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选择性创伤”对族际关系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严庆,周涵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0 10:29:54

“选择性创伤”(chosen trauma)是美国学者沃尔坎提出的,用以描述人为性灾难给群体造成巨大心理创伤的概念②。事实表明,选择性创伤通过代际传递会在相关群体成员中形成特殊的历史记忆,而记忆的主题则是悲情与委屈,这种“受害者”的心态和认知会影响到这一群体成员与“施害者”群体成员的交往与交流。选择性创伤理论对于认知族际冲突对族际关系的影响具有重要的学理意义。

一、“选择性创伤”及其影响

选择性创伤是沃尔坎用来描述一种特殊群体心理现象的术语。这一术语是指在曾经发生的事件中(特指伤害事件),一个群体(族群等群体)留给另一个群体成员无助、羞辱和受害的感觉和记忆。伤害事件发生后,事件本身留给相关群体成员的悲情、幽怨等负面印记会通过代际传递传给下一代,选择性创伤和群体耻辱感会成为群体认同的内容和纽带。沃尔坎将选择性创伤的功能概括为:它就像一张看不见的蜘蛛网将大型群体的成员联结在一起。选择性创伤会使相关群体成员以警惕和不信任的眼光审视其他群体,防范有可能来自其他群体的危险和威胁,而过强的防范心理又会滋生对其他群体的恐惧、憎恶乃至敌意。这种伤害功能在族际关系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历史记忆塑造族群心理、族群心理建构族群认同已经成为大多数学者的共识。一个族群独特的文化特质通常表现为其成员所具有的共同体意识、族群中心主义/优越感、与生俱来的成员资格和领地。其中,共同体意识能够促使族群成员共享其起源与经验信仰,使之在彼此间自发产生舒适感和亲密感,进而从社会的承认中摆脱个体的孤立感,获得安全感和群体归属感。而当人们倾向于用某个族群的标准和价值评价其他群体,就或将形成族群中心主义/优越感,此二者共同构成了族群意识这一族群文化特质的内核。族群的历史记忆往往是构筑其共同体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集体记忆( collective memory)理论的开创者毛里斯·哈布瓦赫(Maurice Halbwachs)指出:一向被我们认为是相当“个人的”记忆,事实上也是一种集体的社会行为。一个社会组织或群体,如家庭、家族、国家、民族等等,都有其对应的集体记忆以凝聚此人群。在“历史记忆”的结构中,学者们研究血缘关系与地缘关系在“时间”中的延续和变迁并因此而形成族群成员之间的那些根基性情感的联系。即使历史记忆可能是真实的历史过往的碎片与主观倾向性描述,它却铸就了一个群体共同的历史认知与心理情感,并最终影响族群成员的现实选择与自主行为。

选择性创伤的确立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产生事实的创伤,一个是创伤被沉淀为群体负面情绪。

确立选择性创伤的第一个条件是产生事实的创伤。一般来讲,给人类群体造成事实创伤的源头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来自于自然的暴雨、洪水、海啸、火山喷发、地震等灾害现象;另一方面是来自于人类的屠杀、战争、征服等伤害行为。选择性创伤的源头特指来自于人类群体间的伤害行为。选择性创伤是群体奴役与侮辱所造成的痛苦,是人加于人、族群加于族群的伤害,这种伤害由于无法言表、无法触及而难以愈合,它们穿越时间的长廊铭刻于每一个群体成员的内心,沃尔坎因此称之为“选择性创伤”。

更明确地说,“选择性创伤”可以有以下几种来源:其一,偶然的人为性灾害,例如1986年原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造成的之后长达几十年的放射性核辐射污染。其二,由于一个或几个重要人物的意外死亡而激发的许多社会成员的伤痛感,比如肯尼迪总统遭受暗杀后,其巨大的个人魅力影响了整个支持者群体。其三,也是创伤最为普遍和严重的一种,是由于国家、种族或宗教的长时间的冲突和战争对抗而造成的大量普通民众的死亡,尤其是种族屠杀与灭绝、细菌战、集中营等等。伴随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字眼而来的,是处于弱势群体的人们因生存受到威胁、土地或荣誉遭受重大损失而深埋的愤怒而无助、焦虑而抑郁、悲痛而屈辱的心理哀嚎,而这种悲剧的心理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严庆,周涵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