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汉语学习型词典“比较”条目的编纂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10-13 10:03:43

一、“比较”条目的构成情况 
  笔者从比较项的数量、音节构成等方面考察了两部词典“比较”条目的构成情况。 
  (一)比较项的数量 
  从比较项的数量上看,《学汉语》和《教与学》两部词典存在一定差异。《学汉语》主要为2个近义结构之间的比较,只有少量3个词语的辨析。而《教与学》比较的范围要大得多,比较项有2~9个不等。具体统计数据如下①: 
  由上表可知,两部词典均以两项比较为主。从形式上看,《教与学》更多样,其三项、四项比较的百分比都已超过《学汉语》。这说明出版年份靠后的《教与学》更为重视对近义关系的分析,这从侧面反映出了对外汉语学界在词语教学及词典编纂方面的倾向和发展趋势。 
  (二)比较项的音节构成 
  从音节结构上看,《学汉语》包括单音节—单音节,单音节—双音节,双音节—双音节,双音节—三音节,三音节—三音节等形式。②《教与学》除了上述形式以外,还包括双音节—四音节的词语辨析。具体分布数据如下: 
  词典名称 
  由上表可知,“双音节—双音节”是两部词典近义结构辨析的基本形式,再进一步细化,我们发现同一“比较”条目中的双音节词语多为共有同一语素的情况。如:《学汉语》中的“爱惜”和“爱护”,“安心”和“放心”,“帮忙”和“帮助”,“包含”和“包括”等;《教与学》中的“按时”和“按期”,“颁布”和“公布”,“办事”和“做事”,“保留”和“保存”等。刘缙(1997)指出留学生在学习近义词时遇到的主要困难之一就是相同语素的干扰和误导[7],而本文所研究的两部词典都很好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充分体现了对外汉语学习型词典为汉语学习服务的特点。此外,从统计数据看,《教与学》所比较的音节类型比《学汉语》的丰富,其中差异较大的两个方面是前者存在“双音节—四音节”的比较形式,后者没有;前者的“单音节—双音节”形式所占比例高于后者。 
  首先先我们来看第一个方面,《教与学》中出现了3组“双音节—四音节”的比较,具体为“不觉”与“不知不觉”,“胡说”与“胡说八道”,“一心”与“一心一意”。因为收词差异,《学汉语》只收录了“不觉”“不知不觉”“一心”,但未对“不觉”和“不知不觉”进行比较。从这方面看,《教与学》的“比较”更为全面。不过,也有值得商榷之处。如“一心”有副词和形容词两种用法,分别表示“心里只想着某件事,不想别的”和“想法一致”,而“一心一意”只有副詞用法。“比较”条目的表述为“二者意思一样”,这样可能误导学习者扩大“一心一意”的语义内涵,将其用于表示“想法一致”的语境中,造出类似“只要上下一心一意,就能克服所有困难”的病句。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