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缔约磋商中保密义务的法律适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10-20 22:45:33

缔约磋商过程中的当事人,往往会提供一些重要的信息给对方。这些信息可能涉及当事人一方的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由此产生了在法律层而上如何对提供这些信息的一方给予保护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43条为规范缔约磋商中的保密义务提供了法律基础。

保密义务的确立

在缔约磋商巾,一方对于另一方基于缔约磋商的目的提供给自己的信息应予以保密,不得进行不正当的使用。这一义务源于诚实信用原则对处于缔约过程中的当事人的要求。对处于缔约接触之中的当事人而言,他们之间原有的关系已从普通的社会成员之间的一般社会关系转变为一种特殊的结合关系,法律因此要求进行缔约磋商的当事人本着诚实信用原则行事,对相对人的利益给予合理的保护与照顾。因此,缔约磋商中的保密义务是一种法定义务,而非基于当事人的特别约定而产生的约定义务。提供信息的一方当事人是否声明其提供的信息在性质上是需要对方予以保密的信息对于保密义务的产生不具有法律意义。这种理解符合我国关于缔约过失责任的一般民法理论。应该注意的是,即使认为保密义务是一种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产生的法定义务,提供信息的当事人一方所作出的保密声明仍然在以下方面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

1.当事人一方在提供信息时,如果明确声明有关信息为对方当事人应承担保密义务的“秘密信息”,对于确认保密义务是否存在及其范围具有法律意义。虽然进入缔约磋商之中的当事人相互存在的保护和照顾义务中也包括保密义务,但这并不意味着进入缔约磋商的双方当事人存在着一项一般性的义务,要对缔约磋商中获得的对方的所有信息都进行保密。通常,只有当获得信息的一方当事人披露信息或者自己使用有关信息的行为超过合理限度,达到了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程度时,才会受到法律的限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保密义务所针对的信息必然存在一个“认定”的问题。当事人在提供信息时明确要求对方予以保密的信息可以直接认定为属于需要保密的信息。

2.诚实信用原则对社会生活中不同类型的行为人会设定不同的行为标准。对参与缔约磋商的商事主体而言,提供有关信息时作出明确的保密声明,可能是使对方当事人承担保密义务从而使自己获得法律救济的必要前提。对于商事主体,诚实信用原则“保护性效力”的色彩比较弱,更多的是要求自己采取相关措施来自我保护。

3.要求违反保密义务一方当事人承担法律责任时,必须考虑其主观过错要件。在提供信息的一方已经明确提出了保密声明的情况下,对方仍然将有关信息予以披露或者进行不正当使用的,其行为构成故意的不法行为。因此,提供信息一方明确的保密声明对于确认对方违反保密义务时的主观心理状态具有重要的证据价值。我国虽然没有在一般性层面上将故意侵权行为作为一种独立的侵权行为类型来予以规制,但在理论上也可以认为违反《合同法》第43条规定的行为属于侵犯他人利益,导致他人纯粹经济损失的情形。

保密义务范围的扩张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0条明确要求商业秘密的拥有者必须采取“保密措施”,否则有关的信息就会失去商业秘密的性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对于何谓“保密措施”又进行了具体界定。认定缔约磋商中披露的商业信息是否属于需要保密的商业秘密,可以根据上述规定来作出判断。在认定信息拥有者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时,除了提供信息的一方当事人与对方“签订保密协议”或者“提出保密要求”的情况外,还要看提供信息的人是否“限定涉密信息的知悉范围,只对必须知悉的相关人员告知其内容”。此外还应当根据所涉信息载体的特性、权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识别程度、他人通过正当方式获得的难易程度等因素,认定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

我国主流学说将《合同法》第43条所规定的行为理解为缔约过失行为的一种类型。“缔约过失”这一用语并非一个具有内在统一性的法律概念,充其量只是一个包含了性质各异的行为形态和法律责任形态的法律类型。它们具有相同的发生背景,即缔约磋商。如果这样来理解泄漏或不正当使用缔约磋商中获取的对方商业秘密的行为,那么在将其界定为一种缔约过失行为的同时并不影响将其界定为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因此在法律效果上可以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及相关司法解释。

结合《合同法》第42条的规定来看,《合同法》所试图规范的是一般意义上的缔约磋商中的保密义务而非仅仅局限于商业秘密的保护。除了商业秘密之外,其他因缔约磋商而提供的信息会导致对方承担保密义务,这可从两个角度来加以认定。第一个角度是判断有关的信息是否具有必要的“保密性”。这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1)要求信息拥有人必须自己主观上确信,如果泄漏该信息将对其造成损害或者对其对手有利;(2)这种确信必须是合理的,其是否合理,要根据社会上普通人的观点来判断。在其他情况下,如果有关的信息在涉及设计理念、技术诀窍、经过整理的数据信息等时是否具有保密性特征,则必须根据通常的市场和产业标准来判断。第二个角度是基于获取有关信息的具体情形来判断是否产生保密义务。判断因素包括以下三个方面:(1)双方当事人之间关系的性质,如商业合作伙伴关系、加工承揽关系等,这本身就预设了保密义务的存在;(2)获得信息的方法;(3)获得信息的特定环境。

违反保密义务的多元救济手段

就法律性质而言,《合同法》第43条所规定的损害赔偿责任,应认为是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因此其相应的赔偿范同是所有因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笔者认为“缔约过失责任”概念是统括了各种类型、具有不同法律性质的发生于缔约阶段的法律责任形态,在这些不同的法律责任形态之间并无内在统一性可言。《合同法》第43条所规定的法律责任是发生在缔约阶段侵权责任的一种类型,与当事人缔约磋商之际因为一方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和保护义务而导致对方受到人身损害所承担的法律责任在性质上是相同的。

[1] [2]  下一页

Tags:缔约磋商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