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式英汉拟声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10-13 10:02:48

一、引言 
  拟声词的词汇研究与其他常规词类相比,并未受到广泛的关注。语言学家Saussure认为:拟声词的数量很少可以被忽略不计,因此它也不是语言系统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并且不具有代表性。但拟声词语言符号的任意性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英语拟声词的能指和所指是有关联的(薛宁地,2009)。近20年来,汉语拟声词的研究主要从六个方面展开:拟声词的性质问题;拟声词的归属及词性问题;拟声词的语音规律;拟声词的汉外对比研究;古汉语拟声词的专书研究;现代汉语拟声词研究。吕叔湘、朱德熙(1952)首次把拟声词划为单独的词类,并使用了“象声词”这一术语;还有学者总结出重叠式拟声词的一般规律(朱德熙,1982;马庆株,1998)。邵敬敏(1981)把拟声词按其语音结构形式分为三类,并就不同的类型探讨了其语法功能。总体来讲,相对于汉语的其他词类,无论在广度还是深度上,拟声词的研究是远远落在后面的。 
  英汉拟声词的词汇对比研究相对较少,其词汇起源、语言现象和普遍规律还有待进一步挖掘。庞林林(1995)探讨了汉、英拟声词的语音结构、音形义之间的关系、修辞功能和造词功能。文中作者总结出汉英拟声词构成格式共13种,其中“AB式”是汉语和英语共有的格式,汉英拟声词的音形义之间都有同音同形异义、异音异形同义和同音异形同义的关系。由于英汉句法结构有很大差异,英汉拟声词的词类归属及其句法功能有很大的不同。在语义层面,汉英拟声词存在语义转移现象,可分为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副词性和修辞性转义(李国南,1999;2000)。总体而言,英汉语对应程度高的典型拟声词的全面考察涉足不多,因而词汇的综合性研究是很有必要的,应从各个维度来分析以总结出拟声词各项特征间的联系,以及这些特征在英汉拟声词“凝固成词”的语言演变过程中的贡献作用。 
  本文首先探讨拟声词“叮咚/ding-dong”的语言理据和语音词形特征,而后转向古汉语和现代汉语拟声词“叮咚”的历时研究以及现代英汉语“叮咚/ding-dong”的共时研究,采用主流的语义成分分析法,对语料库呈现的语言事实进行纵向和横向的描述性和推论性分析,综合探究英汉拟声词“叮咚/ding-dong”在句法、语义、修辞以及语用等方面的语言特征,全面考察二者语言现象间的共性和个性。古、现代汉语参照了CCL语料库(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英语语料则来源于BCC(北语汉语语料库)和BNC(英国国家语料库)。通过古现代汉语以及英汉语的对比,为拟声词这一独立的词汇范畴提供从微观到宏观的词汇分析。 
  二、“叮咚”与“Ding-dong”的语音词形特征 
  《英语词源牛津词典》(Onions,1982)中提到,“拟声词”本身的意思是“造词”。拟声词首先是由说话人的自然感觉构成的,并通过听话人相似的自然感觉被理解而接受,然后逐渐地约定俗成为词汇成员(李镜儿,2006)。“AB式”的拟声词在英汉语中均相当普遍,英语:如ding-dong,ping-pong,drip-drop,tick-tack等;汉语如:叮咚、咔擦、滴答、扑通、扑哧等。其中汉语中的“叮咚”与英语“ding-dong”的语音形式最为一致。汉语“叮咚”的拼音即为“ding dong”,是典型的双声式双音节拟声词,有两个音节,其声母相同;英语的“ding-dong”也是双音节单词,有两个元音且辅音相同。二者也均可称作“迭韵拟声词”,即各成分中音节的首音和尾音相同,但韵不同,且第一个韵为高元音,第二个为低元音,形成跌宕起伏的效果。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