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理解的历史性”原则对文学翻译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6-08 00:14:01

   一、 引言
   伽达默尔认为:历史性是人类生存的基本事实。理解总是以历史性的方式存在。无论是阐释的主体(读者或译者),还是客体(文本)都内在于历史中,有其无法消除的历史局限性和特殊性。《简·爱》[1]是英国 19世纪著名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代表作,其深邃的思想和优美的语言使它备受广大读者青睐,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流传。本文将从“理解的历史性” 理论入手,分析讨论1933年7月完成的李霁野译本(简称李译本)[2]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黄源深译本(简称黄译本)[3]中的实例比较,从而阐述重译、复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二、理论依据与实例分析
   伽达默尔的前理解学说是从海德格尔的理解前结构理论发展而来的。他说:“当某个文本对解释者产生兴趣时,该文本的真实意义并不依赖于作者及其最初的读者所表现的偶然性。至少这种意义不是完全从这里得到的。因为这种意义总是同时由解释者的历史处境所规定的,因而也就是由整个客观的历史进程所规定的。”[4]由此可见,译者的理解总是局限于特定的历史背景、文化传统等因素,译本具有历史性。例如:
   例1:We had been wandering, indeed, in the leafless shrubbery an hour in the morning…
   李译本:不错,早晨我们已经在无叶的丛林中漫游过一点钟了,……
   黄译本:其实,早上我们还在光秃秃的灌木林中溜达了一个小时,……
   李译本将 “an hour” 译成“一点钟”,因为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点钟”表示一个小时。黄译本将其翻译成“一个小时”, 符合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语言习惯。这两种翻译均体现了特定的历史背景、文化传统等因素对译者、译作的影响。
   译者对原文本理解的历史性,还体现在他们的翻译思想与其所处时代相适应, 翻译时采用不同的翻译策略,创造出不同语言风格的作品。例如:
   例2:mysterious often to my undeveloped understanding and imperfect feelings …
   李译本: 这对于我的未发展的理解和不完全的感情,总常显得是神秘的,……
   黄译本: 理解力不足,欣赏水平有限,它们往往显得神秘莫测,……
   很明显,李译本采用了直译的翻译手法;黄译本采用了意译的翻译策略。这主要是因为两者处于不同的历史时期。三十年代,李霁野受鲁迅倡导的“宁信而不顺”的直译的翻译方法影响, 而黄源深主张译者“既要表达原作风格, 又要具有自己独特风格”[5]。可见,翻译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