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回目英译的审美再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胡春兰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3-30 23:17:42

摘要:《红楼梦》回目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和极高的审美价值,是音韵美、形式美和意境关相结合的典范。在《红楼梦》的两个英译本——霍克斯和闵福德合译的A Story of the Stone以及杨宪益夫妇合译的A Dream of Red Mansiorzs-的回目中,译者均以各自不同的表现手法尽可能地再现原回目所具有的“三美”的美学特色,以期达到与原文相似的审美效果。

关键词:《红楼梦》;回目翻译;审美价值;审美再现

中图分类号:H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0033(2010)01-0080-05

一、引言

《红楼梦》是十八世纪我国最伟大的文学巨著,是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典范。成书以来,以其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和突出的艺术成就吸引了无数读者,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红学”。迄今为止,世界上已有十五六种主要语言的全译本和节译本问世。就英译本而言,自1983年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约翰·戴维斯(JohnDavis)将《红楼梦》中的两首词译成英语算起,170多年间已经产生了9种不同译本。在这些译本中,仅有的两个全译本就是英国汉学家霍克斯(David Hawkes)和闵福德(John Minford)合译的4 Story of the Stone.以及杨宪益、戴乃迭夫妇合译的A Dream of Red Mansions。它们也以各自独特的艺术魅力得到广大读者的认可和喜爱。本文从翻译美学的角度对这两个译本的回目翻译进行比较研究,借助许渊冲的“三美论”挖掘它们的审美价值。

二、《红楼梦》回目的美学审视

我国古代章回小说都有“回目”。所谓“回目”,就是每回书的题目,是介于诗文之间的一种对句形式。这是一种在小说创造过程中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表现形式。《红楼梦》作者对于传统章回体小说的俗套持否定态度,虽保留章回之目,却不以章回之体写作。注重人物形象的描写塑造而不是故事情节。可见曹雪芹也认为章回小说的目录有极高的艺术性。《红楼梦》回目有别于其他古典小说,它构思精巧,意蕴悠长而别具特色。在音韵、形式和意境方面都堪称古典小说回目的典范。它属对工整,概括贴切;提示内容,浓缩情节;设置悬念,引人入胜;语汇精湛,感情浓烈。《红楼梦》回目非常注重音韵效果,作者善于使用叠音、叠韵、双声和平仄等手段,听来抑扬顿挫、流畅婉转,很有美感。在语言形式上,《红楼梦》回目精雕细琢,巧妙灵活。字、词、句均是反复锤炼推敲的结果。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真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曹雪芹在回目中还多用成语典故等来增强其互文性效果,他信手拈来却自然贴切,意味悠长,意境深远。比如第十九回回目“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曹雪芹使用了两个叠音“情切切”和“意绵绵”来增强其音乐感。展现了花袭人与林黛玉对贾宝玉的关怀备至和绵绵情意。与当时那种小儿女之间的温馨浪漫隽永缠绵的氛围极为贴切,读后可谓口齿留香绵绵不绝。在形式上,两句对仗工整,极有韵味。“情切切”对“意绵绵”,“良宵”对“静日”,而“花解语”和“玉生香”两个典故更是天然妙对,《西厢记》和《水浒传>中都曾用过。曹雪芹虽然沿袭旧典,却含有新意。《红楼梦》第十九回中写花袭人规劝宝玉改掉不好的习气,所以“花解语”正好应了“花袭人”;又写宝玉给黛玉编了一个“香玉”的故事,雅谑黛玉袖中发出来的一股幽香,所以“玉生香”也成了双关语。由此可见,这一回目是音、形、意的完美结合,可谓悦耳目动心魄。

《红楼梦》回目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和极高的审美价值。那么在审视它的译文时,自然会与翻译美学相联系。翻译美学就是“译学”和“美学”的结合,即“用美学的观点来认识翻译的科学性和艺术

[1] [2] [3] [4] [5]  下一页

Tags:

作者:胡春兰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