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吟》译文对比赏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钟颖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9-21 02:02:44

 摘要:《葬花吟》是《红楼梦》中塑造黛玉悲剧形象的经典作品,文辞优美,意蕴深刻,如何将其译为形神俱备的英文诗歌,是对翻译家自身综合能力的一个巨大挑战。本文对杨宪益夫妇和霍克斯的两个译本作了总体和局部的分析评价,从译诗“三美”、意象运用和典故翻译三方面对它们进行对比赏析,二者虽各具风格,但都成为读者喜爱的不朽佳作。
  关键词:三美意象典故忠实对比评析
  中图分类号:H315.9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2-1578(2010)05-0058-02
  
  1 引言
  经典小说《红楼梦》是我国文学史上一座闪烁智慧与灵性之光的魁宝,它的文学价值至今仍广受全世界的瞻仰。书中富含中国文化传统的诗词歌赋,或铺张渲染,或承上启下[1],将全书的人物刻画和艺术价值推向了顶峰。其中《葬花吟》就是这样一段为后世人所传颂的经典作品。它是林黛玉感叹身世遭遇的代表作,也是曹雪芹借以刻画黛玉的艺术形象,表现其性格特征的重要作品。
  现今倍受中外读者欢迎的《红楼梦》英译本,包括杨宪益、戴乃迭夫妇的译本A Dream of Red Mansions以及大卫·霍克斯所译的A Story of the Stone。本文将从译诗“三美”、意象运用和典故翻译三个方面对《葬花吟》的两个译本进行对比评析。
  2 译本“三美”的实现
  《葬花吟》出现于小说的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2]。林黛玉天生敏感多疑,因晴雯不开门一事而错怪宝玉,加之宝玉偏巧此时送出宝钗,黛玉心中顿时涌起了万种莫名的屈辱心酸,次日又遇花饯之期,便勾起无限伤春愁思,独自手把花锄,拾起掉落一地的花瓣寻处埋葬。此时黛玉所吟唱的诗句,便是文辞优美、音韵铿锵的《葬花吟》。
  2.1形美和音美
  《葬花吟》在语言风格上仿效初唐体的七言歌行,行文朗朗上口,遣词浅显流畅,抒情酣畅淋漓,音节回环复叠,五十二句诗文如泣如诉,细腻凄美,将黛玉的悲苦命运和高洁孤傲的性格表达得淋漓尽致,动人心弦,成为黛玉感叹身世遭遇的代表之作。全诗共由十三个四行诗组构成,韵式上主要采用中国古诗惯用的单韵形式aaba,也有变化的韵式如abab、aabb。
  杨宪益夫妇和霍克斯都采取了以诗译诗的方法,使用格律诗这种古体诗形式,诗文严格的押韵,节奏都采用抑扬格五音部,并且与原诗保持相同的结构,都由十三个四行诗组组成,两者在形式上与原诗尽量保持一致,最大程度地忠实于原文,从而比较完整地传达了原诗的音美和形美。但是他们在韵式处理上有所不同。杨译采用的韵式基本是abcb,每个诗行的第二和第四行押韵,而霍译则使用英诗惯用的押韵方式aabb。这种差别跟两个译者的语言文化背景紧密相关。中国古体诗多为五言或七言,讲究平仄交错,一字一音,朗读时富有节奏,琅琅上口[1]。杨宪益夫妇采用的这种abcb韵式,在第二和第四行押韵,更能体现汉语古诗的抑扬顿挫,而霍克斯用的英雄双行体则是英诗所青睐的韵式。英诗节奏比较缓慢,音节也比汉诗多,采用aabb或是abba这种韵式,能实现aa或bb的连韵,使节奏循环回复,流畅自然。
  《葬花吟》里的第十个诗组,是全诗的高潮。“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运用了顶真的修辞方法(anadiplosis),产生循环美感,将黛玉渴望摆脱尘世束缚,向往自由天地的心情推到了最高点。两个译本对这个诗行得处理十分恰当。杨译译文里巧妙的将“天尽头”译为“earth’s uttermost bound”,也运用了顶真的修辞,使其重复出现,在形式上与原诗保持高度一致,在音韵上自然流畅的押韵,完美的再现了原文的音美和形美,将原句的蕴意生动的展现于读者眼前,让人深切体会到黛玉的悲苦命运和执着求索。霍译采用的也是相同的方法,忠实的再现原诗,它将原诗中的“天尽头”译作“across the sky”,也用了同样的修辞法,一方面实现了音韵的回旋之美,一方面也使整个诗行韵律流畅。两个译文都体现出译者传达原文形美和音美的意识和责任。
  在杨译和霍译两个译文里,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此类的例子。如杨译的第24行,将空枝译为“bare bough”, 意义自然易于理解,妙处在于bough不仅与第22的“now”合韵,还于“bare”形成头韵,增添了音韵之美,相似的处理还有第35行的“sad song”(悲歌), 第1行的“fade and fly”和“blossoms--across”。霍译里也有多处倒装句出现,目的是为了合韵,如第27和28行 :“And lays her down between the lamp lit walls, while a chill rain against the window falls”. 两个译本在传达原诗的形、音、韵上都比较成功,忠实的再现了原诗的形式,是以诗译诗,以格律诗译格律诗的典范。
  2.2意美
  诗歌是形式的艺术,但好的诗歌也必须在短短的诗行中将意义高度凝练,字字深刻,扣人心扉。就翻译策略而言,杨宪益夫妇采用的是典型的异化,在英译本里最大程度的保留了小说里的人物名字特点、艺术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钟颖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