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青铜立人像文化内涵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11-04 10:02:35
一、华贵精美的青铜人像衣着   三星堆青铜立人像,虽已在地下沉寂多年,但出土后其服装上的纹饰及裁制结构仍清晰可见。这不得不令人赞叹古蜀国工匠们雕塑的精湛技艺,甚至可以说已达到了相当成熟完美的境界。根据清華大学黄能馥先生的《复原三星堆青铜立人龙纹礼衣的研发报告》一文所见,青铜立人像的衣着是由四件套的龙纹礼衣组成。在研究中发现,“青铜人像衣着纹样的表现手法和1974年在陕西宝鸡茹家庄西周初年渔伯墓妾倪墓室中出土的刺绣残痕相一致,所以最有可能,就是用锁绣辫子股绣法绣制的。”如果这一推断能够成立,那么就能说明蜀绣的历史源于商代,比过去所说蜀绣起源于清中期的说法,提前了至少二千七百年。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青铜人像衣着上含义丰富纹样不仅突出了人物的华贵,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同时它又是研究古代服饰文化的重要实物资料,对研究古蜀国礼服的裁剪结构、纹样形式、重叠套穿的服装配套都具有现实意义。   二、神秘奇特的青铜立人像冠   青铜立人像出土后经过精心修复,整体形象基本完整,但也留下了一个缺憾,立人像冠出土时边缘已被砸卷曲,部分残缺无法复原。于是,对于这带有残缺的立人像的冠式,不同研究者都有不同说法。中国社会科学院王仁湘先生对立人像冠拓片图像进行了复原,他在研究结果中指出,“立人像冠上是一个变形兽面,兽面仅有一对带眉眼的大眼睛,无耳鼻嘴。大眼睛中间的眼球体很大,大到涨出眼眶外面。由于外眦残缺,让人不易获得直接的印象,致使有的研究者将这眼球认作是盛开的两个莲瓣图形。”另外,冠上兽面的眉心有一圆形装饰,原发掘者认为是太阳的象征——日晕,而太阳通常被认为是“天眼”。立人像冠上兽面的双目与太阳图像合称为“天眼冠”或“天目冠”。大多数学者认为这是古蜀人对于眼睛崇拜的一个体现。因为其实除了双眼兽面冠“天目冠”,青铜立人像的周身布满了眼形装饰。整体看来,眼睛纹样成了立人外衣的主要装饰。布满眼目装饰的青铜立人像有助于我们了解古蜀人对于眼睛崇拜和太阳崇拜的古老风俗。   三、夸张传神的青铜立人大耳   在三星堆青铜立人的面部特征上,还有两只夸大的耳朵。耳的宽度接近人面的一半,高度上齐眉梢,下平嘴角,呈“招风”竖张的状态。三星堆二号祭祀坑出有D型人头像,也是大耳,耳廓上有三个小圆孔,印证了“禹耳三漏,是谓大通”。王政先生认为:“三星堆青铜人物的大耳,极有可能在暗喻古蜀巫王的仙化品质。‘大耳’的深层象征还在于它是一种巫灵符号,它是神巫作法时张开的侦查鬼灵世界信息的探测器。”按照林河先生的理解,在殷墟符号群中,巫师形象最突出的特征就是特大的“耳形饰”。“耳形饰”作为神巫的耳朵使用,犹如两把扇子出现在巫人头部的两侧。可见在中国少数民族宗教意识里,把大耳看作是巫人的天质,要做神王或神巫,就必拥有“大耳”。这种对“大耳”的崇拜使得那些想做巫王的人除了借面具、神像体现巫性神耳以外,还不得不采取“人为”的方式把耳朵拉长、变形。由此我们联系三星堆青铜人像大耳上的那个耳孔,也许是古蜀神巫为了显现其神灵的听觉,人为地扩大耳轮的企图。三星堆青铜面具及人像的“大耳”,对于我们研究古代蜀人的宗教观念和审美意识都有很大的帮助。   四、特色鲜明的青铜立人巨手   青铜立人像造型夸张,双臂平举,双手呈空拳执物状,拳的外侧直径约20厘米,比正常比例高出一倍左右。拳心内为圆孔状,直径12厘来,比实际手握空拳时的内径大约两倍。“巨大的环管状双手被认为是古蜀人出于对帝王或巫师的敬畏而臆构的夸张。”多年来,专家学者们对青铜立人像巨手所持何物一直争论不断。一般学者认为立人像手中握有指挥祭祀活动的仪杖之类的神器,因为不是铜质的,后期已毁。青铜立人像巨大的双手反映出三星堆时期特有的“手崇拜”现象,赵殿增先生将其内涵主要的归纳为三:“首先,巨手体现出了三星堆古蜀人对人手创造力的认识与追求。”三千年前的蜀人,在实践中已经看到了手的特殊功能,产生了对手的敬重,形成了对手的信仰与崇拜,并且以突出手的造型的方式把这种思想观念表现了出来。“其次,巨手在当时被当作可以通天娱神的手段,手在人神交往中起了一条神秘渠道的作用。各种各样的手势和手中的神器被用来进行祭祀活动,构成神圣的宗教仪式的组成部分。第三,人的手还被直接当成了神,被当作是神的化身之一,以‘手’代表神抵的观念与习俗。”它与“眼睛崇拜”一样,构成了三星堆古代文明宗教形态中的特有组成部分。   结语   三星堆青铜立人像,在服饰纹饰图案方面,雕刻精美且内涵丰富,加强了人物的华贵,突显工艺的成熟。在造型设计方面,采用“写实与抽象相结合的艺术手法”。三星堆青铜立人的形象,显示了其在象征意义文化上的复杂性和丰富性,融合了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神灵崇拜和自然崇拜的多重内涵,使立人像不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在研究古代社会,古代服饰,了解古代蜀人的宗教观念等方面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参考文献】   [1]黄能馥.《复原三星堆青铜立人龙纹礼衣的研发报告》.《装   饰》,2008年第1期   [2]黄能馥.《复原三星堆青铜立人龙纹礼衣的研发报告》.《装饰》,2008年第1期   [3]王仁湘.《三星堆青铜立人冠式的解读与复原——兼说古蜀人的眼睛崇拜》,《四川文物》2004 年第4期   [4] 王政.《三星堆青铜立人新考》.《历史研究》.《天府新论》,   2002年第1期   [5]彭元江.《试解三星堆青铜立人环管状手之谜》.《文史杂志》,2005年5期   [6]赵殿增.《从“手”的崇拜谈青铜雕像群表现的“英雄”崇拜》.《四川文物》,1997年04期   [7]赵殿增.《从“手”的崇拜谈青铜雕像群表现的“英雄”崇拜》.《四川文物》,1997年04期   [8]缪永舒.《三星堆青铜立人像文化意识与艺术特征》.《四川文物》,1993年第4期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