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变革视域下中国梦的共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2 07:49:05

一、社会变革与历史演进中的中国梦 
  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开始探索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路径。由于历史发展的局限性,各个时期具体的民族复兴目标都有所不同。如洋务运动时期的目标是自强、求富,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的理想是与欧美比肩,毛泽东时代的理想是成为共产主义的样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积极赶超世界发达国家,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随着对社会发展认识的不断深入,中国梦被完美表述为:民族复兴之梦、国家富强之梦、人民幸福之梦,承载了亿万海内外中华儿女梦想和重托。通过不同时期中国梦的具体表现可以推知,中国梦的路径问题从历史发展维度看差异很大。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历程中,各个阶级、阶层都进行了探索,路径自然不一。即使从当前情况看,社会分层深刻而繁多,利益主体多元共生,各阶层思想状况差异颇大,对于中国梦的实现路径自然会有不同意见相互激荡。对于这一点,我们尤其应当明白。 
  从民族复兴的探索历程看,国人在路径问题上是“个识”远远大于“共识”的。纵观国人一百七十多年民族复兴的求索历程,不难发现,道路、精神、力量三大要素之中,多数时候,道路是老路、弯路,精神是迷茫、困惑,力量是分散、盲动。而且,这也是近代以来很多探索挫折、失败甚至造成悲剧的主要原因。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惨败打击之下,所有中国人都在做强国之梦。多数人沉湎于幻想和碌碌无为之中,真正轰轰烈烈的实践者在每个时代都不多,国人所熟知的如下:最早的实践者是统治阶级内部极少部分官员和知识分子。林则徐、魏源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总体来说专注于器物方面,这也是后来洋务运动的主要思想渊源,洋务运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指导下的求强求富的运动基本未超出这个层面。结果是历经数十年努力,国家还是外不强而中干。太平天国用西方宗教这一新瓶装旧式农民起义的旧酒,从思想、制度层面看并无创见,其参与力量虽多,但没有先进理论的指引,其失败是必然的。后来的维新派和革命派则从制度与文化层面掀起了向西方学习的高潮,但又严重脱离群众,最终归于失败。国民党中一些进步人士一度以振兴中华为己任,但是由于阶级狭隘性,无法凝聚力量实现目标。中国共产党遭受巨大挫折后才探索出符合国情的革命道路,一举取得政权。后来又用了三十年的曲折探索,直至改革开放以来,积三十年之经验教训,全党才最终探索出实现中国梦需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需要中国精神,需要中国全体人民凝心聚力。 
  二、中国梦共识的几个决定因素 
  要凝聚中国梦的共识,需要从道路、精神和力量三个方面着眼。从中国梦的实现主体,即力量层面看,需要将各种力量对于中国梦的追求动力予以剖析,方能有效地凝聚共识。 
  (一)中国梦从使命方面凝聚了全党的共识 
  中国共产党诞生于救亡压倒一切的时代。在之前肩负救亡的农民起义与民族资产阶级革命挫败后,重任落在了新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党身上。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创建者多为知识分子,承袭了传统士大夫的家国情怀,对国家衰败的态势都有切身体会,这种情怀与体会激荡而成民族复兴的强烈愿望。在探索之中,党内并非铁板一块,路线或者道路乃至方向之争多多少少存在于上述三个阶段之中。恰恰是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与人民幸福的这一共同愿望,使得全党能够凝聚起共识,取得了革命、建设与改革各个阶段的巨大成就。在建设与改革中,虽然争议不断,但是使中国实现现代化一直是全党的共识。例如,四个现代化从20世纪60年代提出,虽屡遭磨难、搁置,但是一直是全党的奋斗目标。以当前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党的任务看,早在改革之初,邓小平同志提出小康这一概念时,本意即指区别于日本现代化的中国式的现代化。十八大之后的新四化更是新形势下民族复兴的重要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全党在民族复兴这一共识下形成的共同理想和坚定信念。因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特别不能忘记搞社会主义这个任务,这是我们的崇高理想”[1]。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久,习近平同志提出中国梦这一重要论断,很快成为全党的使命与共识。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