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21世纪俄罗斯的改革选择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6-01 17:01:43

一、西方国家现代化模式受到的质疑

从2000年中期开始,俄罗斯就表达了走改革之路的愿望,并宣布了政治经济领域里发展与进步的雄心勃勃的规划。但是,要落实这些现代化规划,只有当局的意愿是不够的,甚至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划拨大量资金也是不够的。国家领导阶层选择创新的动机才是决定性的,这个动机是改革方针的战略基础。

宣布实施改革规划首先是那些努力实实在在地参与国际竞争的国家的领导阶层的政治选择,这些国家都表现出跻身于地区或全球规模上领先地位的雄心。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只有那些在政治上坚持“正确的”、自由民主的方针,在经济上坚持市场优先地位的国家才拥有进步和高强度发展道路的垄断权。

“进步”和“快速发展”的概念是西方文明的基础。西方先进国家政治文化一开始就从这样一个公理出发:必须保障人在大地生活中最舒适地生存,甚至当宗教范式在世界上占统治地位,教会是强大的政治力量的时期也是如此。然而,西方基督教信仰(天主教、新教)在自己道德政治方针上同其他世界宗教(首先是东方的宗教,包括东正教)的优先选择方针有重大区别。“领先地位”和“竞争”精神首先在新教伦理中获得了体现。新教伦理主要是指向“此岸的”,并把人在大地上的积极性看作是对神的献身。相应地,勤奋的人靠自己的劳动而获得神的恩赐。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创始人之一马克斯·韦伯就曾指出过这一点,当代一些学者也坚持类似的观点。在克莱涅尔院士主编的分析研究中,就有这样的说法:“作为现代经济伦理文化以及对待劳动和商业活动的现代道德态度的基础,大多数公设与规范都根源于新教伦理。宗教改革运动时期,西欧国家经历了重大的精神转折,其实质在于对劳动与财富的重新思考。根据宗教改革运动思想家路德和加尔文的观念,劳动不是惩罚,而是人的神圣天职和使命。劳动的目的不是赎罪,不是摆脱游手好闲的罪恶,而是获得和增加财富,积累财产,追求利润。对劳动的作用的重新理解,再加上追求最大化利润的方针,还有财务方面的成就,又导致了对财产与财富在人生中的作用的新评价。在新教伦理中,财产十分重要,它是个性自由的核心与基础。”

多年来,上述观点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是西方政治的基础,这种政治的目的就是保障发展的快速特征和达到全球领先地位。不但如此,从这种世界观里又引出这样一个观念,即西方在其与外部世界、另外类型的文明“世界”之间的相互关系中有着进步的、文明传播的使命。同时,这里只承认历史进步的线性方式,这种方式的基础首先是先进的政治经济和技术发展的观念。相应地,进步的所有其他基础(精神的、文化的等等)或是被放到括号外面,被认为是“次要的”,或者在原则上遭到排斥。相应地,针对“非西方的”国家和民族,只承认他们有追赶式发展的权利,而且还要按照西方先进国家所开辟的道路发展,只能按照由西方“确立”的“样板”发展。西方经济上最初的“假斯文”开始逐渐地得到“政治进步”观念的补充,在这里,西方又在觊觎全球领先地位和“为时髦立法的人”的地位。所有其他政治发展方案都被认为是“偏离的”和“不正确的”。这种立场的顶峰是“民主输出”的观念,1980-1990年,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这个观念都获得了推广。它的一个公设就是,全人类都必须按照西方(自由主义的)民主方案发展,与此同时,不但要否定极权和专制的模式,甚至还要否定与民主制对立的形式。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关于“历史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