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的探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歆予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0 11:01:46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农村劳动力大量转移到非农业领域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形式实施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在价值选择上面临新的严峻挑战。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等有关法制为顺应时代挑战,几乎都认可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物权性,但附于农村土地之上的价值冲突并未消失。因此,对这一问题进行法理上的探讨,以便在冲突中更好地协调各方利益,仍然具有重要的法学价值。

一、问题的缘起

土地承包经营权是指“农民、集体在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的范围内对于依照集体所有的或者国家所有的由全民所有制单位、集体所有制单位使用的土地的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它是在农民自发探索与国家政策承认并调整的双向互动基础上形成的。直到1986年《民法通则》颁布以前,农村的土地利用问题是政策与经济问题,在国家对农民反复的收权放权之间,国家追求着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在农村中的建设,着力于恰当配置利益关系以实现农民生活温饱和农村经济繁荣,农民未享有对土地的民事权利。这之后,随着各项法律的相继出台,“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一项私权出现,并不断地在与公权力的博弈过程中取得更多本属于它的领域范围”,土地承包经营权在《物权法》中的专章规定可以看作是一个标志性的胜利。

民法意义上来解释,现行法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规定,虽然摆脱了长期以来依靠红头文件保障土地承包经营人合法权益的尴尬局面,以法律形式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但是,脱胎于权力深度介入的土地利用制度、生长在权利意识淡漠的土壤中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有着先天性的不足,它从来就具有社会保障的功能,也从来就不是一种单纯的财产权利,从而使目前的土地经营权利制度在实施过程中仍然存在着价值的冲突与选择。

二、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面临的价值冲突

我国是农业大国、人口大国,“三农”问题和粮食安全始终是政府高度关注的头等大事。在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之初,生存保障是当时农村土地制度的设计理念。在我国粮食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城乡分割状况已经被突破,城乡差距越来越大的新形势下,农村面临的主要矛盾不再是农民的生存问题,而是如何致富和缩小城乡差距的问题。在此背景下,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塑造成物权的观点便应运而生。但如何对待农村土地同时具有的保障性和物权性,现行立法陷于顾此失彼的混乱与矛盾之中。这些矛盾与冲突,归结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既希望承包土地使用权流转,又不当地限制承包土地使用权流转。(2)既以切实保障农民的基本生存作为制度的基本价值目标,又出台一系列以承包土地使用权物权性质为基础的政策规定,否定这一价值目标。(3)既以农民的生存保障为基础构建农村土地利用权利制度,又不完全遵从社会保障的基本法律规则。(4)既规定“减人不减地”,又规定丧失成员权资格应当收回承包土地。(5)既规定承包土地使用权可以流转,又规定承包土地使用权禁止抵押。无疑,上述分析精辟地指出了我国当前土地承包经营权价值定位的困境和问题所在。

所谓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障性和物权性冲突,反映在价值层面,则是公平和效率的冲突问题。如果坚持土地承包经营权保障性质,那么公平则是第一位的,应当实行“人人有份”、“成员平等”的分配方案,以实现社会保障基本的公平与正义。但现行法律关于土地承包期的规定似乎与公平理念相悖,无论是耕地、草地、林地的承包期规定,还是“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规定,都不能反映农村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王歆予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