一类的做法,可能立法者是考虑到在一些情况下,有些物品既可能是书证也可能是物证的因素。但两者有一个明显的不同点便是:书证是记载和反映具有某种思想或者行为内容的物体,物证是以其外部特征、形状、大小、规格、质量等证明案件的物体,它并不具有思想内容。

综上,结合两者的异同点,笔者认为,书证和物证可以单独列出。

(二)“人证”是否能够包容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人证”是否能包容上述其他证据形式,若采肯定说,则包含两种不同的划分思路:

第一种思路即为把“人证”创设为“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上位概念。这种思路仅仅是改变了形式上的位阶框架,而且又创设了一个凌驾于现今证据形式之上的上位概念一一人证,笔者认为这样的划分使得法律变得更加不严谨,原因在于,从狭义的观点来看,社会的发展是呈“演绎”形态的,而法律总体是“归纳”的,这个归纳必须是有“度”的,现今的证据形式已经是高度归纳的结果,而如果再将这些高度归纳的结果再次归纳,那就超出了这个“度”,使证据的划分疲于形式上的完美而忽视了实质的必要。因此,笔者认为这种思路只是“看上去很美”;

第二种思路即为凡是与“证人、被害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关的证据形式统以“人证”概之,不再另提。这种表面上的高度归纳,其实质却会导致法律规定的松散,进而会增加法律适用的任意性几率。因此笔者不认为这是一种好的分类方法。

故比较来看,笔者不认为采取人证、物证、书证的分类方法比现行的法定分类会带来更大的实用价值。

二、关于“电子证据”的归属问题

电子证据应当包括所有以电子形式存在的、用作证据之用的材料。笔者认为电子证据应属于视听资料较为妥当。

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首次以法律的形式肯定了视听资料的名称和地位。视听资料是采用现代技术手段,将可以重现案件原始声响、形象的录音录像资料和储存于电子计算机的有关资料及其他科技设备提供的信息,用来作为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资料。这是一种更接近于案件的真实情况的证据。电子证据的主体是电子,但电子是不能被感官的,需要转化为人能识别的方式,即可视和可听,有怀疑者或问,视或听的范围太小,将来可能出现可闻、可触摸的证据如何处理?其实我们这里的“视听”是个广义的概念,我们并不能因为出现了类似“视”、“听”功能的其他近似证据而迫于改弦更张,故仍可泰然以视听资料视之即可,这样适当的扩大解释是可以被接受的。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早期的电视机是无声的,我们并没有在有声电视机发明之后,把电视机改叫电视听机。

另外,电子证据之所以归于视听资料,还在于其二者载体的一致性。

三、证据法定种类之经济

[1] [2]  下一页

Tags:证据

作者:杨正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