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批评赏析的“意义”视角——《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两个译本的比较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赖佩芳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5 23:27:56

1.引言

翻译批评指“针对具体的译作或与译作有关的某种翻译现象所发的评论” (杨晓荣,2005:3),它形式多样, “可以是鉴赏,也可以是指出错误式的批评,还可以是理论性的研究,借评论某种现象说明某个问题” (.b.d.)。翻译批评的对象包括译者、翻译翻译过程、译作质量与价值及其影响(文军,2001:21-34),目的是“提高翻译质量、为翻译教学提供实例、阐明特定时期特定领域内的翻译观念、帮助理解名家名作和名家译作、比较源语和译语在语义和语法上的差异”(Newmark,1988: 184)。对多种译本的差异性进行系统对比评析更可促使翻译工作者反思译学理论问题,加深对翻译活动本质的认识(曾利沙,2000:57-61)。本文将尝试在意义的框架下进行翻译批评赏析,以Geofrey N.Leech( 1974: 10-26)划分的三类话语意义为评析的参数,对比研究《(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的两个译文。原文最初发表于1923年12月20日《新民国》第一卷第二号。1923年“二·七”惨案后,为唤醒民众、激励斗志,李大钊写下了这篇感情丰沛、富有诗意的散文,它同时也是一篇充满乐观精神和磅礴气势的战斗檄文。本文用以对比的两个译文中,译文1选自邵志洪( 2003: 322-323)编著的((翻译理论、实践与评析论》,译文2选自张培基(1999:1-6)译注的《英译中国现代散文选》。笔者才疏学浅,撰文的目的不是为了指瑕,而是尝试进行理性化的翻译批评赏析,在此求教于译界同仁方家,并以本文深切纪念李大钊先生诞辰120周年。

2.意义关照下的译文对比

意义是翻译工作的核心(Hatim&Mason,2001:25)。Leech(1 974:10-26)从语义的角度将意义划分为三类,即概念意义( conceptualmeaning)、联想意义(associativemeaning)、主位意义(thematic meaning),其中联想意义又进一步细分为含蓄意义( connotative meaning)、文体意义(stylisticmeaning)、情感意义(affective meaning)、折射意义( reflected meaning)、搭配意义( collocative meaning)等七种意义。Leech的这一语义七分法为评析译文提供了多层次的观察视角,下文将以此为理论依据对比分析《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两个译文。

2.1概念意义

概念意义指词语的本义(转引自王东风,2005:71-78)。正如刘大槲在《论文偶记》中所说: “神气者,文之最精处也;音节者,文之稍粗处也;字句者,文之最粗处也;然余谓论文而至于字句,则文之能事尽矣。”准确把握原文的概念意义是翻译的基本要求之一。

译文1基本能传达原文的概念意义,但个别表达有待斟酌: (1)拘泥字面。译文拘泥于原文的字面意思,造成貌合神离,如:将“浊流滚滚”译为“muddy streams”, “muddy”仅表现出了河水的污浊而未表达其气势,而“streams”也未能表现出河水湍急的客观外在特征。再如文眼“艰难的国运”译为“The BadLuck of China”, “奇趣横生”译为“wits andhumor”也都体现了概念意义的偏差。 (2)过犹不足。译文添加原文没有的意思而绕过本应传达的意思,如: “悲壮的歌声”译为“touchingand tragic song”,凭空多出“touching”这层意思, “tragic"也不符合“悲壮”的色彩。

译文2则对原文字面意义没有亦步亦趋,而从深层次加以把握,结合上下文语境恰当再现原文的概念意义,对多义词的意义选取也别出心裁。标题“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译为“National Crisis vs Heroic Nation".将原文第一个偏正结构中的形容词性修饰语“艰难的”译成了名词性的“crisis”,词性转换毫不减损原文的精神实质;第二个偏正结构中的“雄健的”译成“heroic”,准确传神。将“征人”翻译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赖佩芳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