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职男生爱上女性化的经典文学作品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7 02:54:29

 在课堂教学设计中,笔者将教学目标设定为:1、增进对本民族文化和诗歌的热爱;2、深入理解本诗重要意象的内涵,把握诗歌的主题;3、掌握诵读、涵泳、迁移、联想、想象等深入品读诗歌的方法。教学重点是理解本诗重要意象的内涵,把握诗歌的主题。教学难点是理解“故园”的深层含义,认识本诗的普世价值。教学方法与手段主要有:情境导入法、涵泳品读法、拓展迁移法。 
  教学过程具体做法如下: 
  第一,课前准备。课前播放音乐视频《乡愁四韵》,板书:春天,遂想起。学生听音乐,看视频,渐入课堂情境。第二,导入新课。教师请学生谈谈对歌曲的感受,并说明歌的词作者为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在一首歌中开始一堂课,由此引出对诗人的介绍,水到渠成,富有情趣。第三,作家作品。学生朗读余光中的相关信息,重温诗人的经历和成就。第四,写作背景。学生诵读余光中《还乡》诗句,沉入“怀乡”情境,知人论世。第五,整体感知。教师配乐范读《春天,遂想起》全诗,学生看文本,听诵读,渐入佳境。而后请学生谈对诗歌的最初感受,提示学生把所有在“读”中获得的审美体验作为一切分析和研究的起点。最后,学生带着对诗歌的最初感受大声诵读,把“自己”读“进去”,把“感受”读“出来”,在诵读中直接感受诗歌的情韵之美。 
  第六,深入赏析。首先是第1节,从“唐之江南”、“吴越之江南”、“乾隆之江南”三个历史时空,感受“自然风物、历史人文之江南”。“唐之江南”抓住“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三句,这里暗藏着“唐代”、“童年”、“中年”三个“闪回”。教师在此提示学生感受“蒙太奇”手法在诗歌中的妙用,发现前所未见的诗歌内蕴。“小杜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分别延展出杜牧《江南春绝句》和李贺《苏小小墓》,学生诵读经典,把握本诗与古典诗歌的关联,通过拓展迁移,展现“江南”丰厚的历史人文底蕴。“吴越之江南”通过“多莲、多菱、多螃蟹、多湖的江南”呈现水乡泽国的明艳旖旎,物产丰饶;西施和范蠡的江南,抓住“逃”、“失踪”二个动词,凸显佳人才子爱情的浪漫与神秘;最后明了“那场战争”之所以“够美”,是因为有美景、美食、美人、美事。“乾隆之江南”引用“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朱自清《荷塘月色》),让学生想象乾隆下江南时旌旗招展,佳丽环绕,前呼后拥,浩浩荡荡之盛况。 
  第2节,主要从“故园与漂泊”、“故園与返乡”二个维度,把握“人事变迁,故人故园之江南”。“故园与漂泊”首先由“遍地垂柳的江南”延展出《诗经·采薇》、李白《劳劳亭》、王之涣《凉州词》中的相关诗句,引导学生理解中国古典诗歌中“柳”之意象的内涵——离愁,以及本诗对古典诗歌传统意象之承袭。“表妹”意象,延展出崔护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以及苏轼的“纵使相逢应不识”,“无言”“惟有泪千行”。学生深刻体会生命的沧桑感和惋惜感,以及“故园”终将不能“回去”的深刻内涵。由“杏花春雨的江南”到“江南的杏花村”,内中隐含着由陆游《临安春雨初霁》到杜牧《清明》,诗人由杏花想到杏花村想到清明和逝去的母亲,意境由唯美转向忧郁、沧桑和悲情。学生由此可以感受诗歌意象的跳跃性,意境从“唯美”到“悲情”的转换。“故园与返乡”中,“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延展出中国南方具有原始宗教意味的“招魂”——“魂兮归来”(《楚辞·招魂》)。“母亲”的逝去为诗人飘零的个体生命带来的撕裂感和苦痛感。“钟声里的江南”,通过比较法国画家米勒的《晚钟》,和唐代张继的《枫桥夜泊》,寻觅中西方“钟声”意象之共性:探寻、叩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这既是对人类生命的终极关怀,也是诗学的根本立场。最后,学生思考诗人“想回也回不去”的是什么?是“故园”,是童年,是青春,是旧时光,是记忆……诗歌结尾的意象“燕子”,联系朱自清的《匆匆》,以“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作结,指出精神的“无家可归”如同海德格尔提出的“在路上”的生命存在本质。无论何时何地,人类对漂泊灵魂的寻找与安慰从未停止,这正是本诗的永恒魅力所在,由此提升学生对“故园”内涵的认识,把握本诗的普世价值。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