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一个呼唤善待的群体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6-14 14:16:47

[摘要]蚁族是“漂”在社会上的非稳定态聚居群体。我国以户籍制度为核心控制力的城乡二元结构是“蚁族”形成的主要原因。蚁族一旦出现局部的冲突行为或者遇到某种具有“火星”作用的触发因素,就可能在瞬间变成初起火的“干柴”。公共管理职能部门必须确立善待蚁族、善待农民工的理念,改进公共管理,强化社会服务。
  [关键词]蚁族;城乡二元结构;冲突;公共管理;社会服务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据中国人才流动中心大学生就业部处长孟向红介绍,2009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率是74%,和2008年基本持平。但今年中国高校毕业生的基数较大,而且明年预计有630万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非常严峻。据统计,仅北京一地就有至少10万蚁族,全国有上百万的规模。随着我国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的持续严峻,蚁族的数量在未来几年内必将急剧增加。
  
  一、蚁族是“漂”在社会上的非稳定态聚居群体
  
  蚁族是继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之后出现在中国的又一弱势群体——大学毕业生聚居群体。之所以把这个群体形象地称为“蚁族”,是因为该群体具有诸多同蚂蚁类似的特点,如高智商、群居态、个体弱小等。当前,值得关注的是:
  1.从蚁族的人员构成看,大多数出生在80后,来自农村或县城的中低收入家庭。这种来自弱势群体,历经拼搏和全家的资助之后,又成了大城市中弱势群体的大学毕业生,自身的心态调整十分困难。
  2.从蚁族的经济收入看,朝不保夕的感觉十分强烈。蚁族的收入水平较低,且很不稳定,基本上处于“啃老+现捞”的状态。“啃老”是指依靠家庭的接济,“现捞”是指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由于蚁族没有固定的住所,居住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室或者“群租房”之中,不断忍受小饭馆、小网吧、小诊所、小工头的盘剥,与黑社会势力也或多或少有一定接触。一个人如果接近于或者处于“挣一天钱,吃一天饭”的窘境,其想象未来生活的感受只能是苍白与无望。
  3.从蚁族群体的精神生活看,现实的生活困境与“富二代”形成极为强烈的反差。在重重压力之下,蚁族群体自卑、封闭、敏感、愤懑、仇恨、敌对。在难以忍受又不得不忍受的太大刺激中,蚁族在婚姻和恋爱的问题上的挫折也比同龄人更多,普遍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人与人之间共同生活的空间越局促,互相之间的影响就越强列,发生极端行为的环境心理条件就越充分。
  4.从蚁族的群体认同看,以发泄为主的行为方式往往会自发地生成。大学毕业生怀揣梦想进入大城市的高校“寻梦”,由于找不到工作或者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呈现为“恶梦初醒”或者“恶梦未醒”的状态。蚁族群体为取得群体认同聚居在一起,又在群体认同中积累对生活的误解与错觉。蚁族以互联网、手机为主要沟通工具,情绪在互相之间的交叉影响和感染非常严重。一呼百应、盲目随从,容易出现发泄与起哄的交织行为。
  在一般情况下,蚁族对正常的社会秩序不会产生太多的影响。但是,蚁族一旦出现局部的冲突行为或者遇到某种具有“火星”作用的触发因素,就可能在瞬间变成初起火的“干柴”。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研究群体行为的社会心理学家斯提芬,里切尔认为:“在许多情况下,通过群体聚集表达看法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应当看到,蚁族的聚居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前途,其本身是充满活力和希望的,但是,蚁族又处在收入偏低、生活质量很差的环境之中,理想与现实、自身与他人、家庭的期盼与自身的窘困等巨大的落差很容易使他们出现行为偏差。
  
  二、城乡二元结构是“蚁族”形成的主要原因
  
  二元社会结构理论,最早是由荷兰经济学家博克在观察荷兰殖民地印度尼西亚的社会经济时提出的一个概念。二元社会结构指的是,在一个国家内存在着两个完全不同质的、相互独立运行的社会子系统,二元社会结构反映在生活条件、生活方式、生活观念等诸多方面,是个人力量难以逾越的沟壑。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曾经多次撰文指出,城乡二元体制改革已经成为我国当前最迫切、刻不容缓的任务之一。按照厉以宁教授的观点,对于城乡二元体制,农民工已构成了中国社会结构的“第三元”,他们是中国社会转型期二元结构两极沟通的桥梁。如果说,进城的新一代农民工已走上历史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2)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