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任跃斌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0 10:46:24

习惯法是“独立于国家制定法之外,依据某种社会权威或社会组织具有一定的强制性的行为规范的总称”。彝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古老民族,凉山彝族自治州为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凉山彝族习惯法,彝语称“简伟”或“介外”,是指“一种按照规定执行的制度,在彝族社会里具有很高的权威性,得到了人们普遍和严格的执行”。彝谚云:“祖先制法,子孙遵循”,“前代道理没有错,众人道路走不错”,“祖上留下的规矩,诺伙儿孙要遵守,曲伙儿孙要服从”,等等。由于自然条件、文化传统等因素限制,彝族传统文化受中央王朝及周边文化的影响相对较少,从而较完整地保留了自身特征。“由于人们对社会的认识等主观价值相异,由于主观意识与社会客观环境的冲突,由于人与人之间价值与利害关系的冲突,最终使得维系客观环境与人们主观意识、联结人与人之间的生活秩序失去平衡,发生混乱,从而酿生出纠纷。”纠纷是不可避免的。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不仅能有效、快速地平息纠纷,还有宣传凉山彝族习惯法、教育彝族青少年之作用。本文拟通过对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进行深入分析,探索利用该制度促进凉山法制建设的路数和办法。

一、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

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是以彝族习惯法作为调解依据和价值评判标准的极具民族特色的调解活动。单从重视以调解方式解决纠纷这一角度看,凉山彝族习惯法虽然与国家法是比较一致的,但在调解主体、调解方式、调解范围及程序等方面有着鲜明的民族特色。

(一)调解主体

凉山彝族习惯法中的纠纷调解人,内分为“德古”、“苏易”①、“家支头人”②等几个层面。一个人威望崇高并能处理家支内部事务,便被视为“苏易”;若能跨越家支、等级和地域处理纠纷,便被称为“德古”;那些遐迩闻名、大智大慧的调解者,便被尊为“德古阿莫”。“德古”和“苏易”都是自发产生的,他们“既不同于原始社会的氏族长者,也有别于国家政权机关中的官吏,他们非世袭继承,没有通过选举和罢免程序,更无国家行政机关的任免,而完全取决于他们本人的素质,以及整个家支对他们的信任程度,自发地形成或者废除,没有任期的规定”。家支头人也可以处理本家支内部纠纷,但在案件调解及审理中的影响和作用远不及“德古”和“苏易”。“德古”、“苏易”和家支头人,不仅负责调解,还负责案件审判。从调解主体角度看,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既类似于民间或法院调解,又不完全同于这两类调解。

(二)调解方式

通过“德古”和“苏易”调解解决纠纷,是彝族习惯法运行的主要方式。纠纷调解一般在当事人所在地进行,除涉及家支秘密和个人隐私外,需公开进行。纠纷双方的家支头人均要回避,而请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家支的“德古”和“苏易”出面调解。调解时,双方当事人通常相隔一定距离,并分别向调解人陈述案情。在反复听取当事人陈述及深入了解案情的基础上,依据凉山彝族习惯法形成调解意见。调解意见需经过双方当事人家支同意和接受,只要有一方不同意或有异议,“德古”应继续进行调解,进而形成新的调解意见。若多次调解仍不能达成和解协议,“德古”和“苏易”可依据习惯法进行判决。“德古”调解纠纷有相对固定的模式,他们一般不从案件自身说起,而是首先引述与该案件有联系的历史故事,然后进入本题,并通过宣讲习惯法条文、判例等说服教育众人。凡涉及家支内部的重大纠纷或数个家支的纠纷等,必须通过会议由“德古”和“苏易”解决。

(三)调解程序

根据凉山彝族习惯法的有关规定,解决纠纷的方式包括诉讼和调解等。诉讼和调解作为互相联系、互为补充的两个程序,贯穿于整个诉讼过程中。按照惯例,一切纠纷均应首先进行调解,只要调解达成协议即可随时生效,诉讼程序即告结束;若调解不成,则要进行裁判,诉讼程序经裁判结束。

二、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分析

(一)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的消极因素

1,违法调解

凉山彝族习惯法为诸法合一的体制。在习惯法中没有“民事”、“刑事”之分,且调解为解决一切纠纷的必经程序。因此在处理案件时,亦刑、民不分,即刑事案件采用民事手段,民事案件采用刑事手段,或者兼而有之。与现行国家法制相比,凉山彝族习惯法既注重行为主体的连带责任,也注重当事人或其家支的情感、情绪和内心感受,更注重调解、谈判和赔偿而不是简单的刑罚。在很多彝区群众看来,刑事案件发生后,相比对施害者加以刑事制裁而言,“德古”、“苏易”的调解除了能使受害人及其家属得到经济上的补偿外,还能最大程度弥合家支之间的仇恨。于是,在刑事案件发生后,很多彝区群众更倾向于选择依彝族习惯法“私了”的方式解决,从而使一些犯罪嫌疑人逃避了刑罚,严重妨碍了国家法律在凉山彝区的施行。另外,凉山彝族习惯法调解制度的违法性,还体现在对于国家法律严格规定必须由专门机关管辖处理的案件,在彝区也往往通过习惯法调解制度进行调处。

2,利用调解活动宣扬等级观念

在1956年民主改革前,无论是兹莫还是诺合统治下的凉山彝族社会,都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尽管在等级结构上存在一定差异,大体上把社会成员分为兹莫、诺合、曲诺、阿加和呷西几个层级。根据凉山彝族习惯法的有关规定,人的等级不同,他们的财产权和人身权也有显著区别。其中,兹莫和诺合共同构成了凉山彝族社会的统治阶级,他们享有独立处理一切事物的权利,呷西则毫无人身权或自由权可言,可以为兹莫、诺合、曲诺甚至阿加占有。凉山彝族习惯法作为彝族传统社会纠纷调解的依据和价值评判的标准,竭力维护业已形成的等级制度。民主改革后,即便国家法及法的基本原则在凉山彝区地区的影响日益扩大,社会结构同步发生了深刻变化,但要求所有深受习惯法影响的“德古”、“苏易”在调解活动中抛弃等级观念,恪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基本原则,既不现实也不可能。现实生活中,仍有部分“德古”、“苏易”在调解活动中公然宣扬等级观念。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任跃斌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