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尊严与市民社会逻辑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2-19 14:10:33

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从复合到分离是一个历史过程,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市民社会的产生,也就不会有人的尊严概念的真正确立。人的尊严之内涵不断凸显的进程,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市民社会不断发育并逐渐摆脱政治国家支配与控制的过程,而市民社会的内涵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清晰的。

通过对市民社会内涵的历史追踪,可以发现,人的尊严的显现与市民社会的不断发展是同一个过程的两方面表现。

亚里士多德最早使用的“市民社会”概念等同于政治社会或政治共同体的概念,它指的是区别于家庭私人生活的公共政治生活。在古希腊人看来,家庭私人生活领域与公共政治生活领域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古希腊人认为政治领域是自由的领域,而家庭则是一切活动都受自然必然性制约的领域。城邦政治领域仅仅是由一些“平等的人”组成的,在这个领域里,既不意味着统治也不意味着被统治,这些平等的人可以自由地展示其个性;家庭则是最严格的不平等的中心,他们将专制独裁统治视为家庭的组织手段。因此,进入城邦政治公共领域则意味着实现人的生存的最高可能性,那里是一个人证明自己的真实和不可替代价值的唯一场所;私人领域则具有一种被剥夺的性质,而且是一种被剥夺了人的最高和最能显示人类特点的能力的状态。

然而古希腊人并没有因此完全否定私人领域存在的意义。古希腊人认为,一定的私人财富是一个人进入公共领域,具备充分的公民资格的主要条件。因此,无产者是不能参与政治生活的,因为他会首先把政治事物作为谋生的手段,而政治一旦成为谋生的手段就必然产生腐败。

可见,在古希腊,市民社会和政治社会没有明确的区分。市民社会就等同于城邦、国家或政治社会。在那时,市民社会和国家是复合的。但是,在个人与城邦的关系问题上,个人的道德完善对城邦兴衰负有道德责任。古希腊人的尊严表现为一种对卓越的追求、智慧的探索及对德性的拥有。

随着古罗马对希腊和东方的征服,商业获得了发展,从而出现了城市化运动,市民社会在国家的支持下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发育。相应地,古罗马时期的人的尊严的观念也被解释为人的一种外在的社会地位,并且这种观念在当时的公共领域中倍受推崇。因此,在古罗马,尊严是个人权威、大度、庄严等德性的显示。

中世纪的降临确立了浓重的人身依附关系,实现了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同一,即政治国家完全吞噬了市民社会。但是,公元10世纪以后,随着商业的复兴和城市的兴起,出现了独立于封建人身依附关系之外的特殊阶层与社会,即市民阶层与市民社会。这一阶级不仅协助王权战胜了教会和封建贵族,而且以特有的智慧、斗志和信念,使中世纪城市成为欧洲封建社会的异质存在,并使市民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了后来的“第三等级”,构成了近代市民社会的主体。

在中世纪的黑暗时期,神权居于统治地位,人性受到压抑,人成为了上帝的奴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世纪没有人的尊严的观念。基督教所宣扬的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把人的自然平等上升到了生命创造意义上的平等,无疑应是对每个人固有尊严的肯定。只是,当时神权思想强调上帝在世界中居于最高位格,因此,人的尊严最终归于上帝这一外在渊源。公元11世纪后,随着城市文明的逐渐发展,商业、自由、手工业行会等也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这一切要求当时的思想主流恢复尘世生活的声誉,使信仰能够与理性和平共处。托马斯·阿奎那认为,人区别于其他所有动物的根本特征是具有理性,理性可以使人独立地自我规范、自我发展。人所拥有的这种动物所无法比拟的自治能力就是人的尊严所在。虽然在终极的意义上,他仍然认为信仰高于理性、神学高于哲学

[1] [2]  下一页

Tags:市民社会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