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爷》的多种叙事视角解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5-24 17:03:37

 [摘 要]约瑟夫•康拉德在创作实践中体现了现代主义作家的创作观。他频繁地、别出心裁地使用多种叙述者的声音。众多的叙述者是康拉德表达他的意识的工具。阅读本部作品的困难在于,虽然作品中有多种叙述声音,但由于主题是探索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而且作者对这个人物极其丰富的内心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因此这些叙述都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性表现了对人的理性认识的动摇,反映了康拉德对启蒙运动以后对一个健康理性的人的理想的破灭。
  [关键词]约瑟夫•康拉德 叙事视角 马洛
  [中图分类号]I10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5489(2010)06-0133-02
  
  作为康拉德第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吉姆爷》集中体现了作者的道德探索思想和艺术追求。在小说中,作者对吉姆故事的叙述是从多个角度展开的,并且在叙述的过程中出现了多种叙述声音。小说以全知视角开始叙述,然后在第五章将叙事角度转变为小说中的马洛作为叙述者,穿插小说中的人物从不同侧面叙述有关吉姆的故事,同时提供了纷繁复杂的立场和语调各异的观察、联想和评说。最后,自小说第36章到45章,叙事角度转换至马洛的信件作为叙述者。
  一、全知叙述
  全知叙述(omniscient narrative)是一种传统叙述模式,其特点是没有固定的观察位置及上帝般的全知。全知全能的叙述者可从任何角度、时空进行叙事——既可高高在上地鸟瞰全貌,也可看到在其地方同时发生的一切:对人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均了如指掌,也可任意透视人的内心①。在全知叙述中,作者常常通过叙述者之口在作品中发表观点,其叙述者的论述也不乏画龙点睛之处。
  维多利亚时期的小说通常都有一个全知叙述者,他是智慧的代言人。这个叙述者能够给读者提供一个特定视角,通过它在人物的相互关系中“看见”他们的内心和思想。《吉姆爷》前四章应用了这种方法:全知叙述者以传统的方式被运用于小说之中,通过戏剧化的事件讲述、评论,最终直接展示吉姆的内心意识的方式来刻画他的形象。
  不过,《吉姆爷》的读者发现,吉姆一直笼罩在谜团当中,不确定性、朦胧性让人难以琢磨。作品的第4章提供了部分信息,让读者隐约知道吉姆一定惹上了麻烦:吉姆必须去一个官方法庭接受审判,这个法庭所要调查的是一个事故——帕特纳号撞船事故。在作证词的时候,全知叙述者描述他就像“与他的同类隔开了一样”,由此揭示出吉姆的内心状况:有罪感,想逃避,充满了耻辱。但是最重要的事实,即吉姆和其他的欧洲船员弃船逃跑,以及逃命时的内心世界,全知叙述者并没有叙述出来。因此,这个事实带有主题性暗示,编辑性的全知叙述既没有提供确定的信息,也没有提供一个确定性的评价②。
  二、马洛的叙述
  康拉德一系列重要作品表现出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在传统小说中,那个全知叙述者的作用降低,而故事中的人物马罗的叙述性功能大大突出。在作品总共45个章节中,40个章节是由马罗叙述出来的。马罗作为一个故事中的人物却采用了部分全知视角,因此读者很难区分马罗这个角色是作为叙述者,同时作为故事中人物而存在,他成了一个“牵扯其中的叙述者”(the involved narrator)。另一原因是,康拉德经常赋予他的人物叙述者以概括性能力,这种概括往往超出人物角色所拥有的能力,具备作者本人视角的特点。
  马罗的介入有时在读者中产生作者、作者的代言人马罗和书中男主人公吉姆三人合一或三人重叠的印象。他企图在读者中留下一个印象,马罗似乎是全知的叙述者,似乎读者一直在倾听马罗的叙述。他要让读者感到小说并不是作者主观意识的产物,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康拉德通过马罗之口讲述一个有关吉姆的故事,而马罗的许多叙事内容则是从其他人口中获知的,还有他从吉姆处听到的。马罗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但是,他的身份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在马罗最初的几次独白中,他像一个传统的全知叙述者那样,对吉姆作出结论性的判断,把他比作甲虫,称他为罪犯。但是,马罗逐渐暴露出他并非一个全知叙述者。他以一个旁观者、朋友的身份看待吉姆,并且像吉姆所期望的那样评判吉姆,把他看作是“同我们一样的人”:谁都可能犯同样的错误。在评判吉姆时,马罗抛弃了传统的道德标准,并且开始用吉姆的道德尺度来衡量自己。于是,我们发觉马罗和吉姆并无本质的差别,马罗把他引以为同类。
  引入“牵扯其中的叙述者”马罗是康拉德的叙事策略③。马罗在康拉德多部作品中存在,都是故事的讲述者。在这些小说中马罗叙述竭力要达到的效果是:他讲的是一个真实可靠的故事,有正确的观点和倾向;他完全值得听众的信赖,同听众讲述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真实过程。马罗这个人物与其他相比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与吉姆是好朋友,在生活上帮助过吉姆;同时也对吉姆的内心世界很感兴趣,一直不遗余力地搜集有关吉姆的信息,并且乐于把这些信息传达给听众。
  如前所述,马罗具有多重身份——他以一个旁观者、朋友的身份看待吉姆,并且像吉姆所期望的那样评判吉姆,把他看作是“同我们一样的人”:谁都可能犯同样的错误。他可以有限度地挖掘吉姆的心里隐秘之处,但仍然无法给读者提供足够的阅读信息,这样就达到了康拉德所想要的让吉姆成为“谜”的效果。作品让马罗担当建构吉姆故事的艰巨任务,他的叙述能力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人物角色,而相当于一个编辑性全知叙述者。
  三、次要人物的叙述
  作品中有许多次要的人物。这些次要的人物叙述,我们还可以细分为两类:一类是白人,或统称西方人;另一类人是东方马来人,或曰土著人。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