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所得税对资本结构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钱建文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19 10:50:19

利息费用的所得税抵减,会在多大程度上促使企业采用债务融资公司财务领域一个存在已久的问题。现在对这个问题的研究都是在遵循Modigliani and Miller(1958)研究结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们认为,如果不存在税收、代理成本、破产成本和信息不对称,那么债务资本和权益资本的不同选择就不会对企业的价值产生影响,也就是说,如果资本结构确实对企业价值产生了影响,那一定是由于债务融资影响了企业的税收负担、代理问题、破产可能性和信息环境。他们(1963)还确认了利息的所得税抵减会促使企业采用债务融资的结论。但Miller(1977)认为,利息收入的个人所得税会使债权人提高其出借款项的税前回报要求,在均衡状态时,利息比股息多支付的部分正好与利息费用的所得税抵减收益相抵消,企业的资本结构不会对企业价值产生影响。Miller 假设利息费用能够被全部抵减,但实践中利息支出的抵减是有限制的。DeAngelo and Masulis(1980)的研究表明,如果企业能够最大限度地挖掘利息税盾①,那么每个企业都能够形成各自的最佳资本结构。这个研究债务和税的基本框架,产生了一系列可验证的假设。在时间序列上,债务资本的利用将随企业所得税率的上升而增加,随着投资者相关税收成本的降低而减少。在横截面上,具有较高预期企业所得税率和较少非债务税盾的企业,其杠杆率也应该更高,这被认为能为企业带来未来收益。

Auerbach(2002)and Graham(2008)对关于税和资本结构关系的经验证据进行了广泛的调查,认为企业的资本结构决策似乎是受企业所得税状况的影响,但针对这一点并没有达成广泛的共识,尤其是税收刺激对企业资本结构决策的影响程度方面。Graham 解释说,一些学者(例如Myers et al.,1998)认为“税收刺激在公司决策的影响因素层级中只占到第三重要的位置”。其证据的明显缺陷一般认为是由众多原因导致的。例如现存的理论模型会导致检验受限,因为它们只作出了定性的预测。

另外,杠杆的企业所得税收益被债务融资在投资者层面的税收劣势所抵消,而这些抵消的税收效果很难求解。最后,债务问题有较长的作用期间,因此预期未来边际税率是重要的,然而在先前的研究中却被忽视了。

研究债务和税收之间的关系也必须面对税率衡量问题和财务报告问题,这两个问题是本文接下来有关资本结构的探讨中所关注的重点。此外,会计法规、职业判断及财务创新影响金融工具的计量和出于账面与税收报告的目的,报表上缺失的许多信息可能会导致企业杠杆估计中的重大计量误差。

一、估计债务资本的税收收益

利息的所得税抵减所带来的税收收益取决于企业的边际税率,这里定义为每增加一美元收入或者支出所产生的企业所得税的现值(Scholes et al.,2009)。拥有较高债务利息抵减税收收益的企业,趋向于选择较高的杠杆率。先前的研究对税收收益的估计,利用非债务税盾的存在来衡量,比如折旧、投资税收优惠以及可弥补净经营亏损(例如Bradley et al.,1984;Mackie-Mason,1990;Dhaliwal et al.,1992)。这种衡量方法的替代假设是拥有大量非债务税盾的企业,采用债务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钱建文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