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工业遗产的生活史意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2-21 10:13:47

工业遗产是一种物化了的人类工业文化存在物或历史积淀下来的文化景观,以及工业文明的象征物品体系。包括了从矿山、工厂到运河、铁路、桥梁等各种形式的工程设计项目、交通和动力设施。以哈尔滨为例,工业遗产可以指哈尔滨的百年机车、哈尔滨啤酒厂的百年厂房、香坊火车站遗址、三大动力工厂的车间以及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校部楼、宇航模型等等。另外,工业遗产还包括移动与非移动、物质与非物质等两个对应的类型。比如,海尔精神、大庆精神足非物质的工业遗产,798是不可移动的工业遗产,首钢的企业文化体现了非物质工业遗产,而它的高炉则属物质工业遗产。

工业遗产作为人类工业文明的先前产物的存在形式,它是一种技术史、生活史事实。无论它的遗存物多么陈旧、幼稚、肮脏、丑陋或是锈迹斑斑,都是工业时代人类技术和日常生活的一种社会记忆,也都有着深刻的文化意义或相应的历史价值。

“工业考古学”是一种向后看的注重挖掘“化石标本”实物的历史学眼光和方法。

在工业考古发掘的基础之上,个体组织将对工业遗产采取一系列的保护性措施。这就是工业遗产保护的理念和实践问题。

一般认为,西方的工业遗产保护运动起源于工业革命的发祥地英国。19世纪中期,英国就开始重视工业遗产的保护问题,并举办关于工业遗产的展览。而到了20世纪50-60年代以后,伴随工业考古学的兴起,对工业遗产的研究与社会关注迅速增多。德国、美国和法国等工业国家都先后开展了工业遗产的保护工作。在各国工业遗产保护的实践中,出现的主要模式为:在原有遗址上建成博物馆;改造成景观公园;与购物旅游相结合,进行集参观、购物、娱乐、休闲等为一体的综合开发。

近几十年来从世界范围看,人类的工业遗产保护意识越来越强。如德国著名的工业遗产地鲁尔区的文化与产业创意,及鲁尔区工业遗产保护与再利用的模式和中国广州火车南站工业文化遗址保护规划的总体设计等,都集中体现了当下世界各国社会公众和组织对工业遗产保护理念的增强与深人人心。可以说,上述注重对工业遗产保护意识的提高表明了一种颇具理性、主体性、自由与世俗化的“祛魁”过程的现代性精神。工业文明在启蒙时代,扮演过的事实上的社会启蒙推动力量永远保留到了那段历史中。

工业遗产保护问题之所以显得如此重要或者成为一个社会城市问题,是因为其本身存在价值合理性。

弗朗西斯科·德利奇认为,记忆与遗忘一样在某种情形之下是可以进行社会建构的。也就是说,人类包括工业社会在内的社会建构行动过程中都必须跟遗忘抗衡,并设法把那些对社会可持续发展或社会运行有用的东西(如工业遗产及其他社会遗存)记忆下来。对于一个国家或区域社会而言,那种具有特殊历史价值的工业遗产的集体记忆更是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工业社会以来人类社会生活的产物。正是由于有了这种国家和社会承担起来的工业社会的记忆理念与实践活动,我们才能在理性或选择性的基点上,“物质”性或“非物质”性地在自然、历史上“找回我们自己”。

建筑创作》杂志2007年刊登的一篇学者文章《城市中的工业遗产记忆》,表明我国的有识之士已经把开展“工业记忆”方面的研究和行动提到议事日程上来。金磊、费麟、刘伯英等人一致认为,随着2007年6月10日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之后,城市工业遗产的记忆问题便显得更加重要。特别是在许多企业或工业遗产纷纷消失的危机情况下,尤其显得重要。在大庆油田的第一口油井和青海中国第一个核试验基地等成为2001年首批进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工业遗产之后,国内工业界、文物界和技术史界已将工业遗产的社会记忆问题确定为一个十分紧迫的问题。人们在以下三点上达成了共识,即:第一,工业遗产不可再做城市建设的牺牲品,关键障碍要努力破除;第二,城市不可失去工业记忆,工业遗产将越来越显示其魅力;第三,建筑师要努力借鉴国内外先进的城市复兴的做法,努力成为工业遗产及其城市记忆的保护神。

工业社会是人类从农业社会向信息社会演变过程中的一个极具现代性的历史阶段。没有工业礼会就没有现代社会的基本结构、面貌和生活模式。依据美国学者保罗·康纳顿的看法,记忆不仅有人的个体记忆,还存在着社会记忆或集体记忆。而且,群体的记忆如何传播

[1] [2]  下一页

Tags:工业遗产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