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现代化对中国的借鉴意义浅谈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徐 炎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1-19 16:50:08

一、西方国家走的是自由主义的现代化道路,中国走的是集体主义的现代化道路

保护个人权利,促进公共利益,在任何时候都是政治的基本任务之一。个人权利与公共利益既有一致的一面,也有矛盾和排斥一面,协调个人权利与公共利益的关系因而成为一种重要的政治活动。从理论上说,既保护个人权利,又促进公共利益,当然是最佳的理想,但当两者处于不相容状态时,实际的选择往往是排他性的:要么优先考虑个人权利,要么优先考虑公共利益。西方国家倡导自由主义价值,而中国崇尚集体主义价值。

自由主义的出发点是个人。他们认为自我优先于其目的。而当自我的认同与自我所拥有的目的与利益毫无关系时,自我才能把自己看作是自由的、独立的和有选择能力的。换言之,只要自我优先于其目的,也只有当自我优先其目的时,权利便优先于善。正义的原则是绝对的和普遍的,因而个人权利也是绝对的和普遍的,一个公正的社会必须遵循不能为了普遍利益而牺牲个人权利这一基本原则。集体主义的出发点则是秩序。他们认为自我不能优先其目的和价值,而是目的和价值优先于自我并规定自我。因此,不是正义优先于善,而是善优先于正义。正义原则是用以规范个人平等选择的权利的,它属于权利的范畴。亚里士多德认为:“政治是最大的善”。所以,说善优先于正义,也就是说善优先于权利。

由此我们看到,自由主义的最大危险是过分强调国家的消极无为,这就可能导致公共秩序的混乱、贫富差别的悬殊、生态环境的恶化、社会安全的缺乏和国家防卫能力的减弱等。但是我们也应看到,集体主义强调公益政治所潜藏的危险。其危险主要来自它关于善优先于权利的命题。这一命题的逻辑意义就是国家和其他政治社群具有两种功能,一是它有强迫个人从善的权力,二是它有强迫个人不从恶的权力。当大权在握的政治领袖所理解的善与绝大多数公民所理解的善不一致时,这种善就是一种伪善。在这样情况下奉行“强迫从善优先于强迫不从恶”的原则,必然导致极权政治和专制独裁,这样的教训在中国历史上是不难见到的。

因此,必须适应市场经济的新要求,批判地继承西方国家自由主义增进个人利益的合理内核,克服中国计划经济时代提倡的集体主义的弊端,合理地对其进行体系结构的调整和内容的更新。克服传统的集体主义在对人们的要求上,不仅有不分层次的单一化、理想化倾向,而且多流于抽象的说教,缺少可操作性,不能与人们的切身实际利益挂钩的弊端,体现践行道德义务与谋求切身利益的统一。

二、西方国家走的是“弱国家强社会”的现代化道路,中国走的是“强国家弱社会”的现代化道路

按照马克思等学者的研究,现代工业社会是以国家和市民社会的分离为特征的。因此,国家与社会分离是社会现代化的重要共同点和标志。由于中西现代化启动的历史背景不同,国家与社会分离的具体过程也就各不相同,正是这种分离过程的差异和特殊,体现和标示着西方和中国各自不同的现代化路径与逻辑。

15世纪末,地理大发现和远程贸易的兴起启动了近代西方社会的现代化进程。西方社会三大领域的变迁促成了国家和社会的分离过程:在经济领域,生产和贸易的发展使自由市场经济成为普遍的社会经济形式,市场机制逐渐取代了封建权力的干预,社会经济活动与前现代性的政治统治制度相分离。一套以市场化原则为基础的产权制度和交换规则的经济体制也随之确立;在政治

[1] [2] [3] [4]  下一页

Tags:借鉴意义

作者:/徐 炎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