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麦金太尔社群主义的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6-01 17:05:37

一、麦金太尔为何拒斥社群主义

当代政治哲学的争论不仅发生于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之间,而且也发生于自由主义者之间。在自由主义内部,不同的理论家(如罗尔斯、诺奇克和德沃金等)之间相互争论,相互批评,并形成了不同派别的自由主义,如平等主义的自由主义与极端自由主义。与其相对照,社群主义者之间则极少争论,他们一致把批判的矛头对准了自由主义。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麦金太尔对社群主义的拒绝和批评分外醒目。

自从社群主义被视为当代政治哲学的一个重要派别并且麦金太尔也被看作是一位有代表性的社群主义者以后,麦金太尔一直刻意划清自己与社群主义的界限。他不仅一再公开宣称“我不是一位社群主义者”,而且也公开表态:“一旦有机会,我总是坚决切割我自己与当代社群主义者之间的关系。”既然同为自由主义的批判者,并且同样主张把政治哲学建立在共同体价值的基础之上,麦金太尔为什么不屑于与其他社群主义者为伍,或者说拒斥社群主义呢?

首先,对于麦金太尔来说,理论与实践应该是统一的,然而在当代西方文化中,政治哲学只是一种理论活动,而非一种实践活动。也就是说,作为理论的政治哲学与作为实践的政治是分开的。麦金太尔认为,在当代政治哲学中,所谓的社群主义处于这样一种位置:它起码与某种版本的自由主义理论是明显不相容的,但是在当代自由主义政治的现实中却安之若素。也就是说,当理论与实践被分开以后,社群主义仅仅是对作为一种哲学理论的自由主义进行了批评,而没有从事对当代自由主义政治的斗争。

其次,众所周知,社群主义的主要代表总是参照自由主义理论家的基本观点来界定自己的位置,比如说,自由主义者强调权利,社群主义者则主张共同体的善。麦金太尔认为,虽然人们按照这种对立的框架来理解社群主义与自由主义,但是起码对于某些版本的自由主义理论与某种形式的社群主义立场,我们有理由认为它们不仅是相互对立的,而且也是相互补充的。按照这种观点,社群主义是对自由主义之某些弱点的诊断,而非对它的拒斥。正是在这种互补的意义上,麦金太尔认为社群主义对自由主义政治学做出了贡献。

最后,麦金太尔认为,现代国家需要维持不同群体的忠诚,从而也需要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能够和平共处。现代国家要维持稳定,就需要维持国内各种各样的社会群体对国家的忠诚。为此,现代国家需要包容和诉诸各种不同的甚至不相容的价值。在这种意义上,现代国家需要一个装有各种价值的“杂物袋”,以备在不同的场合对待各种不同群体时的不时之需。因此,在现代国家的这个“杂物袋”中,既可以发现自由主义的价值,也可以发现社群主义的价值。也就是说,在现代国家的政治中,社群主义的价值与自由主义的价值在通常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共处。

社群主义通常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它在批评自由主义时头头是道,但是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时往往闪烁其词,模糊不清。社群主义似乎强于批判自由主义,而弱于表述自己的主张。社群主义者的这种通病显然也被麦金太尔意识到了。因此,麦金太尔不仅批评社群主义是当代西方政治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也批评社群主义理论本身的含糊不清。比如说,虽然社群主义者通常强调社群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对立,如用社群主义的共同善来对抗自由主义的个人权利,但是当他们被迫问这种共同善意味着什么的时候,社群主义者又都闪烁其词和含糊不清了。而且麦金太尔认为,社群主义者的闪烁其词和含糊不清是当代自由主义政治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