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机关“一般监督权”的反思与重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甘雷,谢志强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3 21:13:20

摘 要:一般监督权是法律监督权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检察机关得以成为法律监督机关的重要基础。由于历史的原因,目前我国检察机关并不享有一般监督权,这造成了法律监督权的残缺,使我国检察理论出现了难以克服的理论障碍。立法有必要恢复并重构检察机关的一般监督权。

所谓“一般监督”,是指人民检察院代表国家对于政府机关及其公职人员和公民的行为是否合法进行监督。一般监督制度起源于前苏联,“二战”后在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中得到了传承与发展,并一度成为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标志性制度,在社会主义各国法律体系中居于显赫的地位。我国建国初期的检察院组织法也曾一度赋予检察机关一般监督权,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该制度并未在全国真正开展起来。并且,由于特定历史时期政治理念的影响,该制度更是从建立之初就倍受批评。1978年人民检察院恢复重建之后,检察机关虽然延续了“法律监督机关”的宪政定位,但有关法律却完全取消了检察机关的一般监督权。这一做法的后果不仅使得检察院的“法律监督”严格地限制在特定的狭窄领域,成为残缺不全的诉讼监督,更重要的是,由于一般监督理论的缺失,检察权“法律监督”的性质饱受争议,在历次司法改革中,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地位也一再受到威胁。这对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无疑是非常不利的。诚然,作为一项并不成熟的制度,一般监督权本身存在理论和实践中的缺陷。但这并不妨碍其存在的积极意义和价值。本文拟从一般监督权的理论依据、实践基础、历史沿革等方面人手,对此作浅要探讨。

一、一般监督权的起源及历史沿革

一般监督制度最早起源于前苏联。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面对着苏维埃革命政府的政令在执行中的混乱,以及旧势力对工农政府颁布的法律,法令的抵制,列宁敏锐地意识到维护国家法制统一的重要性。在《论“双重”领导与法制》、《宁肯少些,但要好些》、《怎样改组工农检查院》等文章中,列宁详细阐述了社会主义法律监督的基本理论,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国家“法制应当是统一”的思想。列宁强调:“法制不应该卡卢加省是一套,喀山省又是一套,而应该全俄罗斯统一,甚至应该全苏维埃共和国联邦统一。,并提出,应当将检察机关组建为专门的法律监督机关,“去实际地反对地方影响,反对地方的其他一切官僚主义,促使全共和国、全联邦真正统一地去实行法制。”在《论“双重”领导与法制》的著名长信中,列宁第一次详尽地阐述了“检察权”的概念,并阐述了苏联检察监督的思想:“检察机关和任何行政机关不同,它丝毫没有行政权,对任何行政问题都没有表决权。检察长有权利和有义务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监视整个共和国对法制有真正一致的了解,不管任何地方的差别,不受任何地方的影响。”列宁的法律监督思想在苏俄中央政治局中引起了极大震动,并得到了拥护与支持。1922年5月22日,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检察监督条例》正式确立了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机关的地位,并明确规定,检察机关“以对犯罪人追究刑事责任及对违法决议提出抗议的方式,代表国家对一切政权机关、经济机构、社会团体、私人组织以及私人的行为是否合法实行监督。”从而赋予了检察机关“一般监督权”。

前苏联在确立检察监督制度后数十年的司法实践中,根据监督主体的不同,将检察监督权分为两大类:即一般监督与司法监督。前者主要针对政府机关的措施、决议与公务人员、公民行为的合法性,后者则针对公安、司法机关的司法行为。在检察机关各项业务职权中,“一般监督”处于极为突出的位置,置于各项监督职权之首前苏联在1979、1982和1987年先后修改和补充《苏联检察院法》,不断强化了一般监督权。1987年的《苏联检察院组织法》第22条规定:“苏联总检察长及所属各级检察长对国家各部、各委员会、企事业单位、地方人民代表苏维埃执行和管理机关、集体农庄、合作社、其他社会团体、公职人员和公民是否正确地和统一地执行法律,实行最高监督”,苏联各级检察院“对国家管理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公职人员和公民是否执行法律实行监督(一般监督)”。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甘雷,谢志强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