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美学在批评视野中坚持实事求是——关于毛泽东诗词研究的几点感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何休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3-30 23:32:37

摘要:毛泽东的诗词作品和他的理论著作在思想上是统一的,一致的,每个时期的毛泽东诗词,都是当时毛泽东的思想体现和情感抒发。在毛泽东诗词研究中,应该进一步解放思想,在马克思主义历史、美学批评视野中,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勇于探索,勇于发现,做出新的开拓。文章主要谈谈我个人关于毛泽东诗词研究的几点感触,供同志们批评指正。

关键词:毛泽东诗词研究;批评视野;历史批评;美学批评;实事求是

中图分类号:1206.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8135( 2010) 01-0062-06

毛泽东诗词无疑是毛泽东革命生涯和思想发展的生动表现,以富于革命英雄主义的诗歌精神和革命浪漫主义的艺术风采,获得了中外读者的赞赏和青睐,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我认为毛泽东的诗词作品,同他的思想发展是一致的,同他在理论著作中的思想表现是统一的,每个时期的毛泽东诗词都是当时毛泽东的思想体现和情感抒发。因此,在毛泽东诗词研究中,我们应该进一步解放思想,在马克思主义历史、美学的批评视野中,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勇于探索,勇于发现,做出新的开拓。

一、毛泽东诗词为何而作?

毛泽东诗词的创作意图的及其内容的转换,这是研究毛泽东诗词一个首先应该弄清楚的问题。毛泽东诗词最初的写作,并不是为了发表,以求其发挥教育影响作用。这有一个发展过程。大体说来,应以1950年代中期“毛主席诗词”的系统发表和公开出版为分水岭,分为两个阶段:

在1950年代中期“毛主席诗词”的系统发表和公开出版以前,毛泽东诗词只是为抒写其戎马生涯中的个人情怀,用以自策自励,坚定自己的革命意志而作。从1923年的《贺新郎·寄杨开慧》到1954年的《浪淘沙·北戴河》,其间包括《沁园春·长沙》、《菩萨蛮·黄鹤楼》、《西江月·井岗山》、《清平乐·蒋桂战争》、《采桑子·重阳》、《如梦令·元旦》、《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菩萨蛮·大柏地》、《清平乐·会昌》、《忆秦娥·娄山关》、《十六字令三首》、《七律·长征》、《清平乐·六盘山》、《沁园春·雪》、《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七律·和柳亚子先生>等一系列诗词,都是这样的作品。这是毛泽东在致臧克家同志的信里表示得非常明确的。1957年1月12日毛泽东在致《诗刊》主编著名诗人臧克家和《诗刊》各位编者的信里说:

遵嘱将记得起来的旧体诗词,连同你们寄来的八首,一共十八首,抄寄如另纸,请加审处。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再则诗味不多,没有什么特色。既然你们以为可以刊载,又为已经传抄的几首改正错字,那么就照你们的意见办吧。

这一段话,非常清楚地交代了毛泽东这些诗词作品,只是为抒写其戎马生涯中的个人情怀,用以自策自励,坚定自己的革命意志而作的。毛泽东在1957年《诗刊》编辑部征集他的诗词发表以前,确实没有想到要正式发表,那些作品也不是为发表而创作的。它们所发挥的作用,首先是对于红色革命中居于重要领导地位的毛泽东起了自策自励,坚定革命信念和意志;然后还通过诗人而及于身旁的同志(不是很多),也间接地给予了同样的鼓励。毛泽东吟成一首诗词之后,往往兴之所至,要念给身旁懂诗文的同志听,因而就要对身旁的同志产生一定的情绪上的影响。但不能夸大这种影响,除了《沁园春·雪》在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被柳亚子“索句”公开发表而产生广大的影响之外,其余诗词,我们都不能夸大在尚未发表之前所产生的影响。有同志笼统地提出“毛泽东诗词创作是用以指导中国革命的”,并说“毛泽东诗词对中国民主革命起了巨大指导作用”,这一命题和结论,似乎与历史事实并不相符。

到了1957年春经过文艺界同志——首先是《诗刊》编辑部——的恳请和鼓舞,《毛主席诗词》得以公开发表和结集出版。1957年以后,毛泽东的诗词创作由于要公开发表,在抒写时事感触、豪迈情怀和斗争理想时,就不能不考虑其社会影响与对于群众的教育作用了。有的诗词,原本就是直接为宣传教育目的而创作的,例如《七律二首·送瘟神》,作者在《“七律二首·送瘟神”后记》中明白表示:

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余江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十二个省市灭疫大有希望。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近来的招贴画,聊为一臂之助.就血吸虫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过于过去我们任何一个或几个帝国主义……除开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受病疫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今之华佗们在早几年大多数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劲渐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党抓起来了,群众大规模发动起来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这清楚地表明,毛主席《七律二首·送瘟神》的创作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动员全党全民重视消灭血吸虫的工作,把它当做关系国计民生的一项重要的大事来抓。同一天,毛主席又在《致胡乔木》的信中作了同样明白地表示。从此以后,毛泽东凡有所作,都要考虑其发表的影响问题,宣传教育效果问题。毛泽东从“整风反右”“大跃进”以来,到“反帝反修斗争”中所写的作品,都有这样的考虑。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何休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