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我国卫生服务购买的现实困境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5-21 23:43:20

  根据有关部委文件,[19]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已经成为我国部分地区(如上海、佛山、无锡、北京市海淀区等)公共卫生服务体制改革的主要思路之一。目前,主要采用两种方式。一是定项补助,即建立部分项目“公共卫生服务券”制度,对一部分政府能够承担、群众受益明显的服务项目以发放“公共卫生服务券”的形式,对承担机构实行定项补助。有代表性的如浙江省淳安县和重庆市黔江区等地;[20]二是定额补助,按“政府花钱买服务、养事不养人”的原则,采取“条条立项、块块打包”的方式,改变按卫生院工作人员数拨款的模式,按服务人口、服务质量,并区别地区差异,在严格考核的基础上进行相应拨付,实现资金效益的最大化。主要在东、中部省市试点。[10]如“无锡模式”。[21]2009年公共卫生服务购买将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启动。目前,已有地方进行了政府出钱购买中介的医保经办服务的尝试,即第三方购买。如“江阴模式”和“新乡模式”。[22]
  正在探索的政府购买公共卫生服务才开始起步,谁是购买者? 应该购买什么样的服务,如何购买,购买效果怎样进一步干预卫生服务提供者组织以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在各地的试点中存在着诸多环节的缺失与不足,以及需要突破的瓶颈。
  (一) 购买者竞争
  我国的卫生服务购买者是政府或国家的代理 人——中央与地方财政,普遍缺乏社会健康保险基金和商业保险公司参与的购买者竞争机制。政府作为单一的卫生服务总管的角色,在实际运行中,首先会求助于行政权力而不是市场机制。行政垄断也使得政府部门缺乏改善管理、提升公共卫生服务质量的动机。同时,政府掌握着支配社会公共资源的权力,政府成本是依靠强制征税获得的,政府与社会之间在这一问题上不是一种平等协商的结果,其收入来源无须经受市场检验,政府对其所产生的成本没有直接承担的义务;这就使得政府自身重视成本与绩效有一定的难度。也就难以避免“寻租”及腐败问题的产生。如:药品招标采购的改革中,出现药品价格越招越高的怪异现象。
  (二) 财政投入机制
  目前,政府购买实行按“人头定额”和服务人口数量进行拨付的“定额补助”模式,“人头定额”往往也缺乏合理的测算作为补偿依据,而更多的依赖于政府公共财政支付能力和对公共卫生的重视程度,没有考虑居民的实际需求。[23]这种方式在不同地区施行时其投入水平可能出现很大差别。在大部分中西部地区,地方政府根本无力提供年公共卫生经费,有些地方每年每人仅几毛钱,而财力雄厚的上海,由2004年社区卫生预防保健经费是每万人口20万元提高到每万人口50万元。按照国际惯例,目前大多数国家政府对社区卫生都占70%以上,[24]按卫生部“十一五规划”最低标准50%初步测算,基于目前政府对社区卫生的投入占其收入的10%,必须保持每年34%的增长率,逐步完成“政府花钱买服务”的购买。  (三) 成本测算与服务包界定
  购买项目的梳理界定是实施政府购买公共卫生服务政策的前提和依据。1993 年世界发展报告首次提出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及临床服务包的概念并列出了具体内容。我国学者对基本公共卫生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