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日关系在钓鱼岛争端下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刘希慧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18 15:46:10

钓鱼诸岛又名钓鱼列岛、钓鱼岛列岛、钓鱼台等,位于中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方向约92海里处的东海海域,离日本的琉球群岛大约73海里,在它们之间有一条深深的海沟。钓鱼诸岛是台湾的附属岛屿,是属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管辖。由于钓鱼岛上长期无人居住,所以让日本有机可乘,实际控制了该岛。

一、钓鱼岛争端下的中日关系

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到20世纪80年代末,这段时期的中日关系发展是非常友好的。这时的日本政府在处理钓鱼岛相关事宜时,也比较重视中日之间的友好关系。例如在1978年4月12日,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责令中国渔船退出钓鱼岛海域,理由是中国的渔船进入了属于日本国的海域,然而中国渔船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没理由在自己国家海域捕鱼要接受他国的管束,所以拒绝退出,随后便发展为两国领土纷争事件。事件发生后,福田内阁表示:“尖阁列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虽明白无误,但中国渔船依然反复侵犯领海让人感到遗憾”。福田内阁的这一表态其实是在抑制对华激进言论,可见,这时的自民党政权处理钓鱼岛事件的基本态度,是本着“中日友好的大局”的原则进行的。福田内阁在处理钓鱼岛纷争时一直是将捕鱼事件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重启交涉区分对待的,把钓鱼岛事件只作为一个“偶发事件”来处理,减小其对中日关系的负面影响。

2004年3月24日,中国保钓人士趁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人员不备,登上钓鱼岛展开活动,被日本警方以非法入境现行犯逮捕。日本政府在钓鱼岛事件上开始改变处理方式,首次以违反日本国内法为由进行司法方式的处理。这种处理方式引起了中国政府及人民的强烈不满,中日关系降至冰点。面对此情形,自民党还是坚持了原有的立场,呼吁两国民众冷静对待此次事件,小泉内阁更是不顾党内乃至日本国内的反对意见,以强制离境的处分将所捕中国人送回中国。可见,自民党政权开始试图用司法手段解决此次事端,但在意识到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后,在权衡利弊关系后,选择了用政治方式来解决此次争端,避免中日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2010年撞船事件发生后,自民党开始完全依靠司法方式处,完全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甚至公开否认1978年邓小平副总理提出的钓鱼岛主权搁置论时所达成的默契,完全破坏了两国政府搁置钓鱼岛争端所达成的协议,也打破了两国相互信任的政治基础。随后日本的民主党派人士还对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抨击,严重损害了中日关系,使得中日两国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受到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中日撞船事件成为了今日钓鱼岛争端越演越烈的导火索,随后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叫嚣钓鱼岛的国有化更是将钓鱼岛争端推上了高潮。虽然野田内阁一再表示,将钓鱼岛国有化是为了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可是日本这种不顾中国反对一意孤行的行为,终究是切断了中日友好关系的桥梁,中国政府绝不会承认日本这种私相授受,损害我国利益的行为。从钓鱼岛争端爆发至今,我们并没有看到日本想要和平解决问题的诚意,反倒是日本一再的否认中日之间存在领土争端,更是一再的寻求美国的帮助,希望借美国之力压制中国,更甚者趁中国南海问题未解决之际,联合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向中国挑衅。日本的一系列行为严重打破了两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并为两国关系今后的发展增添了一道大大的鸿沟。

总的来说,自民党执政时期,在处理钓鱼岛争端上秉承了“中日友好”的原则,与中国一道搁置争议,中日关系因此得到迅猛发展。而到了民主党执政时期,除了鸠山内阁对华态度积极热情以外,菅直内阁与野田内阁在钓鱼岛危机中都表现出了对华强硬的态度,使得中日关系举步维艰甚至倒退回了原点。钓鱼岛争端下的中日关系是脆弱的,如果日本坚持要在钓鱼岛问题上做文章的话,日本必将遭受巨大损失,中日关系也必将难以继续。

二、钓鱼岛争端下影响中日关系的因素

(一)日本国内政权的不稳定

民主党上台之后,日本内政陷入乱局,首相更替频繁。此时,各色地方人物都想趁机染指日本国内的内政外交,开始以对华强硬的言论为自己博得支持。特别是在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实施以及2010年中日撞船事件激发了日本国民对华厌恶感情的情况下,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们借机大搞“捍卫国家利益”的爱国秀。例如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2012年4月在美国华盛顿突然提出要“购买”钓鱼岛,严重破坏了中日关系,并且在国内纠集地方和中央的右翼势力,煽动反华情绪,以“买岛”作为其政治秀主题,为其自己及其子赢得政治道路上的筹码。在国内反华情绪被煽动至极的背景下,野田内阁为了抑制地方“下克上”,牢固掌握国政主动权,也只能顺应国内形势。纵容一些地方官员以及国内右翼势力在钓鱼岛问题上胡作非为,反复地激怒中国,毫无顾忌地肆意破坏好不容易修复的中日关系。

(二)美国重返亚洲战略

2011年11月美国首次参加东亚峰会,奥巴马总统在会上发表言论称21世纪将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高调地宣布重返亚洲。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核心是:建构新的亚太安全保障体制,加强与东亚国家和日本等传统盟友的安全合作关系,巩固美国在东亚安全事务上的主导地位,特别是对海洋事务中的主导,方便其掌控中日钓鱼岛争端等领土争端,达到牵制中国海上力量的目的。钓鱼岛争端爆发后,美国不断地重申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范围适用于钓鱼岛,并且高调介入,为日本撑腰的举动,更加增长了日本国内反华势力的嚣张气焰,促使国内一些政客在钓鱼岛事件上做出更过分的行为,使中日和平解决钓鱼岛争端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美国以钓鱼岛争端和南海争端来压制中国,从而实现其顺利实施重返亚洲的安全战略,实现对中国的海洋力量发展的牵制,实现其在亚太地区的绝对主导地位。由此见,钓鱼岛问题并不仅仅是中日之间的问题。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刘希慧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