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萄”字被计算机字库注音之误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黄天禄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11 20:09:23

一、改“芶”为“苟”的主要原因

第一代居民身份证制度的创建,约在20世纪80年代:1985年9月,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是这项制度的创建标志。在办理第一代居民身份证的时候,计算机的使用还很局限,普遍使用的是中文打字机(铅字)或手写,那时对“芶”字的书写都尊重原样,不存在异议。

第二代居民身份证的集中换发工作是从2005年开始全面启动的,此时各地的办公条件较20年前已是“今非昔比”,无不依赖于计算机了。

使用计算机办公,汉字字库是最基本的条件。目前,我国的汉字字库,基本上可归纳为三大字库:标准字库(GB2312)、扩展字库(GBK)和大字符集。GB2312收有6 763个汉字;GBK在GB的基础上增加14 240个汉字,共有21 003个汉字;大字符集中,GB18030-2005收有70 244个汉字,这是目前收字最多的国家强制性标准。

GBK虽只是一个国家技术监督局标准化司、电子工业部科技与质量监督司发布的“技术规范指导性文件”,并非国家正式标准。但由于windows、office自带了GB2312和GBK,不需要另行下载安装,加上“大字符集”汉字的输入多为五笔法并需要另行下载安装,因此GBK实际上已成为了事实标准,也是汉字的常用字库。“芶”字就在GBK之中,不需通过“大字符集”来解决。

为什么在手写或用铅字时代,“芶”字能正确运用,反而在利用先进技术的时候就非要改字呢?关键的问题就出自汉字字库,是GBK字库将“芶”字混淆为“茍(jí)”字,错误地把“芶”(gòu)字归入到“ji”

的音节中,用正确的读音(gòu)输不出“芶”字,于是就只好将“芶”字改用为“苟”字。

二、“芶”字的读音

从现存的资料看,我国古代最先确认“芶”字的字书应当是《川篇》。《川篇》已亡佚,其撰人和成书时间不详。据明人张嘉和在《篇海类编》附录的《字学书目》得知,全书十卷。《龙龛手鉴》引用有《川篇》的资料,说明《川篇》早于《龙龛手鉴》。《龙龛手鉴》成书于辽统和十五年,即宋太宗至道三年(公元997年)。

《川篇》也是金人王太《增广类玉篇海》(1130年)(简称《篇海》)的引书之一,后来祕祥等八人将《篇海》删繁就简而成《重修增广类玉篇海》(1164年)。邢准又在祕祥等八人重修的基础上再进行增补,名为《新修絫音引证群集玉篇》,成书于大定戊申年(1188年),也称《新修玉篇》。

与此同时,金人韩孝彦也于金明昌丙辰(1196年)对王太、祕祥的《篇海》进行“重编改并”,名曰《重编改并五音篇》。其子韩道昭于金泰和戊辰(1208年)对《重编改并五音篇》进行改编增订成《改并五音类聚四声篇海》,也称《四声篇海》。王本、祕本、《五音篇》,以及王本所引用之书均已失,已经不能看到了。但有幸邢准的《新修玉篇》和韩道昭的《四声篇海》尚存,而且邢本还是金刻本,保存了《川篇》等的宝贵文献。《新修玉篇》和《四声篇海》两书关于“芶”字的资料,均引自《川篇》。由此,我们可以说,《川篇》以前,“芶”字已经在社会上流行和使用了。这在清朝的邢澍《金石文字辨异》中就有记载:“芶,后唐泽州乾明寺经幢。”证明了“芶”字在后唐时已成为社会用字。明清以后的大型字书,如《新校经史海篇海直音》、《篇海类编》、《重刊详校篇海》、《字汇》、《正字通》、《康熙字典》等都收录有“芶”字。

古代,凡收录“芶”字的所有工具书,将“芶”字的读音均注为gou,未见有第二个读音。要说有点差异就在声调上,大体可分为“音勾”、“音苟”、“音狗”三种,实际声调只有平声和上声两种。“音勾”的居多,如《改并五音类聚四声篇海》、《篇海类编》、《新校经史海篇海直音》、《重刊详校篇海》、《正字通》、《字汇》、《康熙字典》。现代工具书《辞海》注音为gōu,《新华字典》、《四角号码新词典》等读为gǒu。从古今字书对“芶”字的注音情况看,根本就无“ji”一读。“GBK字库”把“芶”字归入“ji”的音节中,是没有依据的,可谓是无“jí”之谈,显然是一种错误。

三、“芶”姓

(一)“芶”姓渊源复杂

“芶”姓渊源比较复杂,根据现存的有关姓氏著作和文献资料记载,“芶”姓的渊源有好几种说法。各种说法还都有资料来源,对那些说法不能简单地评判谁是谁非。有那么多说法,只能说明“芶”姓有多种渊源,也不能将“芶”简单地等同于“苟”。

在多种说法中,有关“敬”姓拆分说是平常多有谈论的一种。其实,“敬”字左边原本是“茍”而不是“苟”,两个字不仅字形有异,读音也不同,前者属“羊”部,音“jí”,后者属“艸”部,音gǒu(作为姓,应为去声)。将“茍”、“苟”两字混为一谈,本不应该。因此,宋朝的邓名世在《古今姓氏书辩证》中对拆分说批评道:“近世有避庙讳,从其偏旁为苟氏,误矣。庙讳偏旁迺苟氏,纪力反,迺转为苟且之苟,于姓氏本源失之愈远。”

(二)“芶”字的产生或许与“勾”字有关

从古今文献资料看来,“芶”字的产生或许与“勾”字有关。古无“勾”,只有“句”。

[1] [2] [3]  下一页

Tags:注意

作者:黄天禄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